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八卦风起
    半月后。

     三字坊孙掌柜应贾赦要求,印书五百册,且答应他会在印制过程全程保密。

     因贾赦一直派专人员监工,且坊内印刷的事物是分批分人整理,整本书从排版到印刷结束,没有人知道书册内完整的内容,包括孙掌柜在内。而孙掌柜从始至终不知道贾赦的真正身份,只知道他是一位姓宋的大户人家老爷。

     当五百本书被装订成册之后,立即被运走,未有半刻怠慢。

     三天后。

     京城五品以上官员以及各公侯子爵的女眷们,都收到了一封名为“大夫人亲启”的信件。

     信是匿名,里面只有一本书册,名为《邻家秘闻》。

     次日一大早,邢夫人收拾妥当,便来和贾赦告别。

     贾赦放下手里的样书,疑惑问邢夫人去哪儿。

     邢夫人:“老爷昨儿个又没听我讲话,我大哥病了,今日打算回娘家瞧瞧。”

     “我昨日太忙,真没顾上你的话。既然你大哥病了,该回去。一会儿我叫人去拿二百银子,请个好大夫给你大哥好好看看,再多带点药材回去,有的药还是咱们府里的好,外头未必能买得到。”

     邢夫人笑了笑,跟贾赦打礼谢恩。从他晓得体贴人儿开始,人也大方了,总给钱让她贴补娘家,这让邢夫人觉得自己的小气性儿都不好意思使出来。

     邢夫人再三谢过了贾赦,心里暖暖地坐上了轿子,一路上还盘算着自己该怎样酬谢老爷。若不然她回头亲手给老爷熬一碗羹汤?邢夫人想到此便脸红了,觉得日子只要这样过下去就好,她心满意足。

     贾赦整夜没睡好觉,这会子摆早饭,他有些走神儿,饭吃得很少。

     冬笋上前询问:“老爷,可是饭菜不合胃口,奴婢叫厨房再重做一些?”

     贾赦这才回过神儿来,丢下匙,摇头表示不吃了。

     “听说你娘病了半月,花了不少钱吃汤药。一会儿你去跟猪毛说,领三两银子回去给你娘治病。以后若还缺钱,便说一声。”

     冬笋忽听这话还以为老爷不是对自己说话,转而瞧他正看自己,忙受宠若惊的跪下谢恩,眼泪也留下来了。

     贾赦忙叫她别哭,他最怕女人哭。

     冬笋赶紧收泪,笑着点头,打发人撤桌子,转而备了茶,之后便安分地在一边待命。

     这时,忽有个小丫鬟跑来,悄悄对冬笋使眼色。

     冬笋脚步安静的走出去,问是何事。

     请她去琏二奶奶奶那里走一趟。

     “二奶奶找我作甚么?”冬笋问。

     小丫鬟摇了摇头。

     冬笋便叫那丫鬟领路,去见了王熙凤。

     王熙凤刚用了早饭,此时屋外正有许多婆子等着领事。冬笋见这光景,心料琏二奶奶百忙之中还找自己,必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人到了。”平儿告知道。

     王熙凤看眼冬笋,和管家婆子又说了几句话,方打发她走,然后唤冬笋过来。王熙凤拉住冬笋的手,叹冬笋手腕纤细,转头她就把平儿递过来的赤金镯子套在冬笋手上。

     冬笋慌张跪下,万不敢要。

     王熙凤笑了下,便再没有坚持给。

     “我问你,大老爷大太太最近都在忙什么?”

     冬笋心里明白王熙凤问话的真正暗示是什么,可她不想背叛老爷太太,便在嘴上装糊涂。

     “他们整日……便如往常一样,并未有什么特别之处。对了,今天太太回了娘家,带了些银钱药材回去探病。”

     “瞧我这媳妇儿当得真是不孝,眼瞧着要到太太生辰,却不知道该送些什么好。便想问问你,大老爷大太太近来都爱做些什么,喜好什么,想着若能投他们所好,讨了他们的欢心,也能纾解纾解我这心里的愧疚。”王熙凤立刻把话圆了回来。

     冬笋连连附和,说了几样邢夫人的喜好,无非就是之前的东西,之后便赞叹两句王熙凤有孝心。

     王熙凤嗤笑两声,便不耐烦地打发走冬笋。她招来平儿,令其传话去给来旺,让他这两日好生看着大老爷到底在干什么。她总觉得大老爷哪儿不对,又说不上来,得好好查查。

     “二奶奶,二太太叫您赶紧去老太太那儿去。”小丫鬟火急火燎的来传话。

     王熙凤心下一惊,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急急忙忙拾掇两下,她便快步朝老太太的花厅奔。未及进门,王熙凤就听见屋子里头女声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王熙凤端正仪态,笑着进门。便见贾母正捧着一本书,觑着眼看,似乎觉得十分可乐,又接过鸳鸯递来的眼镜,戴着它仔细看。

     “有什么事儿,此般热闹?”王熙凤问王夫人。

     王夫人忙让王熙凤坐下,拉着她的手跟她讲。

     “昨晚有个脸生的人到角门送信,给了信人就走了,没有二话。今晨周瑞家的拿信来回我,我见那信上写‘大夫人亲启’,还纳闷你婆婆在外地也没什么亲戚,就娘家那些人都在京。他们离咱们府这样近,有事儿捎句话便成了,何必来信?

     转念又想,许是有什么话不好开口,才写信说。我就叫人把信送她那去,被告知你婆婆刚回了娘家。我便更觉得奇怪了,既然她早定回娘家,便更没必要来信,等到今日亲手给她就是了。

     我摸了摸这信,沉甸甸,里面像是放了本书。这就更怪了,怕是捉弄人的,又担心自己私拆了不好,便拿来请示老太太。谁知拆开一看,竟是一册像话本之类的东西,上面写着许多奇闻,叫人看了魄动心惊。”

     “听来这事儿真是捉弄人的,不过那书上能写什么离奇的东西?却不过是编故事唬人罢了,倒没什么可惊讶。”王熙凤道。

     “那是你没看呢,来来来,给你看看。”贾母招呼王熙凤到身边来,把书递给他。

     王熙凤瞅了一眼书封,好笑地读出杂志的名字,接着就翻开头几页,俱是讲述官员贪污弄权的事情,竟详述了事情经过,且有匿名目击证人的证词。王熙凤看得果然心惊,尽管这上面的官员都是匿名成了谐音,但什么地方的县令,多大年纪之类,说得是十分详实,让人一下便能想到是谁。

     到底是谁这样大胆,敢把官员们的丑事这样揭露出来?

     “大老爷来了。”

     屋内人抬头一瞧,果然是贾赦,个个心里都泛起不得劲儿来。

     贾母满脸袒露厌烦,“你怎么又来?”

     “好些日子没来给母亲请安,心里实在是不舒坦,便忍不住来讨骂。”贾赦冲贾母行礼。

     “你这人没别优点,脸皮厚第一。烦得我连骂都懒得骂你。”贾母白他一眼,冷哼。

     “那我今日倒幸运。”贾赦微微一笑,就选择坐在最远的角落里。

     王熙凤欢喜的捧着书,不禁对贾母叹道:“这本子写得通俗,连我这样大字识不得几个的人都读得懂,而且里头的事儿讲得确实大胆。”

     贾母点头,“前三个我们都听过了,你就从第四个故事读。”

     王熙凤欢乐地应一声,赶紧认真捧着书,逐字逐句读着:“城东有一大户,名为送溪,年幼时以神童之名闻天下,官运亨通,乐享富贵,娶妻不足二月,妻逝,至今足七年未曾续弦。世人皆赞其才高逸群,用情至深,皆说其谦谦公子之名真乃名副其实。岂料著者近来偶得一消息,送溪此人自八年前便与某某小倌馆头牌厮混,故特意前往该馆亲身调查,果见这位大人现身……”

     四下安静,听得津津有味。

     王夫人把茶送嘴边,因听得失神,连茶都忘了喝。

     贾赦默然地坐在最末位,纵观整个场子的反应,还算满意。

     王熙凤读到匿名人证说证词时,王夫人猛地放下茶杯,引得众人注目。

     王夫人惊讶地对贾母道:“难道说得是咱们当朝的武英殿大学士,宋慕林,便姓宋名奚。他自小就有神童之名,再仔细对一对这身世,真与当朝那位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