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舆论之光
    贾母仔细想想,拍大腿道:“果然像他!”

     “哪里是像,我看分明就是他。”王熙凤坚决道。

     几位妇人忍不住了,凑到一块,七嘴八舌地就宋奚的事儿议论起来,虽然书中没有明说,但通过匿名证人的证词推测可知,这宋奚定然是因好男风而害了妻子。不然这新婚夫人三日前还活得好好,有精神归置花园,三日后怎就突然死了。

     众人这边叹宋奚亡妻可怜,那边就骂宋奚衣冠禽兽。而对于某某小倌馆头牌是谁,她们也猜得不亦乐乎。

     贾赦没想到一个凑数放上去的八卦,竟然引起这么强烈的反响。难道是宋奚本人太出名的缘故?贾赦不爽的叉了一块苹果塞进嘴里。

     后来贾赦才知道,前面那三件事也引起了很热烈的讨论,只是他当时错过了而已。

     “哟,这后头还有故事呢,我给你们读一读这个。有一国公府的老爷,名叫‘假设’,著者之所以会提及此人,只因前些日子在酒馆喝酒,偶然得识该国公府一小厮,闻得该老爷大名,小厮说他好逸恶劳,脾气极坏,为人十分好色,颇爱调戏府中年轻美貌丫鬟……”王熙凤读到这儿忽然反应过来‘假设’二字所代表的意思。她忙住了嘴,尴尬地去看大老爷那边。

     “咳咳。”王夫人咳嗽两声,去看贾母脸色。

     贾母本来兴致正高,这会儿也反应过来这内容指得是贾赦,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既觉丢脸,又恨自己倒霉,有个贾赦这样品性恶劣的坏儿子,被人说出去丢人。

     在场的人,都意欲偷偷去看贾赦此时的表情。怎料不知何时,赦老爷竟然背着手站在门口,背对着他们。

     “母亲,我还有事,先告辞了。”贾赦抬腿儿就走,没有给众人机会看到他的神态。

     贾母恨恨地瞪着贾赦,气得说不出话来。众人好一顿规劝,方好些。至于剩下的故事,王熙凤便不知道该不该读了。

     贾母冷哼,“读,自家的丑事都听了,还怕听别的人的不成。”

     众人本就压抑不住好奇,想继续听,连忙附和贾母的话。

     王熙凤便一口气把《邻家秘闻》读完。

     ……

     贾赦回院的时候,被派出去打听消息的黑猪已经回来了。贾赦忙问他情况如何。

     “京城已经传疯了,一大早儿那些贵族子弟就聚在茶楼谈论此事。故事都对得上号了,听说前三件事已经有御史台张罗要上奏弹劾了。”

     “很好,权是可以压人,但堵不住悠悠众口。”

     贾赦说罢,就继续吃茶,翻些野史杂谈看,学学人家的行文风格。他现在写的东西,还是太白话了。

     “宋奚那事儿,影响也挺广,大家都在猜测他是不是因好男风害死妻子。”

     “这种事儿就说不准了,尚没有实证,除非有人看到这件事后主动爆出证据。”贾赦倒不担心宋奚的事儿,他的料跟自己的一样,被人议论一波之后就会平息下去了。贾赦倒更关心他下一期该找点什么凑数。

     《邻家秘闻》第一期的反响比他预想的要好。如果大周朝的御史台真的重视了他杂志上报道的那三桩冤假弄权案,并加以解决。

     贾赦觉得他这本杂志搞不好会很有发展前途。至于在人群之中建立起威信,可财源滚滚,可匡扶正义,可刬恶锄奸。

     这比他在现代光爆命人道德不断的丑闻更有意义多了。

     “老爷,您办的这事儿真真是冒险的活儿,不过能为民除害,我黑猪万般佩服您。老爷您要是以后还干这个,我黑猪就算没有签卖身契,也愿意这辈子都誓死为您效劳。”黑猪说罢,就跪在地上,很有义气地给贾赦磕头。

     “快起来,”贾赦略有惭愧的扶起黑猪,“说来有些丢脸,我办《邻家秘闻》的初衷不过是为了自己。不过既然听你这么说,我也会仔细考虑清楚。毕竟有太多权贵仗着有钱有势,放浪形骸,轻贱百姓,视人命为草芥。若再没有人做点什么去制约他们,他们只会越来越乱。”

     黑猪点头,又跪下,“我娘说过,做男人要头顶云天,脚踏大地,要有气节,不能白白苟活于世。我以前没出息,就是个要饭的乞丐。但老爷不同,老识字能写文章,能用一支笔去讨伐那些害人精。只要老爷不嫌弃,那我就一直跟着老爷干,也算是顶天立地一回了,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娘亲。”

     “别哭了,有什么趣儿。”贾赦笑了笑,拍拍黑猪的肩膀,“我倒是佩服你,还有你直节劲气的娘亲。既然你如此瞧得起我,我便努力好试试!”

     黑猪笑着擦擦脸上不自主的留下的泪水,立刻去办正事,顺便也找他的乞丐朋友们打听打听宋府现在的情况,说实话,他真有点担心那位权势滔天的宋大人睚眦必报。

     晌午的时候,黑猪回来了。

     “老爷,京畿府放牛郎的那桩冤案还是没有找到更多的线索。宋奚那边,听说还和往常一般去朝中当值了。”

     “打听他做什么。”

     贾赦他对黑猪摆摆手,让他赶紧去吃午饭,他则更衣睡午觉去了。

     ……

     午后,未时三刻。

     宋府正门的看门小厮刘三被午后的日光刺得睁不开眼,迷迷糊糊把眼睛眯成一条缝,便开始发困地神游。

     忽有一股淡香飘来,若有似无,极其好闻,刘三下意识的狠劲儿吸了两口之后,突然意识到这味道有些熟悉。

     刘三一激灵,睁眼去看,竟真见身着华贵紫锦袍的老爷立在他面前。老爷身姿颀长,此时逆光而站,真仿若下世神君一般。只是这凉薄的神态,隐隐带着怒意的眉宇,还有那深不见底的寒眸……好像有点不对劲儿。他家老爷素来是湛然清贵,目无下尘的性子,面容从不改色,今日怎么好像生气了?而且这才过了晌午,还不到衙门放值的时候,老爷怎么忽然回府了?

     刘三还注意到,老爷手上拿了一本青皮书,封皮上面还写着四个字,可惜他不认识。

     刘三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意,他不敢再多想,赶紧率众看门小厮给老爷请安,然后欲亲自去给老爷开门。

     “去把三字坊的掌柜叫来。”

     宋奚冷冷扫一眼刘三,便迈大步进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