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蝴蝶效应
    这未免也太巧了。他随便找一家印刷坊,恰巧就是宋奚的产业。

     以前买彩票的时候,怎没有现在这运气。

     贾赦故作冷静地搓了搓下巴,内心却奔腾不息。还好他前两天把胡子剃了,面貌上乍看之下会不少变化。再说他去三字坊的时候,还装了大小眼,倘若就是此刻去和孙掌柜对质,那个孙掌柜想必也认不出来他。

     但是,贾赦又不是傻子。

     他凭什么要冒着暴露的风险去三字坊,坚决不去!

     “真不巧,正如我刚刚所言,家中的确要事处理。那三字坊既然是宋大人名下产业,想来宋大人调查起来会很方便,便不需我这等蠢笨之人插手。”

     宋奚笑了笑,不言,却别有意味地打量贾赦道。

     贾赦:“呵呵,那宋大人,就此别过。”

     宋奚又斜睨一眼贾赦,便负手上了马车。

     马车轱辘转动,传来断断续续的车辙声,很快马车就在街尾消失不见。

     贾赦摸了摸额头,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得出了许多冷汗。这个宋奚似乎很不好对付。

     刚好这会儿黑猪跑过来,贾赦便叫他派人去跟着那车,先他看看情况再说。

     贾赦则回了荣府。

     他特意问了丫鬟,邢夫人尚没回来。

     过了会儿,黑猪跑回来回话:“老爷,我的人跟着那宋奚一路,他压根就没有去三字坊,马车只是从三字坊门前驶过,停都没停。”

     贾赦紧皱眉头,浅呼出一口气。

     “老爷,他又没进去,您这是为什么而发愁?”黑猪万分不解道。

     “你若是知道暴露自己丑事之人的线索,会眼睁睁放着不去调查?”

     黑猪忽然间明白了,老爷的意思是说,宋奚早已经对三字坊调查过了。完了,这下老爷可能得罪了最不该得罪的人物。最要紧的是,他干得事儿被人家发现了。

     “行了,都不必担心,他找不到实证,最大的可能也就是猜测而已。”

     若是真有证据,那厮就不会在街上突然拦截试探他了,便直接把他抓起来质问了。

     看来第二期书的发布,要适当延迟一下,先避过宋奚这个风头再说。

     贾赦随手抄起桌案上的一本书,便看起来。这时候他需要转移注意力,狠狠冷静一下,再行思考。

     黑猪便出了门,蹲在廊下。

     小厮二柱子凑过来,“咱们老爷可能受刺激了。”

     “怎么说?”黑猪问。

     二柱子:“黑猪哥,当时你是没有亲眼看见,我正好买了点心回来,站在街对面。那位宋大人就在老爷跟前那么一站,那气势,周围就没有别人了。他起初下车的时候,脸色阴冷阴冷,特别吓人,感觉整个天都会被他拉下来砸人。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和老爷聊着聊着笑了,我就感觉天上像长了十个太阳似的,把我的心肝肺都照亮了。”

     “胡说八道些什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黑猪拍二柱子脑袋一下,叫他赶紧滚。

     二柱子瘪嘴,讪讪地捂着脑袋瓜儿退下。

     贾赦见天色不早了,便问冬笋:“太太回来没?”

     冬笋摇头。

     这时候,外面闹起来,有喊声,带着哭腔。

     贾赦出门去看,便见猪毛连滚带爬的跑过来,气喘吁吁地指着身后正要往这头赶的小厮。

     “老爷,大事不好了,大太太她——她走了!”

     “说清楚。”贾赦盯着猪毛。

     猪毛方意识到自己说话有歧义,忙小声解释道:“就是人死了。”

     贾赦微微张大眼睛。

     随即赶过来一名小厮,正是邢夫人的车夫,他灰头土脸的跪在地上,吓哭道:“老爷,大太太她去了。”

     贾赦缓了缓神儿,叫车夫细说,车夫支支吾吾却说不出具体来。

     “今天中午太太便从大舅爷家出来,乘车到半路,忽然说马车太晃,头晕想吐。正好车停在一家客栈附近,太太又说口渴,秋桐等几个丫鬟便一道搀着太太去客栈的房间暂且休息。我们几个小厮则在福来客栈外头等着。大概能有半个时辰,我们忽然听见大叫,便见秋桐白着脸出来,说太太死了。”

     “秋桐呢?”

     “事发后客栈掌柜便报了官,我们这些人全都要留下等着官府问话。现在其他人都还被留在京畿府,只有我一个人被允许回来报信。”

     “事发至今有多久了?”贾赦接着问。

     “大概两个时辰了。”车夫回道。

     京城发生命案,过了整整两个时辰,竟然没消息传来,还是车夫特意回来报信儿才得知。有点奇怪,莫不是有人控制了消息?

     贾赦转而又想,或许只是官府为了查案才封锁得消息。

     他沉着脸,思虑片刻,便打发黑猪立刻去调查此事。

     “你取些银子给那客栈掌柜,让他暂且不要再开门做生意。再有她死得屋子,谁都不许进。多问问你的朋友们,再和府衙的衙差多打听,调查清楚事发前后都有什么人在客栈进出。”

     贾赦转而又叫几个婆子把消息传到贾母和王熙凤那边去。而后让二柱子和万福去盯住邢忠一家,看看是否有什么异常。毕竟邢夫人今天是连续第二天回娘家,她早上和自己告别的时候,情绪就有点怪。当时贾赦还不觉得怎样,而今想想都是嫌疑,那她大哥邢忠自然也脱不了干系。

     贾赦安排好这一切之后,贾赦方带着人,直奔负责京城本地命案的京畿府。

     贾赦的马车停在京畿府前面的时候,便隔窗看见京畿府门口停了一辆很豪华马车,眼熟得很,贾赦一眼就认出是宋奚的车。

     守门衙差听说了贾赦的名讳,立刻去报,转即便一着官袍的中年男人前来迎接贾赦。

     “在下京畿府府丞柳之重,府尹大人已经等候多时,贾老爷请入内详谈。”

     “有劳了。”贾赦客气道。

     贾赦跟着柳之重进了京畿府后堂花厅,却见上首位坐着两人,一位是年过五十,一看他所着官服便知是京畿府府尹裴勇,另一位正是门口那辆马车的主人宋奚。

     贾赦确定宋奚在这,心下更沉,脑子里瞬间有许多思量。

     裴勇对贾赦十分客气,请他落座之后,便简单描述了案情。

     “据夫人随行丫鬟小厮交代,当时夫人头晕有呕吐之状,便前往客栈休息。邢夫人喝了茶之后,身子仍十分无力,还有些疲乏困倦。丫鬟秋桐本想回府禀告,去请大夫,却被夫人阻拦,说只小憩片刻再走即可,遂让丫鬟婆子们都在屋外待命。谁知这一睡,夫人竟不知因何身亡于床榻之上。因夫人身份显贵,下官并未让他人随意挪动尸体,此刻尸体仍还在福来客栈。大娘对于这尸体是否勘验,还要请教贾老爷的意思?”

     裴勇言外之意,如果贾赦想追查死因,就需要验尸,那就难免要让仵作触碰邢夫人的身体。若不想追查,便只能以猝死结案,保全贵族颜面。

     “当然要查清死因,若拙荆真是被恶人所害,我岂能容忍凶徒逍遥法外。”贾赦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下意识地扫向宋奚。

     裴勇闻言,忙向宋奚行礼:“那此案便烦劳宋大人了。”

     “无碍。”宋奚淡淡回了两个字。

     贾赦不解,看向宋奚,又看向裴勇,“大人,您才是京畿府尹,为何?”

     “不知贾老爷可否阅过《邻家秘闻》一书,本官因此受到牵连,刚刚接到圣上调令,明日便即刻启程前往两广之地任职。我走后,京畿府府尹一职便暂由宋大人兼任。”

     宋奚微微扯动唇角,看向贾赦所在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