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七章 传承差异
    被排斥出传承后,恍惚间,武圭陷入了一片黑暗中,待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又回到了清溪河中。

     水,还是那样地冰凉;

     黑鳞,正默默地守护在自己的身边;

     仿佛刚才在脑海中浮现的另一个世界中看到的种种,只是在闭眼与睁眼之间。

     摇了摇头,让由于一下子接受了太多传承信息而涨得有些发痛的脑袋舒缓了一下后,武圭望着身前正背对着,不时张望着四周,小心警惕地守护着自己的黑鳞问道:“黑鳞,过了多久了?”

     正警惕地观望着四周的黑鳞差点被身后突如其来的话语吓了一跳,好在他的胆子比较大,只是心脏略微加速了一下,瞬间就平复下来。

     回过头,黑鳞语气里有些讶异,含着点惊喜地望着武圭,答非所问地说道:“咦,老大你二次传承结束了吗?这么快。”

     要知道,他当时激发二次传承,可是用了差不多一整天的时间才接收完获得的传承。

     “快吗?过去多久了?”

     对于黑鳞的答非所问武圭也不在意,在他看来只不过是对方情绪有些激动罢了,继而又重复地问了一次。

     黑鳞朝着武圭伸出根两根手指比划着,很肯定地说道:“从你开始激发二次传承到现在才过了两个时辰,连半天的功夫都没有,我当时可是足足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才完成二次传承。”

     听到黑鳞的话武圭有些诧异,他以为只是过了一小会儿罢了,没想到都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不过他已经习惯这种时间流逝了。

     修行无岁月,转眼已千年。

     不过真正令他诧异的是自己激发二次传承到结束只用了两个时辰,而黑鳞当初却是整整用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莫非其中有什么差异?

     念及至此,武圭抬头望着黑鳞不禁问道:“黑鳞,你当时激发二次传承的时候,都是什么情况?”

     大概是也想知道其他妖族激发二次传承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又或者觉得这种事并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价值,黑鳞顿了顿后,便朗声说道:“我记得我当时激发二次传承的时候,先是迷迷糊糊地进入到了一个世界当中,不,不应该称呼做世界,应该唤作......”

     说到这,黑鳞顿做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一时间后面的话都憋在了口中,别提有多难受了。

     这时,武圭想了想后,开口说道:“唤作虚界,虚幻的世界。”这是他临时起的名字。

     “没错,进入到虚界当中。”

     黑鳞闻言,十分认同地说道,随后紧接着继续说了起来:“随后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带着在虚界当中看到了许多身为蟹族的妖族大能,最后在一处玄水湖那样停了下来,从玄水湖一位妖族前辈哪里获得了一些相关传承,待传承完后才离开虚界。”

     对于从什么样子的妖族大能那里得到什么传承黑鳞却没说,微抿着嘴唇陷入了沉默,该说的他已经说了,不该说的并不准备说。

     虽然他愿赌服输成为武圭的手下,但并不意味着自身什么秘密也不能保留,更何况是性命相关的传承功法。

     说到底,双方的实力差距并不是很大,他不管是现在反悔,还是当时反悔,武圭并没有留下他性命的能耐。

     他之所以认武圭做老大,只是因为自己当时单方面所说的赌约罢了,口服心不服。

     说了这么多,已经仁至义尽了。

     这点武圭也知道,却也并不在意。

     他知道,只要有一天自己的实力强到一定程度,不用自己开口,黑鳞也会自己改变态度,做到心服口服。

     而在这将近一年时间的接触下,双方更多的是朋友之间的情谊,并没有太过浓重的上下从属关系,且默契地保持着这种情况,直到其中一方将其打破。

     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后,武圭望着黑鳞淡淡地笑道:“谢了黑鳞,我这边二次传承已经结束,你若有什么事就尽管去忙吧。”

     点头应了一声,黑鳞没有多说什么,转身便走。

     待黑鳞走后,武圭的脸不禁沉了下来,不过并不是因为黑鳞的原因,他对于这个便宜手下目前来说还是挺满意的,而是发现自己相比于对方,在传承中少了最为关键的一环。

     激发二次传承后,两者前面在虚界的情况差不多,但按照黑鳞的说法,他是从妖族大能那边得相关传承后才离开虚界,而自己却是在还没有获得相关传承的情况下被排斥出来!

     但自己在被排斥出来的时候,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脑海浮现出了传承知识,这又是什么情况?

     想到这,武圭当下闭目沉心,意思凝聚于脑海之中,想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获得的那些传承知识到底是不是传承,又为何会缺少了关键的一环,没有从妖族哪里的到相关传承。

     大概半个时辰左右过去了......

     武圭抿着嘴,脸色有些复杂地睁开了双眼,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此时的复杂的脸色中包含着喜悦与惊喜,又包含着失望与无奈,再加上那长长的一口叹息,完全看不出他目前的心情到底是好还是坏。

     通过这半个时辰左右的消化,武圭清楚地了解到,自己这次的二次传承说成功也算成功,说失败也可以说是失败。

     到头来,只能说是得到了残缺传承,因为他并没有获得到完整的传承,因此才会与黑鳞当时的情况不同。

     相比于黑鳞,武圭缺少了从妖族大能那边获得相关传承这个环节,从而导致了他在这次传承只传承到了一些知识和妖法秘术,并没有传承到从妖兵境界至妖帅境界的修行功法!

     是的,没有传承到从妖兵境界至妖帅境界的修行功法......

     这意味着,他的修行之路如果没有机遇的话,只能止途于妖兵境界。

     至于为什么会是这样,武圭想了想,觉得大概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的原因吧。

     二次传承中的虚界里,有像黄岩巨石龟这样体型达到千米的太古荒妖,动辄可崩山裂地,威势无人可挡。

     亦有修炼上古妖神道,从火山熔岩之中招呼出岩浆巨人的妖族大能,一剑可令连绵万里的乌云化作两半,一盾可令大地动荡不安,造成数千米大小的深坑。

     但却偏偏没有像自己一样,将太古荒妖与上古妖神之道合为一体的妖族大能!

     既然没有,又何来功法传承?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又是什么?

     不过好在抛开这个问题,也并不是没有收获,并且收获貌似十分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