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绽放自己
    是“杀啊!”

     一声怒喝,张耿手中的腰刀高高举起,双手紧握,迎着阳光的照耀发出清冷的光芒,一步迈出,化作一道淡淡的光影朝着武圭的脑袋狠狠地斩了过去,音脆如疾风呼啸而过,锐利的刀气吞吐于刃上。

     就在张耿举刀怒喝之间,居于他身后的林二虎与老五和其他人亦动了,毕竟同袍多年,相互间早已培养得默契十足。

     率先动手的是林二虎,只见他一声低吼,手中的红缨长枪犹如毒蛇般地晃动着身子,沉闷的破风声滚滚接连,但打磨得闪闪发亮的枪头如同致命的毒牙,无声无息地划过空气袭向武圭。

     紧跟其后的是老五,不喜言辞的他沉默地咬牙跃起,目光凶狠地望着武圭,双手紧握住手中的腰刀,凌空一记“力劈华山”狠狠地劈了下来。

     三人身后的其他人实力较低,但也毫不手软,或是长枪直刺,或是搭弓射箭与长刀挥舞,劲气四溢,杀意凌然,他们所有人此时的目标只有一个,那便是将眼前这头妖龟杀死。

     为了自己能活下去,亦为了青水城中的亲人安稳地继续生活着,那么,唯有让这只妖龟死了才行!

     面对一时间袭来的诸多攻击,武圭丝毫不在意,反而隐隐有点兴奋,身体里的血液滚烫地翻滚着,微微眯起的目光中燃烧着炙热而又疯狂的战意。

     是的,炙热而又疯狂的战意!

     算一算,武圭穿越重生成一只小草龟至今已经将近二十年了,从一开始为了活下去,到后来为了能无拘无束地活下去而渴望变强,杀死那可恶的猫头鹰,偶遇修真者,和最后因为突破时的意外而选择离开最初生活的溪涧小河,一路流转地来到了清溪河。

     先是被虾三像牲口一样捆绑着,随后因为没有实力而选择成为虾毛的小弟,紧跟着被紫剑宗的思儿等人埋伏,驱使鱼虾杀死他们后产生的心结和斩草不除根的脑残行为。

     再到后面的清溪河人妖二族的大战,威武霸气的巨蟹府,精锐的妖将军团,成千上万的妖族,高达百米的巨浪,妖将们的恐怖实力,还有人妖二族奋战不止的厮杀。

     这场大战,让武圭清晰地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随后因为当时脑残而需要接下的复仇的三剑,老龟生命最后的无私传承和帮助更是让他明了地明白了自身的弱小,犹如蝼蚁般......

     而这将近二十年来发生的一件件事情,在武圭看来,其实就如同一道道枷锁一般,紧紧地锁在自己的身心之上,一道接一道,越锁越紧。

     以至于到了后面,渐渐忘了自己最初的模样......

     不敢肆意,不敢随心说话,默默地隐藏着自己的本性,只能无奈地压抑着自己,为了性命而缩头屈服,为了变强而冒着生命危险奔波,救不了自己想救之人。

     可以说,活得不再像他自己......

     而这一切的一切,若真要算起来的话,归根究底只不过是源于自己的弱小罢了......

     但,如今突破至妖兵的他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任人宰割的炮灰了,而是正式走上了清溪河这个浩大天地一角的棋盘上,成为了一只小小的卒子!

     虽然不是横行无忌冲锋陷阵的车马炮,亦不是悍守一方护卫王者的象和士,更不是坐居中枢指挥万千兵马的将和帅,只是一只微不起眼的小卒子......

     可好歹迈上了棋盘,而不是之前连棋盘都上不去的炮灰。

     过了河的卒子,可是有着杀死将帅的能力!

     正因为如此,突破至妖兵的武圭不准备再忍了,和以前一样被现实的枷锁捆绑着,他要尽情绽放着自己的光辉,哪怕只是照亮不了整个黑夜的烛火,也比甘于沉沦在黑暗中好上无数倍。

     更何况......

     有压力才有动力!

     冒值得冒的风险,在刀尖上跳舞又何尝不是一种精彩?

     ......

     最强状态百分百爆发!

     望着袭来的诸多攻击,此时只渴望尽情一战发泄出心中种种苦闷的武圭在心里一声默念,同时心念一动,下一刹那毫不迟疑地激活了居于妖府之中的“练皮·坚韧”和“练肉·强壮”这两枚特效妖符,妖力伴随着翻滚的血液疯狂运转着。

     随着妖力的运转,“练皮·坚韧”与“练肉·强壮”两枚特效妖符同时涌出一股力量,扩散至身体表面的皮肤和浑身血肉,坚韧与强壮分别为其加持着,展现出强大的力量。

     只见武圭原本深褐色的皮肤变得更加深邃,表面紧贴漂浮着一道道虚幻符文,居与“碧水铠甲”之下,看起来如同内甲一般。

     与此同时,粗壮如石柱般的四肢粗壮了一圈,肌肉凹凸起伏,将皮肤撑得紧紧的,粗大的筋脉道道凸起,浑身妖气弥漫,展露出无可匹敌的强大力量。

     “分水击!”

     一声怒吼,呈现出最强状态的武圭先是侧了下身子,硬抗了居于最前面且最先动手的张耿一记强力的腰刀劈斩。紧跟着前身骤然立起,浑身妖气翻滚,依附在两只爪子上形成两道硕大的利爪虚影,带着强劲无比的力道和杀伤力成交叉状,对着张耿和后面迎上来的其他人挥去。

     一连串兵器与爪子交织的清脆声响起,武圭一记“分水击”挡下了身前迎来的所有攻击,同时逼开了居于自己身前的张耿。紧接着目光一闪,威势不减地一记撩天爪由下至上地迎着使出“力劈华山”由上至下劈来的老五。

     撩天而上爪子与大力劈下腰刀一触既分,但由于两者实力和肉体力量的差距,武圭犹如泰山般屹然不动,甚至就连身子微微一沉都没有。

     而使出“力劈华山”的老五则是在半空中便被击飞出去,虽然他的身子在空中试图卸力地用力翻滚着,但仍是重重地摔落在巡逻船上的甲板边沿。手中腰刀掉落在一旁,扶着船沿试图站起,不料胸中血气翻滚,猛地吐了口鲜血才好受些,显然受伤不轻。

     “老五!”

     张耿大声地喊着老五的名字回头望了眼他一眼,正好看见他吐血的一幕,没想到实力不在他之下的老五竟然就这样身受重伤了,咬着牙对着身边的林二虎喝道:“二虎,我们上!”语落提刀向前。

     林二虎点了点头,胸中猛吸一口气,怒吼一声:“杀!”,手中红缨长枪一抖,化作一道枪鞭甩向武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