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一章 言语交锋
    日落月升,繁星璀璨,清冷的月光伴随着漫天星光照耀着大地,为深幽的夜晚带来一丝光彩。

     清溪河边,青水城内,城主府中。

     “小地方上不了台面,拿不出什么好茶,莫要见怪。”

     端正居坐于会客厅主位的赵洪福轻轻拨动着手中名贵的白瓷茶杯的茶盖,目光静静地望着杯中的紫色茶叶在茶水中翻滚,趁着热气腾腾轻抿了一口清香的茶水,抬起头望着眼前的项昊及其项怜心与项剑飞姐弟,带着淡淡的笑意问道。

     闻言,项怜心与项剑飞静静地端坐着,仿佛没有听见一般,目光静静地望着手中的茶杯内里,仿佛之中潜藏着万般精彩奥秘一般。

     而项昊则是放下茶杯看着赵洪福,亦笑着说道:“赵城主多虑了,这紫阳灵茶哪怕是在紫剑宗内,亦是上品好茶。”

     将手中的茶杯同样放下,赵洪福收敛起那似有若无地笑容,微微一顿,缓缓问道:“项公子,咱饭也吃了,这茶也正在喝,我想事情也差不多应该拿到台面上来讲了一讲了吧?”

     “莫非赵城主对于我在今日宴席上所言不信?”

     对于赵洪福这话锋一转的话语,项昊并不感到唐突,淡淡一笑,望着对方不答反问一句。

     呵呵一笑,赵洪福面色一转,沉声正道:“项昊公子,咱也不是第一次接触了,难道要拿那些敷衍城中那些世间豪族们的言语来搪塞我?”

     项昊闻言,并不答话,而是笑而不语地望了眼与姐姐项怜心坐于身前的项剑飞一眼,随即低头静默不语。

     接下来这话,他说固然也可以,但雏鹰终究要经历一些考验磨难才能独自展翅高飞,还是要多给年轻人一些机会才是。

     对于他的这个举动,赵洪福并没有感受到被其轻视的想法,在他看来,不管是项昊还是项怜心与项剑飞姐弟两人谁开口都没有关系,只要能知道他想要知道的便可以。

     “既然如此,对于赵城主我们也就不说些客套的虚话了,此行前来确实不是为了商贸一事,而是为了与城主联手再一次覆灭清溪河妖族!”

     感受到自家三叔项昊的目光,项剑飞这回倒是没有想刚刚一样装傻充愣了,手中白瓷茶杯随手放下,目光毫不畏惧地望向瞧过来的赵洪福,中气十足地朗声说道,颇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

     项剑飞的话语令赵洪福有些讶异,思量了一会儿后,摇了摇头,并不赞同项剑飞地话,语气平静地说道:“清溪河妖族自二十六年前那场大战之后,损失惨重不说,再加上这些年青水城与上溪城巡河卫的猎杀,他们完全没有再次兴风作浪的能力,根本没必要兴师动众再一次将其覆灭。”

     乍听起来赵洪福只是在陈诉自己对于再一次覆灭清溪河妖族这件事情的看法,但项剑飞从他的话语里听出,他其实对于自己的这个提议并不感冒。

     也是,只要是一场涉及人数到到百人以上规模的战争,冲来便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作为青水城的城主,他考虑的并不能仅仅只是自己。

     对于赵洪福的推辞项剑飞并不意外,这在他的意料之中,若是赵洪福直接答应了,他还反倒觉得有诈了。

     微微一笑,项剑飞先赞后问地说道:“赵城主,话说这样说没错,但需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谁能保证进过这些年的时间,清溪河的妖族没有缓过劲来呢?又有谁能保证,往后这些妖族不会再次聚集起来攻打青水城呢?”

     顿了顿,望着不动声色的赵洪福,项剑飞随即道出了自己说辞:“要知道,对于青水城与上溪城,这些妖族心里的仇恨可是刻骨铭心,特别是针对青水城这个当时的战场而言。”

     “更何况人妖二族本来便势不两立,斩妖除魔乃我辈人族修真者及武者的本分,剿灭妖族又有何该与不该,值不值得的呢。”

     虽然只有寥寥数语,但项剑飞却是展现出了他不同凡响的见识与见地,无愧于紫剑宗副宗主的儿子所应该具有的素养。

     先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分析了其中的厉害关系,而最后的一点则是站在了人族的大义之上,以整个人族的利益说事。

     听完项剑飞的话语,摇了摇头,赵洪福一副爱莫能助的语气说道:“剑飞公子,你这话说的确实没错,但青水城不是我赵洪福一人的青水城,我不仅要对城里的其他势力负责,更要对我手底下的将士们负责。”

     说完,赵洪福语锋一转,紧接着说道:“当然了,斩妖除魔乃人族本分,这点我自然不会推辞,若剑飞公子愿意自紫剑宗领一批人马前来覆灭清溪河妖族,我自当联络城里的世家豪族们,集合青水城之力于城外为公子建起一座营地。”

     闻言,项昊与项剑飞及项怜心均在心里暗骂一声老狐狸,他们焉能听不出对方话语里的意思,摆明了能在后勤方面帮忙一下之外,什么都别想,想打的话就自从紫剑宗拉人过来,他们青水城不奉陪。

     可他们若着你的可以从紫剑宗拉出一批人马来清溪河的话,又何须找赵洪福呢?

     当然了,他们也并不是没有带人马过来,但那些都是心腹手下,死一两个倒还好,可一场战争怎么可能只死一两个人便能结束,一旦损失过多的人数,不仅心疼,更会威胁到他们这一派在紫剑宗内的地位。

     紫剑宗虽然看起来铁板一块,但内里却要分出一个宗主,两个副宗主,五大长老八个势力,一旦这场战争失败损失过大,项剑飞这个副宗主之一的继承人令下面的人失望的话,可不是所有人都会安安心心地待着,而不是转投于其他人的势力之中。

     毕竟聪明人看待他们这一派别并不仅仅只是注重于眼前光辉,更未来能走多远,能继续走下去多久,带来多大的利益。

     看着油盐不进的赵洪福,项剑飞心中不禁有些急躁,心里一开始压抑着的傲气顿时便忍不住要发泄出来,狠狠地喝斥一番对方。

     让赵洪福知道,对他的尊敬只是不想把双方的脸皮撕破,方便接下来的事情规划,而不是看你得了三分颜色便狂妄无知地开起染坊!

     若真较起劲来,他们想要找他这名青水城的麻烦完全不成问题,那点损失和造成的影响也完全承担得起。

     就在这时,项怜心伸手轻轻地拍了拍项剑飞紧握住椅把的手,望了他一样,令其已经快到了喉咙里的话又咽了下去。

     朝着不解看着自己的弟弟笑了笑,下一秒项怜心收敛起笑意,面色犹如冷冬寒霜般,平静如水的秀目此时冷冷望着赵洪福,轻笑一声道:“赵洪福赵城主,听见你的这些话语,真是很令人失望啊!”

     闻言,赵洪福微微一愣,什么意思,准备翻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