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34.第一狗仔
    薛蟠还不服气,事后宝钗又劝了他两句要低头的话,薛蟠才算作罢。第二日薛蟠赶早儿来了,这次他怕再扑空,比上一次还早,总算是碰到贾赦了。

     被引进门之后,薛蟠看见堂上首位坐了一位身穿墨袍的男人,面若冠玉,五官标致极了。他的模样虽不是那种乍看之下的惊艳,但却十分耐看,而且皮肤生得竟比女子还细嫩。若非他一身成稳做派,坐于上首,单看容貌的话,薛蟠是真不敢信这位就是已经要年奔四十的赦大老爷。

     赦大老爷正用一双漠然的凤眼打量他。

     薛蟠心一抖,一边暗自奇怪母亲先前的描述太过虚假,与事实不符,一边给贾赦行礼请安。

     “坐吧。前日走得早,不得见你,倒麻烦你白跑一趟了。”贾赦道。

     薛蟠刚刚屁股沾凳子,一听贾赦这么说,忙站起身行礼表示不敢。

     “您是长辈,晚辈多来几趟拜访您都是应该的。”薛蟠忙代母亲传话,呈上他今日送来的礼物。

     贾赦也不推辞,只道:“你母亲客气,我不过是代为传封信罢了。不知你姨母可在信里交代清楚了王家状况?”

     薛蟠听了这话,明白贾赦说的是指他舅父王子腾一案,立时觉得几分尴尬起来。遂僵着脸点了点头,也不敢再抬眼看人。

     贾赦:“别的我不多说,只嘱咐你一点,今时不同往日了,少惹事。”

     薛蟠听出贾赦是在嫌他警告他,臊得没脸,怒气满腹苦熬了一会子,便赶忙开口告辞。

     薛蟠回到家就再憋不住了,撒起火来,对薛姨妈和宝钗道:“还让我巴巴地去讨好人家,人家根本就没把咱们看在眼里头,一共跟我说了三句话,第一句刚见面的敷衍客套,后两句边句句暗讽我了,闹得我没脸,臊得想钻进耗子洞里去。”

     薛姨妈忙细问薛蟠对方都说了什么,薛蟠原样学了话。

     宝钗也觉得丢人,嘴上却自嘲道:“倒没什么不对。”

     “你是我亲妹妹,怎的向外人说话!”薛蟠指了下宝钗,便气得恼怒跺脚。

     “他们是第一次见,是远亲,竟开口就说这个,连半点客气都没有,是挺叫人没脸的。”薛姨妈叹道。

     薛宝钗点了点头,母亲说得这些她也知道。

     “看来这赦大老爷是不肯给咱们薛家面子了。也不算意外,我早从你们姨母的嘴里听说过这大房老爷的德行,最是混账糊涂,还十分好色。乖儿子,就当是听了几声狗吠,忘了便罢,免得气坏了自己的身子。”薛姨妈劝道。

     薛蟠愣了下,皱眉摇头,口里小声嘟囔着:“人倒不像是姨母说的那样混账,就是瞧不起我罢了,我打眼看他倒不一般。”

     “你什么眼神儿。”薛姨妈白一眼薛蟠,自然是不相信薛蟠的眼光,没把此话挂在心上,转而跟宝钗道,“既然人家对咱们这副样子,咱们也不好热脸贴冷屁股了,就此了了罢。”

     宝钗点了点头,再不好说什么。她望一眼薛蟠,心里隐隐藏着的担忧终究消散不去。

     又过了两日,薛蟠自觉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便心痒痒,想出去寻花问柳。谁知道这金陵城的花柳巷尽是认识他的人,见了就大喊他的绰号,搞得满青楼的人都拿异样的眼光看他,就好像他真的是杀人狂魔一样。

     薛蟠好不容易躲到雅间,叫了姑娘,以为可以尽情享乐了。却见老鸨面带惧色的来回他:“牡丹她今日不舒服。”

     “天香也行。”

     老鸨:“她也舒服。”

     薛蟠怒了,拍桌问:“你什么意思?”

     “啊——薛大爷饶命,我这就给找个姑娘来。”老鸨捂着脸跑了,老半天,才有个姿色平平的姑娘被硬推进来。

     薛蟠也是憋久了,见姑娘身材还算不错,便不挑什么了,上来就抱住扒衣啃肩。亲了会子,薛蟠觉得不对劲儿,怀里的人一直在抖。

     薛蟠抓着姑娘的脸一瞧,面色惨白,嘴唇发抖,满脸泪痕,连脸上涂得脂粉都哭花了。姑娘和薛蟠四目相对的刹那,立刻就跪下,哆哆嗦嗦求饶,让薛蟠别杀他。

     薛蟠本来正好的兴致,听到这句“别杀我”一下就偃旗息鼓了,怒喊让她滚。

     姑娘如临大赦,连衣服都顾不得穿完,就连滚带爬地跑了。

     男人最讨厌事儿做一半就扫了兴,更何况薛蟠正式血气方刚的年纪。他气得掀了桌子,又踹了凳子。

     老鸨忙来赔不是,又叫了来年各个姑娘来作陪。

     俩姑娘进了门后畏畏缩缩,强颜欢笑,很明显能让人听出她们说话的嗓子在发抖。薛蟠哪还再有兴致,气呼呼得甩袖离开。他想来想去,不能这么憋屈回去,又换了一家,没料到却是同样的结果,所有的姑娘都怕他杀了人。

     薛蟠彻底萎了,带着一肚子气回家。不甘心的想找个丫鬟泄火,已经把人压在身下了,却一见那丫鬟紧闭着嘴,眼神儿畏畏缩缩十分恐惧的看他。薛蟠立刻就软了,想硬都硬不起来。

     薛蟠气得推那丫鬟下床。

     傍晚了,薛蟠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还没有用饭。

     薛姨妈打发人问了两声,都被薛蟠吼了出来。薛姨妈心疼儿子至极,忙亲自去问候,好说歹说,一顿温言劝慰,方知道儿子在忧心男人那方面的事情。

     薛姨妈立刻叫人请大夫给薛蟠看。果真什么事儿没有,不过是薛蟠一时受惊罢了。怎料大夫一走,才一晚上的功夫,不知为何外面就起了薛蟠不举的谣言。

     这种话对男人来说是最致命让他们丢脸的。薛蟠可受不了这个,冲动地跑出去,立刻要去青楼证实自己,还大方地表示大家可以随便围。结果他一看到身下姑娘闪露出畏惧的眼神儿,他就不行了,软绵绵的。

     众人哄笑不已。

     薛蟠丢了大脸,悻悻而归。

     这下好了,他不举的传言有了佐证,疯传的越来越厉害。

     薛蟠抑郁至极,不敢出门,在家觉得没趣儿,就丧气地坐在石矶上望天叹气。府里的下人们都怕惹了薛蟠,也不敢上前劝,都躲着他走得。

     宝钗隔窗看着院内薛蟠的样子,便叹气,求助的看向薛姨妈。

     薛姨妈也愁,默默垂泪,难有二话。

     母女俩最终决定,暂时离开这谣言满天飞的金陵,带着薛蟠到别处散散心。

     ……

     贾赦听了猪毛回报有关于薛蟠的情况后,便安了心。

     “既这样丢了人,怕是他日后没心思顾及冯渊那边如何。”

     第二日,贾赦便提前封好了冯渊将来的大婚贺礼,之后便动身前往扬州、苏州、豫州等几个地方。

     因为早在半月前,贾赦就派了密卫分别在苏州、扬州两地安置。而今为分舵准备的铺面也早已经购置妥当,消息网的发展也都按照贾赦的指引进行。皇家密卫的办事能力到底是比普通人强的,贾赦只需要再交代几句,便没什么可操心,遂只在这两处地方逗留一夜,便匆匆离开。

     至于给林如海的信,贾赦就托扬州分舵的人转交。

     林如海听说之前给自己送信的人又来了,忙让管家去追人,却还是没追上。

     不久后,林如海便从一位极为要好的同僚口中听说了一条机密消息,皇帝竟暗中派了钦差大臣到各地巡查,扬州极有可能就在巡查之列。林如海仔细一问这位钦差的身份,方知竟是贾赦。

     联想到之前荣府大房二房互换住处,贾赦封官的事情,再加上这皇帝钦点的钦差巡查。林如海立刻警觉到他这位内兄不简单。当今皇帝是一位明君,体察民情任命钦差这种事儿,他绝不会交给不信任的人去处理。故而他这位赦大哥,绝不会是外人所言的那般只是单纯运气好而已。

     林如海此刻便有些怀疑指派人来他这里送信的幕后人正是贾赦。若真是他的话,那赦大哥便真的是在好意提醒自己。

     林如海还是有点不太敢相信。没想到这十几年过去,赦大哥竟然幡然醒悟,改了性子,浪子回头了。

     到底是好事儿。

     林如海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送信一事,他理应问清楚。遂书信一封,委婉询问了贾赦是否为送信人,便请商队帮忙捎信送往京城。商队走得慢,估摸等他信到的时候,贾赦正好也该回京了,时间上刚刚好。

     贾赦在各地新建的分舵安排好一切事宜之后,不忘嘱咐他们,不久之后便会有一批信鸽送过来。以后各地有紧急消息,就通过飞鸽传信。考虑到鸽子在飞行途中可能横生意外,重要消息要一次放三只鸽子。为避免他人截取消息,消息内容用密码传递,以《史记》作为密码对照本。至于其它次重要的消息,则定时汇总上报便可以了。

     至七月初,贾赦便从豫州出发,启程回京。

     回去的时候,因为没什么事儿,还算放松,一路上感受民风,瞧瞧风景,倒也不觉得旅途乏累。

     这一日傍晚,贾赦等行至一处叫白米镇的地方,此地距离京城也只有百里了。

     贾赦等在街边儿吃了馄钝之后,便打算找个客栈宿下。

     猪毛走在前头,先找到客栈,和掌柜打了招呼,意欲牵马到客栈后院,就听见后面有人大喊让路。

     贾赦回头看去,就见一群衣着有异域风格的侍卫们骑着马,分列两排在前头开路。队伍浩浩荡荡足有百人,中间簇拥着一辆马车,马车上的帐幔坠件都很有异域风情。不过这马车的构造,贾赦看着很眼熟,感觉倒是跟大周朝的差不多。

     在马车附近的护卫衣着要比前头开路的更华贵一些,而且各个耳边扎着的两个小辫子,垂到胸前,扎辫子的绳子缀着银珠。其中有一位身材最为壮实,骑着红枣骏马的红袍黑胡子男人,衣着更为繁复,辫子上的坠珠有金珠和玉珠,看起来应该是这队伍的首领了。

     走在最前头的侍卫下了马,便大迈步走到客栈门口,丢了两锭银元宝在地上,一板一眼的说着汉话:“今晚我们公主要在此住下,现在人等一律驱走!”

     掌柜:“可店内还有客人住——”

     “你耳聋么,闲杂人等都赶走!我们乃大阳真颜部落的人,护送我们大汗妹妹宝珠公主跟贵朝皇帝和亲。若我们公主在安全上出了差池,你能负责得起么?”侍卫横眉怒目,用蹩脚的汉语跟客栈掌柜喊道。

     真颜部落是南边大阳蛮族七部族之一,其首领衡嵩骁勇善战,部下身强马壮,皆为精锐。衡嵩从八年前接手真颜部落以来,便一路披荆斩棘,将七部族中最弱的真颜部落发展成为而今目七部中最强的部落。衡嵩也在今年成为了大阳部落的新大汗。

     几年前大阳蛮族一直侵袭大周边境,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后来大周皇帝派兵镇压,仗打了整整一年,还赔进去一名太子,才换来一张停战协议。而今这位新任真颜部落首领衡嵩刚当任大汗不久,便示好大周,还提出了联姻,欲把她的妹妹宝珠公主嫁给大周皇帝。

     如此显国威的事儿,大周皇帝自然同意。于是便有了而今护送公主上京的和亲队伍。

     客栈掌柜捡了钱后,便只怕打发店小二去撵人。贾赦这里,掌柜的也如数把钱退了过来,并道了歉。

     “无碍。”贾赦和猪毛等牵着马暂时先等在路边,等真颜部落那些人安置妥当了再走。

     马车这时候停了,赶车婢女身姿矫健得跳下车,而后便搀着她们的公主下车。公主蒙着黑色面纱,只露着一双眼睛,却有些空洞无神。

     贾赦本是随便扫一眼,但却发现这位公主提裙上石阶的时候,鞋面上和裤腿儿上沾了许多泥点子。这宝珠公主是大汗的妹妹,出身高贵,此番又是来和亲,乘坐马车而来,为何裤子和鞋子却脏了,而且是溅上的泥点子。

     贾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衣袍也沾了不少的泥点,再看猪毛等人,皆是如此。昨夜下了一场暴雨,土路上难免泥泞,应该是骑马的时候踩踏泥水的时候不小心溅上得。

     贾赦立刻意识到那位乘马车的宝珠公主,其实骑了马的。但既然是骑马而来,为何到了白米镇,反而又改为乘车?

     贾赦又看那马车的帷裳,折痕还很清晰,似乎是刚从包裹里拿出来挂在上头。

     贾赦等着那名公主进了客栈后,又注意到随行人之中,除了刚刚那名赶马车的女婢,还有三名婢女,个个都骑着马,动作轻盈利落。一看就知道是会些功夫的人。而且这三名婢女眼看着宝珠公主先进了客栈,才下了马跟过去,步伐不紧不慢,倒是一点都不着急。

     贾赦转而便同猪毛等牵着马往县城里面走,却发现这县城内只有刚刚那一家客栈。贾赦便让猪毛寻一处民宅投宿。

     一行人在一户老农家安顿好之后,贾赦便打发密卫去探听一下刚才真颜部落的情况。

     不多时,密卫鬼三便来禀告:“县太爷去了,看了通关文书,没有异议。他本想请那些人去府衙住,被驳斥了回去。好像是真颜部落的和亲使臣不同意,说是他们公主嫌弃大周朝的县衙条件太寒酸,尚不如客栈舒服。”

     “驿站呢?”贾赦问。

     鬼三摇头,“白米县的驿站前段日子失火了,正在重建,没法住人。”

     贾赦把皇子之前御赐的令牌递给鬼三,让他去找白米县的县太爷,问清楚真颜部落通关文书上最早的日期。

     不多时鬼三便回来了,告知贾赦日期是在五月二十六日。

     “才短短一月出头的时间,他们便从最南边境到了邻近京城不足百里的白米县。这赶路的速度倒是很快。”

     “我看他们骑得马都是良驹,若日夜兼程,倒是可以。”鬼三道。

     “但宝珠公主是乘坐马车,根本不可能达到这速度。而且他们来大周只是为了和亲而已,为何要日夜兼程受罪赶路,劳累公主?”

     猪毛和鬼三都疑惑了,也不明白。

     “老爷,您是不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猪毛了解自家老爷的能耐,老爷一这样提问题质疑的时候,就代表事情本身肯定有问题了。

     贾赦琢磨了下,打发鬼三立刻骑快马先行回京去找宋奚。鬼三领命就立即动身了。贾赦则拿着令牌去找了白米县县令。

     白米县县令都兴文刚刚打发走钦差的属下,正忧心忡忡钦差大人为何避而不见自己。这会儿忽然被告知钦差大人上门了,

     都兴文连忙相迎,拜见贾赦。

     贾赦只问他道衙内差役多少,都兴文回答有二十三名。贾赦便叫他将这些衙差都叫上,前去客栈守卫,保护宝珠公主的安全。

     “可是使臣大人并不愿让下官派人过去。”都兴文一脸为难道。

     贾赦:“你就说白米县最近匪盗猖狂,担心公主的安危。若是使臣大人坚持不让你派人保护公主,你就拿文书给他,让他签字画押,保证若是宝珠公主在白米县境内出现意外,你概不负责。”

     都兴文呆呆地看着贾赦,“下官这样说合适么?”

     “你若还想保住你的乌纱,便照着我的吩咐去办。”贾赦道。

     都兴文忙点头,立刻照着贾赦的吩咐写了一篇文书,这便带着而衙差去客栈找使臣。

     贾赦就坐在白米县衙内等着。不多时,都兴文便回来了,白着脸气色不是很好。他含着怒气道:“下官被骂个狗血喷头,不过那使臣却不敢签字,留下了衙差。一切都照着钦差大人的吩咐,属下安排衙差在宝珠公主所住的房间前后,还有房顶守卫。也安排了仵作,给宝珠公主所用的饭食、茶水验毒。”

     “很好。”贾赦便起身跟都兴文告辞。

     “大人,您让下官这样安排,可是因为得到了什么消息,会威胁到宝珠公主安全?”都兴文忍不住好奇问。

     贾赦瞟他一眼:“不必担心,宝珠公主不会在你的辖境内出事儿,你头顶的乌沙算是暂且保住了。”

     都兴文高兴地问是不是真的,见贾赦点头,才安下心来。事关真颜部落公主的安全,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一定会竭尽全力看守。

     贾赦又派了身边跟着的所有密卫轮班去监视客栈的情况,同时要密卫统计一下真颜部落的所有随行人员的数量。

     “除了和亲使臣落牧和宝珠公主,随行一共有一百四十三人。”密卫报道。

     贾赦写了下来。

     次日,贾赦见真颜部落的人并没有打算离开,便也继续在白米县住着了。第三日,也是如此。

     倒是急坏了都兴文。自从他从贾赦口里猜测得知宝珠公主可能会有安危问题后,是日盼夜盼,希望和亲队伍早些走。偏偏这些蛮族像是要在白米县驻扎一样,一点都没有要走的意思。

     都兴文心里没底,便来探问贾赦。

     都兴文好容易找到了贾赦所住的民宅,三间土房子,简陋得很,便禁不住感叹钦差大人清风廉政,不仅心生佩服。进了院子后,都兴文便看见贾赦正坐在窗前,听身边的随从汇报什么,随即就垂头写了什么。因为声音太小,都兴文听不到,禁不住好奇,赶忙凑过去请安。

     这是随从便闭了嘴,立刻退到后头。

     贾赦合上本子,漠然侧眸看他:“何事?”

     都兴文本来准备好的话被钦差大人这么冷漠的一问,顿然就脑子空白都忘了。缓了会儿,他才憨笑着磕磕巴巴道:“大人您现在住的地方送实在简陋,不如到下官府上暂住如何?”

     “早跟你说了,我此行保密,不宜对外张扬。”

     “那大人您说那些和亲的人怎么还不走呢,都三天了,多赶几天路就到京城了,为何非要停在下官这小小的百米县?”

     “行程劳累,偶尔停留几日休整一下也属正常。”贾赦心里却非常肯定,这些人不仅仅是休整,而是时候都到了,要开始行动了。

     毕竟从白米县开始,便是进入了京畿管辖境内,算是天子脚下,若和亲公主是在这地界儿出了事儿,那可就是干系到皇帝颜面甚至整个大周朝的大事儿了。

     都兴文点点头,也没话说了,讪讪告辞。他心里却很没底,嘱咐属下们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守住宝珠公主的安全,他生怕除了意外,一家老小的命全系在这上头了。

     下午的时候,猪毛终于在县城内一户木匠那里打听到关于马车的消息。就在和亲队伍进入白米县的当日,一大清早儿,就有人来问木匠买车。新车没要,而是以买新车的价钱买了一辆使用过半月的旧车。据木匠描述,买车的是一名外地人,面色偏黑,身材强壮,虽穿着大周朝的普通百姓衣服,说话口音很怪,具体分不清是什么地方来的。再细问那辆被出售的马车的样子,得知车后牌氏处曾碰撞过,有一角木缺失。

     贾赦立即命人去客栈悄悄查看宝珠公主所乘坐的那辆车,果然跟木匠所描述的一致。

     到了第三日,真颜部落的和亲队伍才终于动身。贾赦让人统计了下队伍的人数,生生少了二十三人,随从数量只剩下了一百二十人。

     贾赦怕路上横生枝节,便让都兴文跟和亲使臣落牧引荐了自己,只说他是来地方办事的京官,而今正好可以和他们一路进京。

     落牧一脸防备的上下打量一圈贾赦,见他不过是个养尊处优的官老爷,不以为惧,便勉强点头应承了。

     一行人缓慢地出了白米镇,没走大路,抄一条林间小路朝京城进发。

     贾赦在白米县居住的时候,已经调查过白米县附近的基本情况。出了白米县朝北五里的地方有一大片茂密的老林子,此处是当地有名的贼匪出没地。

     此处不仅树林茂密,地势沟沟壑壑十分复杂,不了解地形的人跑进林子里很容易迷失方向走不出来。便有一些悍匪利用地形优势,成群结队的在此处打家劫舍。

     不过匪徒也都是长脑子的,这么大的队伍,他们定然不敢自找死来劫。按理说,这小路走起来也是安全的。

     但贾赦虽然觉得对方筹谋这么久,不大可能随随便便在这样的林子里整事儿。但还是怕有意外,遂提醒身边的密卫时刻警惕。

     最终,和亲队伍如贾赦料想的那般,是一路平安的通过林子。

     落牧骑马在队伍前头,一直高呼快速前进,似乎很赶时间。

     再往前就要到蒲柳县了。那里可有贾赦的老相识,孙信阳亡妻的妹妹正是那里县令夫人,当时因为孙信阳一案,他也曾和县令张开驰通过信。

     和亲队伍一路快赶,终于在天黑前到了蒲柳县。

     蒲柳县县令张开驰前来迎接,特意将和亲队伍安排到了府衙。这次倒是奇怪,和亲使臣没有提出异议,落牧反而很开心的大笑,感谢张开驰的热情款待。

     张开驰并不知道贾赦的真正身份,忙来问询。贾赦便先亮出了他监察御史的官印。张开驰忙行礼,随后听了贾赦的吩咐,请他到内室说话。

     贾赦只是提醒张开驰要注意宝珠公主房间的安全,让他选几个婢女送到公主房间伺候,要寸步不离。“若能找到嗓门大的,能叫的最好。”

     张开驰起初只是不停的点头听吩咐,后来才回过味儿来,忙问:“大人的意思是可能有人要刺杀宝珠公主?”

     “必然”。贾赦立即纠正了张开驰“可能”用词的错误。

     张开驰惊得瞪圆眼,紧张地问贾赦何出此言。

     贾赦便将和亲队伍表现的可疑之处都讲给了张开驰听。张开驰忖度片刻,附和地点点头,“的确可疑。”

     “我刚刚和你说过,在白米县的时候,真颜部落的和亲队伍里随从有一百四十三人,早晨进林子里的时候,我也数过,的确是一百二十人,足足少了二十三人,你说干什么去了?”

     张开驰很清楚如果和亲队伍少人,再加上贾赦所表现怀疑,其后续的发展是如何的险峻。这些真颜部落的人如果真要自己动手,杀了他们的和亲公主,反而赖是蒲柳县县衙保护不利的责任。便不止是一场谋杀案子了,很可能会挑起国与国之间的战争。而他的和家人们的命,都会为这场阴谋的牺牲品。

     张开驰想到此,慌乱不已,“怎么会少这么多,我这就去问!”

     “不怕打草惊蛇,你更加防不胜防?”贾赦挑眉问。

     张开驰愣了愣,便道:“那我就委婉些,再确认一遍人数。”张开驰还是打心眼里希望这样的麻烦不会倒霉的摊在自己身上。

     贾赦嗤笑一声,没拦着他,转而就站在院内的石矶上,不时地抬头朝西边看看。

     张开驰出去片刻后,便顶着一张恐惧脸的回来,“大人,那和亲使臣很肯定的说他就带了一百二十名随从来。会不会是您之前查错了?”

     贾赦则依旧靠在门口,望着天,懒得去理张开驰的问题。他刚刚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人数查了两遍,有一次还是他亲自查得,怎可能有错。

     张开驰紧张了半晌,见贾赦没理会自己,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忙道歉,讪笑问贾赦这之后该怎么办。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府中也没什么高手,如果真颜部落的人只要自演一场戏,他该如何机智的阻止这场阴谋保全自己。

     张开驰想破了头,也想不出办法。便说要赶忙书信一封,给朝廷传信。

     “等你的信送到京城,只怕人早死了,有什么用。只要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是真颜部落的阴谋,他们便可以打着为公主报仇的正义大旗,撕破先前签下的停战协议,侵袭我大周边境。”

     贾赦终于在西方的天空看见了风筝,眼睛一亮,微微上扬起嘴角,好在人来了,赶得及!

     张开驰抽了抽嘴角,便眯着眼露出一副苦相。他无可奈何,着急之下要给贾赦跪下,求他出个主意救救自己。

     “拙荆刚刚被诊出身孕,下官、下官……”张开驰说着说着语调就变了,真要哭起来。

     “瞧你这出息,晚上好好去陪你媳妇儿睡觉,什么都不要管,切记。”贾赦说罢,便摆摆手,出门了。

     什么意思?享受最后一晚?

     张开驰急得心都烧起来,追了几步贾赦,见他已经走到院外,那边正有真颜部落的人在,他便不好再说什么。

     落牧去看了眼公主,便故作悠闲的在县衙内闲逛起来。张开驰假笑着陪同,却怎么看他怎么觉得他在视察地形,偏偏自己干着急也没办法。

     落牧游逛了而一圈后,便展开笑颜,直叹这府衙环境好。转而跟张开驰商量,表示他的侍卫们都连日赶路累得太乏了,便是在白米县歇息了两日,仍是倦怠异常。因考虑到明日队伍就要进京面圣,遂请张开驰的衙差们帮忙守护,让他的侍卫们在今晚养足精神好好休息。

     张开驰听了随行人员的翻译之后,心中预感大大不妙,他想推辞,刚开口却见落牧假意听不懂他说话,直接跟他拱手道谢,转身就带着人走了。张开驰吓得心都停跳了,感觉自己真离死不远了。

     只盼着天一直亮着,一切都不要发生才好。

     夜幕还是降临了,二更敲过,四下便寂静下来。

     张开驰一个人紧张的在屋子里徘徊。

     贾御史还没有回来……

     张开驰额头一茬又一茬冷汗,都可以洗脸了。就这样眼睁睁,坐以待毙的等死,实不是他的风格。

     张开驰下了决心,一脚踹门就打算自己亲自去宝珠公主房前守卫。

     奈何他跨出门外的脚还没落地,就听见西院忽然传来一声女子尖锐的喊叫。张开驰立刻撒腿就往那边跑,与此同时住在邻近院落的真颜部落的侍卫们也纷纷赶了过来。

     落牧披了件衣服,好似刚从床上爬起来一般。他怒瞪着张开驰,“你是怎么守卫的?我们公主若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大汗必定叫你们大周朝不得安宁!”

     进了院,落牧就看见自家的鬟狼狈地从屋内跑出来,喊道:“刺客,有刺客刺杀了公主!”

     落牧忙问:“刺客呢?”

     “跑了!”

     落牧转头便一脚踹在了张开驰身上,“我大阳和亲公主竟然死在你们大周朝的府衙之中,你作何交代!”

     “落牧使臣,我也纳闷呢,你们大阳人为何要刺杀自己的公主。”

     忽有一记男声请冷冷地从屋子里传来。

     接着便有两名带刀侍卫推开了门,众人便见从屋里面走出一位身材修长,品貌非凡的紫袍男子。

     “你是谁,为何在我们公主的房内?”落牧持刀,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话,怒目等着他。

     “武英殿大学士宋奚。”宋奚报过家门之后,冷冷一笑,命侍卫将一名五花大绑且被塞了嘴的女子押了上来,“使臣所言的公主是她么?”

     “当然是。”落牧见她竟然没有死,眼底闪过一丝惊讶,转即就恢复冷静,冲宋奚冷哼道,“大胆贼人!你竟敢夜闯我们宝珠公主的房间,侮辱我们公主的名节,我定要——”

     “你们的宝珠公主怎会不知自己在八岁的时候落马摔折了左腿?”

     “你怎么会知道这事儿?”落牧瞪大眼,转而道,“我们公主性子爽朗不拘小节,忘性儿也大。”

     “我可不信,打个赌如何。”宋奚笑。

     “我们公主的确摔伤过腿,但早已经好了,行动如常。怎么打赌?你根本没办法证明还有什么必要打赌。太胡闹了,你们大周臣子这竟般恣意侮辱我们宝珠公主,便是羞辱我们大汗,藐视我们真颜部落,我要立刻见你们的君王!”落牧怒道。

     “落牧莫要太心急了,我这尚有一法可证明。”宋奚淡淡浅笑道。

     落牧自信道:“不可能!你少跟我咬文嚼字不拿实证,她就是我们的宝珠公主,只是记性不好罢了!”

     宋奚侧目扫了眼跪在地上的女人,淡淡笑道:“只要把这名女子左腿的肉削下去,看看骨头,便可知是否有折损愈合后的情形了。落牧使臣放心,若此女子真是宝珠公主,我们大周皇帝定然会娶她,便是她削了肉后很可能成为瘸子。”

     ‘宝珠公主’原本满脸视死如归之色,不为任何威胁所动。忽听宋奚这话,呆滞的眼睛忽然一转,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宋奚轻笑,失望地看向面容已经失了颜色的落牧:“这就是你们真颜部落的死士么?好一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