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双方妥协
    “鹤羽,你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要乱说。”

     面对鹤羽的威胁,曲妍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是脸色变冷,语气不善地说道,目光如剑直视着对方。

     两者同为清溪河妖将,境界修为又同为妖将境界后期修为,势力亦是相差无几,根本不存在谁强谁弱。

     冷哼一声,鹤羽望了眼武圭与黑鳞、蛇山他们之后,目光再次看向曲妍,嗤笑着说道:“他们这些妖族一开始来鹤岛滩便是准备投到我鹤羽的麾下,你现在这算什么意思?半路截胡吗?”

     这话说起来倒也有理有据,完全能令鹤羽站在了道理之上,占据着主导地位。

     不过在场的妖族并不仅仅只有鹤羽这个白羽妖将和黑蛇妖将曲妍,还有着武圭,只见他闻言,立马走到曲妍的身边,望着鹤羽不屑地说道:“白羽妖将,你这说的确实没错,但我答应了没有?哪怕答应了,临时改变主意行不行?”

     “小子,你莫非要自寻死路不成!”

     闻言,鹤羽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死死地注视着武圭,冷冷地说道。

     有句话说得好:大人说话话,小孩别插嘴。

     眼下是他们两名作为清溪河实力势力最高的妖将在对话,哪里容得上武圭这样一名小小的妖兵境界妖族来插嘴。

     更何况,且不说武圭的这个行为是对是错,光是他所说的话语,简直就是在赤·裸·裸地在打着鹤羽的脸,焉能让他忍受的了!

     伴随着话语,只见鹤羽双翅一挥,道道洁白如玉,锋芒如剑的翎羽朝着武圭骤然疾射而去,青光烁烁,周身缠绕着道道风刃旋风。

     袭杀之心,毫不掩饰!

     武圭见状,虽然心里知道这一招的威力相比于之前更加来得凶猛,虽然拼尽全力也不是不可能接不下,但重伤肯定是难免的。

     不过武圭却是毫不畏惧地望着鹤羽,脸上没有丝毫的沉重,反而是浮现出一抹轻笑,看样子,似乎是完全不将白羽妖将鹤羽的攻击放在眼里,将其视之为无物。

     之所以这番姿态,那是因为武圭相信,在自己这一番言语和表现表露出自己选择臣服的心思后,作为与白羽妖将鹤羽不相上下的黑蛇妖将曲妍绝对不会坐视不理,不出意外的话,十有八九肯定会选择出手。

     而事实证明,情况不出武圭所料之外,只见数道如蛇般的黑色鞭影骤然出现在武圭身前,卷起道道劲风残影,就在鹤羽射出的翎羽快要击中武圭的时候,将其尽速击落至地上,成为一根根残缺不堪,毫无半点妖力光泽的残羽。

     目光有些难看地扫视了武圭一眼,虽然曲妍没有说半句话语,但间接地被武圭当做刀枪来使唤的不爽还是透过目光表露了出来。

     还在曲妍,看到武圭露出讪笑地望着自己,随即赶紧低下头的脑袋后并没有过多计较的意思,转而将目光再次望向鹤羽,冷笑着说道:“鹤羽,你这是什么意思?”

     说完这话,曲妍不待鹤羽回答紧接着继续言道:“就算他冒犯了你,再如何不济也莽撞,在他刚刚决定要投靠我的时候,便已经是我黑蛇妖将曲妍的手下,要打要骂要罚,本妖将说的才算!”

     “你...你......!”

     曲妍的话令鹤羽气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一时气急之下话都说不出来,只觉得胸中的一团怒火正在剧烈无比地燃烧着,快要炸裂出来。

     望着气急的鹤羽,曲妍不屑地发出一声嗤笑,在铁盾妖将龟力博还有巨蟹妖将庞金还没有死的时候,清溪河还是四大妖将的时候,鹤羽这个白羽妖将不禁排名是在最后一个,实力也是最弱的,虽并且城府涵养与心胸亦是极差,她曲妍虽然只是比鹤羽强上一些,但也足以自傲和藐视对方。

     他们是妖族,妖族看的是实力!

     如果今天到了最后真打了起来,曲妍亦是丝毫无惧,或许她会重伤,但鹤羽的下场绝对只有死亡。

     铁盾妖将龟力博拥有一丝龙族血脉,巨蟹妖将庞金乃是蟹族王兽修炼成妖,曲妍自身虽然没有像他们一样拥有着惊人的资质,但亦是由剧毒无比的异兽暗影黑蛇修炼成妖。

     只有鹤羽,虽然境界实力已经达到了妖将境界,但作为由普通白鹤修炼而成的妖族,他的资质和潜力摆在哪里。

     望着鹤羽,曲妍再次言道:“若是你再不知趣的话,下次清溪河的人族再次发起战争,可不要怪我曲妍到时候选择束手旁观了。”

     “这鹤岛滩可不像我的暗影水洞,位置在清溪河的河底之中。人族到时候攻来,你鹤羽或许跑凡人了,但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你的那些手下们可就只能任人宰割。”

     妖将之所以是妖将,除了自身的实力之外,还需要拥有一定数量的手下妖族,成为一方势力,否则也只不过是一名境界实力强大的妖族而已,何德何能称得上“妖将”二字。

     鹤羽闻言,脸色顿时铁青一片,但却是说不出半句话来,良久,喉咙有些干哑地说道:“你说的或许没错,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若是老子死了,作为清溪河残存的唯一一名妖将,你又能过得怎么样?像爬虫一样龟缩在暗影水洞之中?”

     说完,鹤羽顿了顿,随即一声冷哼,继续开口说道:“哪怕龟缩在暗影水洞,估计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要知道,人族之中那名境界实力丝毫不逊色于我们,甚至还高出不少的项昊可是从上一次大战开始,便一直对你念念不忘。”

     两者谁也不让谁,各自有着各自的问题与难处,场面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之中。

     过了片刻,曲妍打破沉默说道:“本来今天来是想找你商讨一下接下来要怎样对抗人族,眼下这种情况我们自己清楚自己的情况,这些妖族我不可能放手,你也不可能,那不如这样,看他们各自愿意跟随我们其中哪一个,以免伤了和气。”

     “可以,不过他我一定要!”鹤羽点了点说道,说道后面骤然直视着武圭言道,看来对于武圭之前的行为念念不忘。

     “不行,我已经让步了,你不要得寸进尺!”

     曲妍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鹤羽,正所谓千金买马骨,她今日若是答应将武圭交给鹤羽,不用想也知道没有几名妖族愿意选择跟随自己。

     在前天的那场人妖二族战争之中,曲妍暗影水洞的手下们可是损伤不少,急需新鲜的血液补充进来,以面对接下来一定再次掀起的战争。

     亏本的买卖,她可不会做。

     “好。”

     一番沉默后,不愿双方间撕破练皮的鹤羽无奈地选择了答应,而武圭,也借此破解了今日的危机,只是不知道接下里的情况会是怎样。

     不过好与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活在当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