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九章 意想不到的糟糕情况
    “就是尔等想要加入鹤岛滩,成为本妖将的手下?”

     略微一番打量后,鹤羽冷眼望着眼前的妖族们漠然问道,但其实却是在问站于最前面,神色平静,隐隐展露出作为领头羊风采,正打量着自己的武圭。

     正近距离打量着白羽妖将的武圭闻言,微微一顿,也不怯场,稍稍思索后应道:“是的妖将大人,我等愿意加入至鹤岛滩之中,跟随妖将大人在接下来的人妖二族大战之中,打出属于我们妖族的威风,杀得人族不敢来犯。”

     话语里,武圭既表明了自己的心思想法,又巧妙地点出人妖二族正值大战期间,帷幕才刚刚拉开,前两天的那场战争只是一个开始,并不是结束。

     重在强调他们这群实力不弱的妖族的重要性,预防双方间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总的来说,不卑不亢,言明厉害。

     鹤羽带着冷意的身前浮现出一抹轻笑,望着武圭问道:“果真?”

     “千真万确!”

     听到白羽妖将鹤羽的这声问话,武圭不知为何本能地感到一丝不妙,但却想不出究竟是哪里不妙,因此,在稍微停顿一刹那后,坦言地坚定答道。

     “那好,从今天起,你们便正式成为鹤岛滩众多妖族当中的一员,我白羽妖将鹤羽的手下,不管是面对人族还是曲妍那条黑蛇手底下的妖族,有麻烦都可以报我的名字。”

     对于武圭的回答鹤羽并没有太多计较,而是带着强烈的霸气凌然说道,充分展现了清溪河一方霸主所应该具有的气概。

     不过就在武圭面对如此简单便加入到鹤岛滩,而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惊喜的时候,却见鹤羽说完后淡淡地望着武圭,又说了一句:“除了你。”

     除了你?!

     武圭闻言整颗心顿时沉了下去,刚刚泛起的喜悦此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强掩着心中的愤怒,面目表情地问道:“什么意思?”

     双目死死地注视着鹤羽,试图从这名白羽妖将的身上得到一个答案,为何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这样短短只有三个字的一句话,已经!完全!彻底地打破了武圭在来到这里之前的所有计划。

     这算什么?

     人算不如天算吗?!

     望着强掩着心中的怒气,努力不让自己表露出来的武圭,鹤羽并没有太过在意,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麻雀对于苍鹰的抗议,兔子对于老虎的愤怒罢了。

     因此,鹤羽看着武圭泛起一丝冷笑,不答反问:“一山不容二虎。一只队伍,只需要一头领头羊。”

     闻言,武圭顿时迷惑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非白羽妖将鹤羽认为自己能威胁到他的地位?

     扯蛋,他现在就只有妖兵境界中期修为的实力,要想威胁到身为妖将的对方,还不知道要何年何月呢!

     怀着心中的疑惑,武圭不解地问:“话说这样说没错,可是...难道妖将大人手下没有统领和队长之类的职务吗?”

     武圭自然不会也不能直接就向鹤羽问是不是他自认为不如自己,或者从他的身上感到威胁之类的话语,只能拐弯抹角地问,以免惹怒了鹤羽。

     “我不相信;你不适合。”

     鹤羽听完武圭的话,直接回答了他这一句话,用八个字说出了自己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

     咬了咬牙,武圭知道自己妖将没有什么必要再继续问下去了,眼下这种情况唯有趁早离开才是,否则接下来可就不好办了。

     因此,武圭在深呼吸了片刻后,随即皮笑肉不笑地干笑着说道:“妖将这话说得可就太让人失望了,看来我等与鹤岛滩没有什么缘分,只能离开另寻他处。”

     不料这话一出口,瞬间令白羽妖将鹤羽平静的神情化作冰霜,冷哼一声直言道:“他们留下,你走,否则死!”

     语落,不待武圭回答,鹤羽高傲地继续言道:“你以为自己凭什么让我浪费口舌说这么多话?”

     “若不是看在你给本妖将带来了这样一伙妖族人马,焉有你开口说话的份,莫要自以为是,给你三分颜色便开起了染坊。

     识趣的话,就自己乖乖地离开,不然的话,哪怕是杀了你,接受这支队伍也只不过是多浪费点时间罢了。”顿了顿,鹤羽冷笑说道。

     这回武圭算是听明白了,心里不禁感到一丝后悔,因为从一开始自己便错了,以为仗着数百手下为资本,能顺利加入到鹤岛滩之中。

     却忘了人家根本不需要顾忌太多,只需灭杀了自己,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接受自己带来的人马完全是水到渠成,根本不需要浪费太多的时间。

     妖族奉行的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原则。

     自家老大不够强被杀了,除了黑鳞、朱思远、蟹二、余白等少数之外,对眼下队伍里的其他大部分妖族而言,只不过是换了个老大罢了。

     诚然,武圭拥有着“御妖印”,能掌控着如蛇山、虎獠他们这群妖族,但有什么用?

     一群参差不齐的妖兵岂会是妖将的对手。

     那样做的话只会是在找死,只需有人叫喊一声,令鹤羽斩杀了武圭,便能令烙印下去的印记失效。

     “虽然你的能力十分不错,但终究还是太年轻了,想得不够,做的也不够。”

     这时,鹤羽又开口说了一句,感慨完后嗤笑着说道:“在你眼睛里,我没有看到一丝的敬畏,没有谁会选择招收一名不懂敬畏的手下,因为那代表着招收一条毒蛇,当实力足够后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毒蛇。”

     “其实我有考虑过直接杀死你的,但想想还是算了,毕竟再怎么说,我们都同是妖族,而人族才是敌人。”

     武圭闻言,低着头一番沉默,在深深一叹后,抬起头望着鹤羽张开口想要说些话,却又不知道该说写什么才好。

     莫欺少年穷?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要是一不小心惹恼了对方,让其感受到威胁直接杀了自己,那可就真的是哭都没地方哭了。

     年及至此,武圭二话不说,扭头转身望着从头听到尾的手下们道了一声:“保重。”

     来时说的好好的,带着他们来寻找棵大树好乘凉,却不料这棵大树并不好糊弄,搞得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管接下来会是怎样,将他们弄成眼下这种情况,也只能说一句和祝福的话语了。

     就在这时,蛇山突然大声嚷嚷着说道:“要走可以,把那该死的‘御妖印’给老子去掉!”

     听到蛇山这话,武圭心下顿时一惊,暗骂不已,要是被鹤羽闻言对“御妖印”产生兴趣,自己想走可就走不了了。

     年及至此,武圭妖力运转,大手猛地一挥,将“御妖印”自队伍里被烙下的妖族身上收了回来,随即不管不顾地快步离开,生怕继续留下来发生更加糟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