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第一狗仔
    贾赦点头,转而小声问鬼三其他人如何。

     鬼三道:“把衙差引来后,属下就立刻让他们撤退了,内应的探子也很安全,并没暴露。”

     贾赦点头,让鬼三把蒙面布系紧,而后让衙差押解他进王家。

     宋奚转身嘱咐在场的衙差切莫多言,便同贾赦一起进了王家后花园。

     里面正吵得厉害,王子腾带着一群侍卫正在衙差们对峙,险些兵戎相见。

     衙差让王子腾交代尸体的事儿,王子腾则愤怒地让衙差私闯他宅院。

     柳之重这会儿急急忙忙跑过来,和王子腾解释,“大人,最近京城内出了江洋大盗,胆子异常大,专偷高门贵胄家的东西。下官奉命全城缉拿,今晚设套险些就将贼人捕获,可不巧那几名贼人跳进了贵府,时不待人,下官自要尽快带人进府搜寻。敲门的时候,已然告知过您家小厮经过,大人怎还这般生气?”

     柳之重说罢,就让人把刚抓到的蒙面黑衣人压上来。就照了一面,转头他就挥挥手,让人赶紧把人押下去。

     王子腾哪会管什么贼,只暴怒冲柳之重吼:“你们未经我同意便擅闯我府邸,扰我家眷安宁,我——”

     “王大人若有异议,可立刻奏报朝廷,求个公道。”

     王子腾听有男声从身后传来,转头一看,见宋奚和贾赦都来了,不禁愣了下,面色随之更加愤怒。

     “但在这之前,还请王大人好好解释一下尸体的事。”宋奚说话时,贾赦已经跨进那处荒院查看情况。

     为了方便忤作验尸,院子四周挑起数盏灯笼,把整个院子照的通明。

     贾赦打眼看了三具尸体,腐烂程度不一,较为新鲜的那具袒露的胳膊上有很明显的捆绑淤青,脖颈上也有勒痕。而腐烂程度最高的那具尸体则没有穿衣,皮肉烂的已经看不出伤势如何。

     贾赦再不看了,用手指微微掩住鼻子,转而环视院内环境。院子东边那片荒草地,靠墙跟附近的一片草长得十分高密厚实,很明显地比周遭的草高出半尺来。

     贾赦指了指,“挖那里。”

     衙差们拿着工具就开始刨地,没一会儿的工夫,就挖到了碎布,再小心深挖了两下,便喊:“看到白骨了!”

     贾赦回身出了院儿,他虽早预料有尸体,但这场面他真见不惯。

     宋奚则默然看着王子腾,似乎一直在等待他解释。

     贾赦:“可别说是家里的丫鬟不中用,病死了,忘记报官随便掩埋。这么多具,你想狡辩,从轻论罪,实不可能。”

     王子腾本原僵着身体保持沉默,听贾赦这话,狠狠瞄他一眼,他从见到宋奚和贾赦双双出现的时候,便料到这二人算计他,心里早恨得不行。特别是对贾赦,明明是一家子的亲戚,竟然这样背叛设计他!

     但王子腾心里清楚,他而今不是去怨这些事儿的时候,最要紧的是解决当下的危急情势。

     王升景听到动静,早就过来围观了,一直被衙差们密切关注。他起初觉得不对想转身跑,却被拦住了。此刻见王子腾和宋奚贾赦对质后,他早吓得冷冷汗淋漓,全身发抖。那边衙差又接连报出新挖出的白骨,他腿软的只能靠抓着身边的小厮才勉强站立。

     王子腾扫视贾赦后,便将目光落在了王升景身上。

     王升景吓得一哆嗦,跪在了地上。

     王子腾立刻冲到王升景跟前,揪着他的领子,就像拎小鸡一把把王升景拎了起来。

     “那破院子离你住的地方最近,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虽不是你亲生父亲,但我待你不薄,给你吃给你穿,让你读书识字,练习武事,把你教得文书双全,人人说好。而今你干出这些事儿来,你对得起我么。”

     王升景咳嗽着喘息,流着眼泪,他张了张嘴要说话,王子腾又狠狠地揪扯他一下。

     “我当初把你过继过来的时候,出钱给你父母治病,接济你的姊妹兄弟,好几千银子都花在了你们身上,你就是这么感恩于我的么?还不快些认罪,你父母那边我尚可不去追究了,权当自己倒霉!”王子腾说罢,就将王升景狠狠地摔在地上。

     衙差们本想去阻拦,奈何王子腾说话快,动作快,且戾气十足,再者王子腾是二品大员,他们也不敢擅动手脚,只能对他包围警示罢了。

     贾赦一听就明白了,王子腾现在想要拉王升景一人扛下所有罪,所以不停地在提王升景的亲生父母和家人。

     王升景果然吃这套,此刻趴在地上,哆哆嗦嗦地哭着认罪,承认所有人都是他杀的。

     宋奚:“都带回去分别羁押,明日再审。”

     王子腾不服,喊着他是无辜的,要面圣请求公道。

     “王大人就先去衙门喝杯茶,上奏的事儿我代劳就是。”

     宋奚眼见王子腾父子被押走,转而方问贾赦:“你早前的预料真来了,而今未能抓王子腾现行,他若至死抵赖,而王升景若则抵死不认,该如何?”

     “想抓现行就势必要毁掉一个姑娘的清白,我不能冒险连累无辜。”贾赦想了想,和宋奚告辞。

     “你做什么去?”宋奚忙问。

     “这时候了,不该回去休息?一切等明早再议。”贾赦说罢,就匆匆而去,连跟宋奚说半句闲话的工夫都没有。

     贾赦回到荣禧堂后,根本没心情安歇。他翻出一本空白的邻家秘闻,沉默片刻,略微斟酌用词,便开始在上面书写起来。等邻近天亮时,贾赦又写了一张奏折,换上官袍,便早早入宫了。

     贾赦的本子都是密奏,由专门的值守太监亲自呈上。皇帝此时还未起身,他把奏折交给太监后,便去御史台等消息。

     一上午平静。

     中午的时候,宋奚来了,在众目睽睽之下,直奔御封的监察御史房间。

     于是御史台内又开始掀起一波热议。

     “皇上给你的批复。”宋奚把两本奏折丢到贾赦的面前。

     贾赦翻开看了看,大理寺主事贪污的案子证据确凿,皇帝已经交由大理寺卿调查审理。至于王子腾的案子,皇帝说只要证据确凿,便按刑律处置。

     “大理寺卿?大理寺主事贪污,他上级未必见得干净。皇上让大理寺卿负责此案,能查明白么,怕只怕我提供的那几个人证,还会有性命之忧。”贾赦很不满这样的安排。

     “我倒觉得此事来得正好,有时候你不给人一个教训,他必然不会动其中的道理。”宋奚淡淡道。

     贾赦惊讶的打量宋奚,他明白宋奚的意思是让皇帝吃一吃教训,才会真正放权给他。可是如果这教训若是以牺牲别人性命为代价,就未免太可耻了。

     “你放心,我会派人暗中保护你提供的人证。若是真能抓到什么人,正好还可以顺藤摸瓜,揪出更大的鱼来。”宋奚早已知悉贾赦不喜伤害无辜的性子,故而周全的考虑到了这些。他解释完,见贾赦沉默没说话,想了想,又叹道,“倒是可惜了你的《邻家秘闻》,官府抓人后你才能在书上讲述此事,便再不会有晋地谋反一案的神准预言,你的书只怕会……”

     后面的话宋奚没说,他知道贾赦已经听明白了。

     贾赦嗤笑:“这就是你不懂了,之前有之前的写法,现在有现在的写法。换个方向去描述,正好可以给人新鲜感。总是一成不变的口味,谁吃久了都会腻。”

     宋奚讶异地看贾赦,发现他又给了自己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他想从他的表情里看出点什么来,不过终究是什么都没猜到。他忽然觉得自己脑子不大够用了。

     “忽然觉得自己是浪得虚名了。”

     “术业有专攻,你不是我这行当的,不明白正常。等回头第四期除出了,你自己看了就知道。”贾赦安慰他一嘴,嘱咐他大理寺卿那边如果有异状,立刻告诉他,再有四五天他的第四期就要定稿了,贾赦可不想遗落什么消息。

     宋奚应承,问贾赦要不要一块吃午饭。

     “去京畿府吃。”

     贾赦说罢就快步出去。

     王子腾而今没有认罪,只能算是涉事者,被看守在京畿府后面的一处院落里,吃住都还算不错。

     贾赦听说王子腾和王升景没关在同一个大牢里做邻居,安心了不少。他拿着本子,就去牢里探监。

     王升景住在最里面的一间牢房,门口有两名衙差看守。贾赦进去便瞧见王升景被五花大绑的绑在一颗木头架子上,一动不动。

     王升景额头破了,眼睛红肿,眼睛周围还有眼屎粘着,一看就是哭了一宿没睡。

     贾赦也不必问衙差为何要把王升景绑成这副样子了,一瞧就知道这厮昨天肯定是撞墙寻死来着。

     “给他松绑。”贾赦道。

     “可是大人,他——”

     宋奚抬手示意,衙差便不再多言了,乖乖的给王升景松绑了。

     贾赦把《邻家秘闻》手稿丢在了王升景面前。王升景刚要挪动腿儿去撞撞墙,见这本书后,疑惑地看向贾赦。

     “何不说出实情,若是你以为自己认罪牺牲,便会让你家人过得好,便是大错特错了。”

     “你什么意思?”王升景哑着嗓子,满脸疑惑问。

     贾赦:“你也算是权贵之子了,想来你听过《邻家秘闻》,你若真是祸害了那么多年轻无辜姑娘的杀人凶手,你觉得满京城的百姓们会放过你的家人么?”

     王升景诧异地瞪一眼贾赦,转而慌忙捧起地上的书,他越看表情越恐惧,最后“啊”的大叫,把书丢了,自己抱着腿缩在角落里哭。

     贾赦继续发问:“若是因为你,让你的家人步了邢忠孙信阳的后尘,你觉得你死得还值么?你到底是过继子,你名义上的父亲真的会为你安排筹措?他当初若真在乎你,便不会把你扯进这种丑恶的事情来!别做梦了,他现在自身难保,巴不得把污水泼到你身上,和你撇清关系,自证清白,他哪里会再管你家人的死活!”

     王升景无力地依靠在墙边,双手自然地落下,脸像刷了层浆糊一般紧紧地绷着。他死死地盯着地面,嘴唇在打颤。

     “你身世的确可怜,但从你助纣为虐那天开始,便不值得可怜了。那些早已化为白骨的姑娘们,必有曾在受罪奄奄一息时,苦苦地哀求过你,而你最终给她们的又是什么。”贾赦弯腰捡起那本手写稿,便要走。

     王升景见状,慌忙扑过来,紧紧抓着贾赦的脚踝。

     因谈话涉及机密,宋奚并没有让衙役待在牢房内。此刻见状,他有些紧张,忙要出手,贾赦却摇头示意他。宋奚只好作罢,依旧冷眼旁观。

     “你怎么会有《邻家秘闻》的手稿,莫不是在诈我?”

     “不信?也罢,等第四期传得满京城都是的时候,我再给你送过来一本。”

     “不要!”王升景慌忙大喊,“我信,那手稿上的印章很特别,我以前看书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可是贾老爷,你为什么会有这稿子?你是著书人么?”

     贾赦没搭理王升景,抬脚往牢房外走。

     “那我如果说了实话,你会让《邻家秘闻》不写我的事?”王升景破着嗓子问。

     贾赦冷笑:“别痴心妄想了,著书人只会写当事人口述的事实。如果你不改口,让事实真相有所改变,著书人就只会按照你的口供写你是凶手,你就会成为人人唾骂遗臭万年之人。回头你亲生父母提起你,都会脸上蒙羞,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倘若碰见替死者抱不平的人,保不齐还要挨一顿打。”

     “我招!我全都说实话!”王升景忙道。

     宋奚轻笑一声,吩咐人将王升景带到堂上。

     京畿府审案子的事儿,贾赦一名外官就不好掺和了,他就侧堂喝茶等候。不多时,宋奚便来了,把王升景招供画押的证词递给贾赦。

     贾赦大概扫了几眼。果然整件事的罪魁祸首是王子腾,这厮嗜虐待女人,只有在捆绑、殴打和窒息下才会获得性方面的快感。

     王升景还交代,从他十岁被过继到王家以后,王子腾总是以考校他功课的名义,到他院里没事挑错的打他的大丫鬟。当时王升景年纪小,也惧怕这位父亲,一直忍辱吞声。直到后来,他跑到隔壁荒院子玩耍,听到一些不对劲儿的声音,推门进了屋子,正好撞破了王子腾虐杀大丫鬟的丑事。

     王升景被王子腾威胁警告后,不敢声张,一直忍气吞声。王子腾便变本加厉,甚至开始利用他。以后府内但凡有他能看上的姑娘进门,都会被安置在他的院子里。王子腾对李氏和外人都只交代说是他十分宠爱继子的缘故。以至于府里人都是以为王升景脾气不好,喜欢挑拣人伺候自己,实则全都是王子腾为了一己私欲,把人留给自己用了。

     哪一天王子腾若忍不住了,便会深夜到王升景的院里扯出一丫鬟,领到隔壁荒院子折磨。事后他就会坐在石矶上喝茶,指使王升景挖坑葬人。王升景起初怕极了这些,每日过得胆战心惊,然而日子渐渐过长了之后,他发现一切太平,便开始渐渐胆子大了,也习惯于接受‘父亲’的‘嗜好’。王子腾见他表现良好,便会时不时地奖励他许多东西,让他可以很长脸的带着贵重物品回亲生父母那里探望。王升景从此之后便胆子更大,为了得到更多褒奖,他十三岁时就渐渐揽下了帮王子腾挑人的活儿。

     至于王子腾对女人身材长相的一些偏好,供词上面也讲得清清楚楚。贾赦心中早有所预料,他不忍心,也没兴趣去研究这变态的嗜好。遂直接略过,看向最后,最后到底死了多少人王升景竟然都记不清了。只是交代起初的时候也就一年两三个,到后来渐渐多了,近一年基本是一月一个了。

     “院里挖出来的一共是三十八具。”宋奚道。

     贾赦将王升景的供状誊抄在本子上后,又记下了宋奚报的数据,接着问他:“什么时候审王子腾?”

     “即刻就审。”

     “那我就再等等,等他招供之后,抄了证词再走。”贾赦道。

     “还是别等了,你先回去用饭休息,总饿着对身子不好。王子腾这人在官场上混迹这么久,深谙朝廷审案之道,加之他定然会心存幻想,认定会有家人朋友帮忙走动对他施以援救,没个十天半月他不会死心,近日他定然不会招供。”宋奚揣度道。

     贾赦想想是这个道理,便点头告辞。宋奚送他到府门口,要目送他上车才会离开。贾赦走了走,突然折返回来,发现宋奚还在原处站着,愣了下,才对他道:“我不相信知情者只有王升景一人,他身边有一位老随从,我记得叫卢长青,人挺聪明机灵,或许早就察觉什么了。”

     宋奚笑着点头,让贾赦快走。

     贾赦最后看他一眼,才头也不回快步上了马车,一口气坐下来。然后,他转头隔着窗往外看,果然见宋奚还站在原处没有走。直到他的马车行驶起来,贾赦也一直能看到宋奚的身影在那儿,到最后角度错开才看不到。

     这人真是……

     贾赦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宋奚的‘送行’举动。默了会儿,他便抓起车上的靠垫拍了拍,然后就垫在脖颈下,靠着车厢倚闭目小憩。

     马车什么时候到的荣府,贾赦不知道。他昨夜一宿没睡,刚刚睡得很深。最后只听到猪毛一遍又一遍的叫自己,他才懒懒地睁开眼。等他驱走睡意,耳目清明的时候,就听到外头闹哄哄地。

     “老爷,王子腾的夫人李氏闹着来找您。”

     贾赦揉了揉太阳穴,伸手。

     猪毛赶紧倒了一杯凉茶递过来。

     贾赦喝完的时候,李氏已然在车外哭起来,听声音,贾母和王熙凤等都在,她们似乎是拉着李氏有意劝说,但李氏有些疯了,执意不走,什么脸面也不顾了,就冲着贾赦的车喊话。

     贾赦下了车。

     李氏看见他,顿然气笑了,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这会子你终于肯下来了,我当你学缩头乌龟,做了亏心事就这辈子要躲着我呢!”

     猪毛连忙凑到贾赦耳边解释。刚刚停车后,贾赦睡了能有大概两炷香的时间,猪毛一直没忍心叫他,便得暂时打发走替贾母传话的人了。没想到李氏这会儿竟然直接杀过来了。

     猪毛连连哈腰跟贾赦赔错。

     贾赦忙抬手拦着他,这孩子也是看他昨晚没睡,关心他所致,贾赦怎可能怪他。

     再说他睡不睡,李氏看不上他也照样会骂,只不过是说不说出口的区别而已。

     李氏还在骂个不停,一边骂一边跟贾母告状,数着他们王家这些年给荣府多少帮助。贾母尚不明白事由,只当是王家自行处置了病死丫鬟的尸首,被贾赦找了麻烦,遂还在耐着心思劝慰李氏冷静。

     王夫人就站在李氏身边,抓着李氏胳膊,嘴上劝得却不太尽心,她此刻很愿意看到李氏找茬贾赦的场面。

     “闭嘴,否则休怪我不客气,让人打你出去。”贾赦只是用平常说话的语调。

     李氏自然不听这些,还吵吵嚷嚷。

     贾赦斜眸看了鬼三。鬼三立刻带着其它十名化成家丁模样的密卫冲上前来。一个个手拿着棒子,脚步生风,几乎是瞬移到李氏跟前,将长木棒另一头顶在了李氏的脖颈。

     李氏顿时就吓得失言了。

     王夫人惊得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她转而看向贾母,意在告状贾赦过于粗暴。

     贾母和王熙凤等也是缓了片刻神儿才反应过来。王熙凤打量贾赦的那几名家丁,脸生得很,她之前竟没有见过,也从没听谁提起过大老爷添置家丁的事儿。不过这几个人可不是白养的,一个个目不斜视,有些威风,看起来真有点煞人,估摸很得用。

     “是你自己走,还是我叫人给你打出去?”贾赦淡淡问李氏。

     李氏火冒三丈瞪他:“果然是你!昨天深夜,你带着宋奚突然闯入我家,果然是早有预谋!”

     众人一听这话,都竖起耳朵。

     “你做王子腾妻子这么多年,为何没有生下子嗣?”贾赦问。

     李氏脸瞬间白了,晃了晃身子,有些羞愤地低下头,转而更加愤怒地抬头瞪着贾赦。

     贾赦扯起嘴角,对李氏道:“我知道不是你的错。”

     李氏立刻明白贾赦的暗示了,她吓得连退几步,然后不停地落泪,抖着手恶狠狠地指着贾赦,“我们的家事用不着你管!亏还是我们王家的亲戚,竟然这样落井下石害我们!”

     李氏突然晃脑袋,口气坚定地对贾赦道,“不!那都不是他干得,是王升景!我们就不该跟人要那个混账东西进门,是我们夫妻太宠他了,他才会恣意骄纵,干出那等蠢事来!要抓就抓他,要杀就杀他,我们夫妻根本都不知情!”

     李氏最后吼得有些歇斯底里。

     贾赦就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李氏这样丑态毕露。王子腾可真够厉害,养出一个畸形儿子,又有一个癫狂的妻子。难不得他们父子犯事儿这么多年,都没有遭到过什么阻拦。原来李氏心底早就知道,只是一直不想承认,故而就避开了。而今贾赦把事情点破了,她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可怕,或者替那些冤死的姑娘们可怜,只是一心想要把王子腾救出来。至今日她竟然还要病态的纵容王子腾,把责任全推在年仅十五岁的王升景身上。

     贾赦转念想想,又冷笑起来。想想也是,若不是因为他根据一点苗头怀疑到王子腾身上,王家至今乃至到王子腾死,可能都会一直瞒下这个消息,不被世人所知。找这么来说,李氏的确该怨恨他。

     “立刻打发她出府。”贾赦一声令下。

     密卫们便行动起来,用棍棒逼迫李氏。往门外推。李氏还不肯,这时候,猪毛带着荣禧堂的四个壮婆子来了。女人对女人倒不必忌讳什么,一个婆子上去就抓住李氏的腰,直接抗在了肩上,另一名婆子就抓住李氏挣扎的腿。二人就这样匆匆把她带到门外,任凭李氏怎么喊都没用。

     主子都被扛出去了,李氏的那些随从自然也不敢造次什么,跟着出去了。

     王夫人有些慌了,贾赦这样对待她大嫂,她是会很丢面子的,遂要吭声。可一对上贾赦那眼神儿,王夫人就认怂了。她还欠人家十多万两银子,她没这个底气说话。

     王夫人遂只好去搀着贾母,晃了晃贾母的胳膊。

     贾母才算彻底清醒回来,“老大,你做了什么!你怎么能对——”

     “王家后院挖出三十八具女尸。”

     贾赦说完这一句话,贾母便再没动静了。

     贾母又傻眼了。

     一群女眷从二仪门转路回到了贾母花厅,刚刚坐定,贾母便让贾赦细细说明经过。

     “具体案情还在查,总之他们父子都不无辜。这件事我劝你们谁不要插手,免得到时惹了一身骚。”贾赦说罢,特意看了王夫人一眼。

     王夫人早已经吓得脸色惨白,脑子嗡嗡地。而今她人财尽失,元春没了指望,若非说她而今还有什么指靠,那就只有她那个做到二品大员的京营节度使的娘家兄长了。她之前虽有错处,但王夫人心里清楚,只要他娘家兄弟不倒,她就不至于落到被贾政休妻的地步。可而今怎么连她兄长也会……

     王夫人很想怀疑是贾赦捣鬼,冤枉了好人,可是三十八具尸体,这哪是什么人能随随便便造假的。

     王熙凤听这话也臊得没脸,王子腾是她叔父,也是她在娘家的指靠。若是他出了事儿,那她在贾家便就是个没根的人了,便是连李纨都比不上了。而且叔父若真获杀人罪,惹人非议,连带着她的人品也会被质疑。不过相比起来,姑母只怕会比她更惨。

     王熙凤忙攥着王夫人的手,俩人便一同落泪哭起来。

     贾母叹息几声,便问贾赦这事儿是否有缓和的余地。

     “没有。”贾赦惊诧贾母真能问得出口。遂也不想跟他多说什么,便就告辞。

     贾母不甘心,叫住贾赦,细问他昨夜会出现在王家。她想弄清楚、李氏之前的那番质疑。

     贾赦不吭声。

     贾母又问。

     贾赦依旧不吭声。

     贾母气得拍桌,问他:“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才算了事?”

     “做儿子的自然希望母亲长命百岁。”贾赦话是这么说,态度却冷淡疏离。

     贾母感觉出来了,老大是跟她较劲上了。面上该有的礼节他都有,但是他实际的态度根本就是在敷衍。他只是装样子孝顺,让自己挑不出错罢了。

     贾母气得不行,指了指贾赦。

     贾赦便微微颔首,默不作声。

     “你——”贾母郁结,捂着胸口,“好了,我不问了,你下去吧。”

     贾母不禁在心里感叹,果然是上次执行家法的事儿让老大心寒了,故才有今朝他这样对待自己。

     贾母难受不已,也料到王家这次的事儿闹得很大。一想到自己的儿媳和孙媳都是王家的人,贾母就觉得头疼,特别头疼。遂在朝廷处理结果出来之前,她暂且不想掺和这事儿了,说乏累了,就把这些人都打发走了。

     王夫人几乎是被丫鬟架着回去的,两条腿儿根本就不好用。王熙凤本来想就此事跟王夫人好好商议一下,见状也知道此刻找王夫人没用了,便没去打扰,只得回去讨好贾琏,请他去贾赦那里探探风。

     贾琏还头一次看王熙凤这样装孙子的温柔的求他,好好享受了一把欺负王熙凤的爽快之后,才来荣禧堂,却直接被婆子拦下,被打发回去。

     “大老爷早料到琏二爷会来,遂早嘱咐了我们,让您回去,不要乱吠。”

     “什么乱吠,就不能好好说话。”贾琏责怪的瞪那婆子一眼,却也不敢太凶,毕竟是他父亲手下的人,要给几分薄面了。

     “老奴说的是老爷原话,若有冒犯,还望二爷海涵。”婆子恭敬道。

     贾琏发现父亲调|教出来的下人很不一般,不卑不亢,很能拿捏得住。这样的人估计是软硬不吃了,贾琏没法子,空手而归。

     不大会儿,荣禧堂就出来个婆子,去了贾母院儿,来问黛玉取信。

     黛玉尚不知外头闹得乱,此刻听这个高兴不已,连忙让紫鹃拿信出来。

     紫鹃道:“我们姑娘早写完了,这两日还怕大老爷忘了此事。阿弥陀佛,你们总算来了。”

     黛玉嗔怪紫鹃一嘴,忙问印婆子:“不知嬷嬷可否知道,大舅舅何时会派人送信过去?”

     “这就保不准了,快些就这一两天。若这一两天没有,那大老爷可能就自己带着信先回乡,再顺便捎信到扬州去。”

     “回乡?”黛玉眼珠子转一下,才反应过来,“大舅舅要去金陵?”

     印婆子点头:“是有这想法。”

     “刚被圣人封官,怎突然要回金陵?”黛玉不解问。

     印婆子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黛玉遂不在多问了,取来一两银子与印婆子。印婆子哪敢要,忙推辞,便匆匆告退了。

     贾赦接了黛玉捎来的信,琢磨了下,还是觉得不好耽搁了,遂先叫了两名密卫来,让他们他们带着银子和这封信去扬州一趟。并嘱咐他们在扬州苏州分别买一处铺子,能做书肆用最好。

     “这信你们送到林府上去,我这有一句话,你们要记住,送信的时候记得一定要把这句话字字说清给林府的人听。”贾赦说罢,就小声对两名密卫嘀咕一句,然后便打发他们尽快拾掇上路。

     次日,贾赦从御史台放值后,特意在路口等了宋奚,问他关于王子腾堂审一事的结果。

     “便如我先前所料,王子腾抵死不认。听闻他妻子李氏正忙着走动,求人保他。”宋奚道。

     贾赦摆摆手,叫他不用再提李氏。

     “既是如此,那《邻家秘闻》就照着而今这情况写。我叫你查问卢长青,可有结果?”

     宋奚:“是个忠仆,而今还不肯开口。”

     贾赦点头,便没什么多余内容要填了。贾赦便将手里的稿子交给猪毛,让他立刻出京送往印坊印刷。

     贾赦问宋奚一会儿去哪儿,他有点话想跟宋奚打听。

     宋奚笑道:“正好,你跟我回一趟府,那里正有人要见你。”

     到了宋府,贾赦一进门,便听见人通报。接着就看见十五皇子穆睿过从屋子里走出来。

     穆睿过背着手,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贾赦和他见了礼。

     穆睿过就招呼贾赦进屋,然后把门关上了。

     贾赦疑惑地看他。

     穆睿过本来绷得很严肃的小脸儿,忽然间就笑开了花,然后一本正经的拱手,对贾赦深深拘礼,“上次京外一事儿,是我莽撞任性了,对不住,贾御史。”

     贾赦方反应过来,这孩子是在跟自己赔礼道歉。转而又想起宋奚之前跟自己承诺过这件事。

     遂笑了笑,表示不介意。

     穆睿过一改之前对贾赦抵触的情绪,拉着他在自己身边坐下,然后有模有样歪着头,很认真的对贾赦道:“我都听小舅舅说了,那天的山匪很厉害,十二名侍卫围攻他们,打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才制服。他说就我点花拳绣腿连一名侍卫都打不过,更何况是同时对着那么多山匪。这么说来,你还真救我了一命。你不是怂,是聪慧,我才蠢笨。”

     穆睿过说罢,就弓着腰,老气横秋的叹一口气,好似在总结他前半生所受的教训。

     贾赦笑了笑,忽然觉得这孩子还挺可爱的,人小鬼大。

     宋奚在外面敲了敲门,问完事儿没有。得到答案后,宋奚便领着一七八岁的男孩进门。

     穆睿过立刻热情地跟贾赦介绍道:“这是我表弟,宋春晓。”

     “表弟?”贾赦问。

     “对啊,就是我小舅舅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