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千里之行
    道不同,不相为谋。

     人各有志,不能强勉。

     半日后,一番如同白开水一样平淡的寒暄之后,武圭离开了,带着临走时虾毛给予的一颗水灵果离开了“箭虾府”,踏上了自己选择的路。

     武圭知道,要想覆灭清溪河两岸,杀上紫剑宗,成为别人的手下并费尽心思帮其征服整个清溪河妖族,使其成为清溪河的实质霸主亦没有用,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坐的位置不一样,思考的方向自然不同,考虑事情的角度亦是多方面。

     霸主,考虑的先是自身的利益,随后才是整体的利益,自己这个属于个人的诉求,又有着巨大的风险的愿望,又岂会考虑?

     更何况,前世种花家的五千多年历史中,可从不缺乏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例子,让人不得不慎重。

     而且通过交谈,武圭能从虾毛和蟹青的话语里听出一股味道,害怕和恐惧的味道。

     当提起青水城和上溪城甚至是紫剑宗的时候,他们的语气里虽然满是憎恨,表现出恨不得啖其肉,食其骨,断其筋,饮其血的样子,当更多的是掩饰其色厉内荏的心虚。

     因此,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拉起一批人马自己来干!

     不过此事目前不急,等过段时间再来考虑如何实行也仍然不晚,毕竟十年都已经过去了,再耗个十年的时间也就那样,自己最起码还有上千年可活,慢慢来,不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武圭报仇,百年不晚。

     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先找个地方,想办法克服一下与鱼卫四战斗暴露出来的缺陷,同时将突破至妖兵境界后获得的传承机会用了,看看能不能人品爆发传承到点好东西。

     念及至此,离开“箭虾府”有段距离后的武圭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划动的四肢不禁停了下来,悠悠地落在河底,脸上冒出一副思索。

     过了片刻,武圭前肢用力在河底一撑,猛地将身体撑起了九十度,摇摇晃晃地试图利用两只后退站立住,就像上辈子还是人的时候一样站立着!

     不过由于这一世成为乌龟活了有二十年,脑海中有关于尚且是人时的站立的记忆早模糊,再加上这一撑的力道用得有点大,支撑了四五秒后直接轰然地朝后倒了下去,来了个底朝天。

     没错,这就是乌龟想出来克服由于修炼太古荒妖之道目前只能保持着兽身,而存在着一些缺陷的办法!

     如果乌龟能在战斗在保持着站立的姿势,甚至是像人一样挥拳,不不不,应当是挥爪,踢腿,转身,跳动,腾跃等各种动作。

     凭借着修炼太古荒妖之道所形成的肉体,自身拥有的千钧力道,武圭相信一旦这个想法成真,对于自己的杀伤力和战斗力的提升无疑是惊人的。

     对照起来,简直就如同前世著名的动漫中的忍者神龟一样!

     但显然,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结果并没有武圭想象中的那样美好。

     一番尝试之后,武圭无奈地发现,这个想法好虽好,但必须要解决掉几个问题才行,否则根本不靠谱。

     首先,是厚重的龟壳导致身体平衡不好把控,很容易导致重心不稳,不过这个问题还好,一番训练后应该不成问题。

     其次,武圭虽然前世是人,有着无数作为人时的记忆,但这辈子作为一只乌龟,身体里一点站立行走的肉体记忆都没有,意识和肉体更是已经养成了四肢行走的习惯,想要像人一样站立行走,无疑是从零开始。

     最后,则是一个令人蛋疼的先天性问题,武圭目前的四肢虽然粗壮,结实有力,但相比于整个身体的而言,却是太过于短小。

     动漫中的忍者神龟若真要算起来,属于修炼上古妖神之道的龟族妖兵,也就是初步变化出人形的妖龟,根本就不是武圭这种原生态的乌龟。

     虽是如此,武圭并不准备放弃这个想法,虽然忍者神龟当不成了,但功法熊猫里不也有只短手短脚的老乌龟码?

     翡翠宫的创始人,号称功夫天下第一,打遍天下无敌手,熊猫阿宝的师傅,江湖人称龟大仙的乌龟大师!

     而且四肢短小的问题也并不是没办法解决,《恒心练体诀》可是附带着三个肉体特效和两个妖力特性,武圭如今只是修炼成了“练皮”“练肉”这两个特效和“大海无量”这个特性,尚有“练筋”特效与“源源不绝”特性尚未修炼而成。

     只要将《恒心练体诀》中的“练筋”修炼有成,能不能凝聚出“练筋”妖符特效还不一定知道,但自己的四肢一定不会再像此时一样短小。

     虽然无法达到像人族的四肢一样的长度,但用来战斗绝对是足够了!

     想到这,武圭的心中充满了希望,同时也暗自幸庆自己并没有选择闭门造车,一味地躲在洞府中苦修,而是选择了走出来,否则也不会发现自身存在着诸多问题。

     或许正因为如此,人族的修真宗门才好派门下弟子出来游历天下,斩妖除魔,或者是举办一些比武斗法大会之类的活动。

     只能说修行一途,唯有不断发现问题,克服与战胜问题才能走得更远,离大道更近一步。

     想到这,武圭决定了,从现在开始,不管要干什么都尽量用站立直走的形式来,一点一滴地积累着着经验,让这种行为形成身体的本能习惯。

     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成,正所谓: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前肢再次用力一撑,一阵摇摇晃晃之后,武圭勉勉强强地站稳了身体,深呼了口气,小心翼翼地迈出了第一步。

     这一步很小,也就二三十公分左右,但对于武圭来说却是个很好的开始。

     稳住身体,武圭再次朝前迈了一步,这一步迈得有些迟疑,以至于在迈出去的过程中差点身体重心失衡,好在还算安稳地走了出去。

     万事开头难,有一就有二,接连两步的成功令武圭信心大增,朝着前方继续前行,虽然还是一步只有二三十公分左右,但却是越走越稳。

     渐渐习惯了小步子的武圭开始试图迈大步子,在迈出去四五米的时候猛地朝前重重地摔了下去,虽然皮糙肉厚没有受什么伤,但却是有点狼狈。

     武圭也没在意,摇了摇头,前肢一撑,再次站了起来继续练习着。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

     哪怕摔倒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

     他也要一百零一次、一千零一次,一万零一次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