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嫦娥下凡?
    说真的,游泳这方面武圭在还是人类的时候就已经会了,想当初他在部队里可是动不动就被拉去黄河入海口去武装强渡,轻轻松松前十就回来的人。

     可是当他成为一只乌龟之后才深刻地发现,游泳这反面的东西,果然还是动物比较牛,人类再厉害也比不过动物,他硬生生地在河里潜游到小河的溪涧源头,不带喘一口气,在水里想用什么姿势游就用什么姿势游,就连水流的流动都能神之又神地感觉到,将其化作一股助力。

     麻溜地钻出水面,看了眼四周,武圭迈动着四肢避开一只出来觅食的河蟹朝着离自己还有一米远左右的溪涧走去,没有一点招惹到对方的意思。

     虽然这只螃蟹也就比自己大上一点点,但战斗力可比自己强多了,天生自带一副盔甲不说,还有两只大钳子,哪像他,除了一副背在身上的盾牌可就啥都没有了。

     走到溪涧处,武圭接着清冷的月光发现身前汇聚的一处小水坑里刚好有三四只和自己以前曾经养过的黑壳虾差不多样子的小虾米,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一股食欲自腹中升腾而起,心中充斥着将他们吃下去的欲望。

     对于这种突然出现的感觉武圭并不意外,也是,乌龟虽然耐饿,十天半个月不吃东西也死不了,但却不代表他们不需要吃东西,只是在没东西吃的时候能抗住不吃罢了。

     虾这东西说好抓好抓,说不好抓也不好抓,不管是在水里还是在地上都特别能跳,动不动就猛地乱跳,一挑就不知道跳到哪里去了。更别提武圭现在只是一只比一元硬币大上一些的小草龟,一只小虾米的体型就差不多有他的五分之一或者六分之一大了,要抓住这样的猎物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就抓那只最大的!

     武圭看着这处不足二十厘米宽的小水坑里游荡的四只小虾米中那只最大的对自己暗暗说道,他如今才刚出生不久,也就硬币大小,按照这些小虾米的体型,一只便能够让自己吃饱,这东西还不好抓,没必要试图全都抓到,只要能抓到那一只最大的小虾米就足够吃得饱饱的了。

     为了避免失败将这些小虾米都惊走,武圭特意绕了个圈,从这处小水坑的入水口踏了进去,他前肢刚刚迈进去一只,产生的波纹和动静立马惊得它们猛地一跳,在水坑里乱窜。

     值得注意的是有一只小虾米朝着出口位置窜了过来,黑蓝色的身体在月光与清水中闪烁着不一样的神秘色彩,略带迷幻,也正是因为如此,黑壳虾这种小虾米才能成为宠物虾被照料在衣食无忧、环境优美的水族缸中。

     面对这只朝着出口窜来的小虾米,武圭猛地朝前迈了两步,脖子一下子伸得长长到底,椭圆的脑袋张开大嘴狠狠地咬了过去,不过却是没有咬到,差之毫厘地被这只小虾米从嘴边溜走了。

     好吧......

     看来做乌龟也不是那么容易......

     扭头看了眼跑进溪涧里不见踪影的小虾米,武圭在心里默默念叨,没想到第一次捕食就这样失败了,前后也就一秒左右的时间,成与不成更是看小虾米与他相遇的那零点零一秒的刹那。

     看着小水坑里剩下的三只小虾米,武圭心里盘算着,看来自己得换个方式才行,不然待会这三只小虾米很有可能一只也抓不到,想要食物要再去寻找不说,还不一定有这么便利。

     想了想,武圭一边注意着小水坑里那三只小虾米的动静,一边在周围寻找着小石头将小水坑的入口堵住,不过石头并不够,他也不敢跑远,免得一回头虾去坑空,于是便挥动着四肢将溪涧旁边的一些泥土和沙土和这些小石头混在一起,硬生生地将小水坑的入口阻拦住。

     捕食都捕到这种地步了,武圭觉得他也真是给龟族丢脸了,抓只小虾米都费这么大的劲。

     看你们还能往哪逃,老子的手心虽然比不上如来佛祖,但你们也只是三只小虾米,连跟猴毛都没有。

     将入口堵起来后,武圭挂着邪恶的笑容迈动着四肢朝着水坑里那三只小虾米走了过去,他并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动作,任凭着感受到水流波动的三只小虾米乱窜,他就不信了,它们还能窜到太阳出来了不成。

     过来一会儿,那三只小虾米果然停了下来,武圭见证瞧准一个时机饿虎扑食地朝着其中一只扑了过去,当快靠近的时候脖子才猛地伸出,嘴巴狠狠地咬了下去,却不料咬住了是咬住了,但由于目前他实在是太小了,嘴巴就那么大,反倒合不上来了,就那样叼着,偏偏口中的小虾米还死命挣扎着。

     小样的,你以为这样我就治不了你了?

     武圭叼着这只小虾米爬出了小水坑,一边看着已经升起来的皓月盘算着待会修炼《龟元经》的时候要怎样接引月华,一边就这样硬生生用时间将脱水的小虾米弄得窒息而死,然后开始享用龟生的第一次大餐。

     吃完后,武圭露出满意的微笑,味道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糟糕,甚至有股清甜的味道,不过自己还是太幼小了,才吃下这样一只小虾米就吃得饱饱的,看样子要快点长大才行。

     背着自己还是草黄色的小龟壳爬到溪涧里一块凸起的石头上,武圭将身子对准月亮所在的位置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心中默念着《龟元经》的法决,意思默默地体内运转,但过了大半个时辰和白天接引日精的时候一样,没有接引到半点月华。

     日精月华就这么难接引吗?

     默默地叹了口气,武圭睁开双眼暗道,他细小如芒的双眼这时忍不住骤然一缩,嘴巴吃惊地张得大大的,心中不确定地问道:莫非自己眼花了?

     只见夜空中一名宫裙粉裳少女正乘风而下,脸色挂着一抹刺着大红牡丹的粉色面巾,柳眉弯弯如月,水汪汪的双目玉如名贵的黑珍珠,青丝柔水般荡漾着,双臂间粉色的长纱犹如薄雾轻舞,再加上身后悬挂于夜空的皓月,整个人看起来犹如嫦娥下凡,仙女在世,让人忍不住升起一片仰慕之情。

     如果没看错的话,武圭敢保证,对方降落的方向,貌似就在他所在的这条溪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