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当年秘事2

     安逸可是个寒门出身,父母还是农户,堪称是寒门中的寒门也不为过了。

     然而,就是这样只能凭着自身的才学才得以推举进入学院的学子,却因为机缘巧合的帮了王狂这个公子哥儿一个小忙,合了他的眼缘,居然被破例推荐进入了这个极度排外的小团伙。

     负责人咬手帕:明明他派了那么多人,无论是故意滋事,还是雪中送炭,都没有用啊……而且他可不止盯了王狂一人,那个小团伙的所有人他都下过手啊……

     然而,哪怕负责人心里再怎么不甘,安逸还是加入了这个让他渴求了很久的小团伙。虽然他在加入之初,也同样经历了重重的磨难和考验,那位负责人也屡屡叹气,深感他稳败无疑,结果打脸的是,人家就这么奇迹般的逆转了,不但获得了这个小团伙的认同,还出色的得到了学院的保举资格,完成了他安排了n久、期盼了n久、却始终毫无寸进的任务。

     得知了这个结果后,负责人真是即喜且悲啊。悲的是,他找了那么多天之骄子,安排了那么多次的偶遇,都没能成功的事情,居然让一个寒门子弟无心之下,轻轻松松的就成功了,让他脸上无光的很啊;而喜的是,既然有人打入了内部,还是个没有后台可以凭依的,他的任务就再次有了希望。

     虽然,这样排外的小团队,除了安逸这个外来者,基本都是祖上相交多年的世交,他们自己也是自穿开裆裤时期便相识的发小,屡屡尝试未果的负责人已经完全放弃加入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但加入进去困难,已经加入进去的呢?负责人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换个角度研究问题,这不,他就退而求其次的找上了安逸。

     甚至,为了稳妥起见,这一次他干脆本人亲自出场,仗着自己不显年纪的娃娃脸,装嫩的伪装成了跟安逸他们同书院的学生,不动声色的悄然接近了目标……

     “等等,你是说,那个人其实是个成年人?多大了?”

     安逸刚讲到关键的地方,王狂就突然出声打断了他。问的还是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气的安逸一口气憋在心里,差点儿吐出血来,咬牙道:“这是你该关注的地方吗?嗯?”

     王狂这才尴尬的收回自己因急切而前倾的身躯,心虚的用食指搔了搔脸,笑道,“嘿嘿,嘿嘿,我就是好奇……对,好奇而已……”

     刚顿了没两秒,他又不甘心的问了句,“那个……你真不能告诉我他到底多大了?你不跟我说清楚,我都没心思考虑别的了。”

     威胁!这是威胁吧!安逸眯了眯眼,眼神锐利的扫了他一眼,却只看到他那一脸的蠢样,完全没有初见时那副狂傲贵公子的做派,只能自己暗暗运气,然后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三十有四。”

     “你怎么知道?”刚得到答案,王狂就嘴快的紧跟着又问了一句。不过,这回不用人提醒,在安逸颇具威胁的眼神下,他自己就默默地败退了,谦卑而讨好的说道,“嘿嘿,你说,你说,我不插嘴了,真的,真不插嘴了……”

     “还有什么可说的?后面你不是知道了吗?”安逸没好气的说,“刚开始我以为他只是想跟我交个朋友,他自身的才学和性格都还勉强和我胃口,没想到等他自以为混熟了,居然坦诚公布的让我拉你们入伙,我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就不顾朋友和家人的人吗?”

     后面的话,安逸没说,王狂也知道了。安逸没有后台,也不敢牵连他们,只能跟那个人虚与委蛇。后来察觉到程文可能被害,拼着一死的危险,他就毅然决然的替了。

     其实,如果他的这些朋友不是都志不在此,安逸本可以不这样做的,毕竟以命相搏也不是谁都能下得了狠心的。奈何,不单单安逸自己心无大志,就连他结交的朋友,也都是天赋凛然,却见惯了勾心斗角,心冷的根本不屑于一搏,这才让安逸彻底放弃把朋友拉入火坑的想法。

     更别说,通过那段日子的交往,安逸已然从那位吕姓首领那里得知的二皇子的为人,小肚鸡肠、睚眦必报、还疑心病甚重,根本就没有明君该有的品质,即便他们成功把这位推上台,换来的也不会是功成身退,反而可能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从龙之功本就是从鲜血中趟出来、用鲜血浇筑的,堪称九死一生也不为过,稍有疏忽,别说自己和家人,九族内都得被牵连。然而,要是这样的赌注,哪怕胜利,换来的也不是荣耀,谁还会去拼?

     可以说,当初的安逸,别说是中毒,哪怕豁上他一条命,甚至千刀万剐,要是能让他和他所在意的所有人,都能从这个必死的死亡漩涡中逃出生天,那也是值得的。尤其,里面还有他完全无辜、毫不知情的父母和族人,那些他的血脉至亲。

     “那、那你也不用……那可是麒麟碎,天下至毒,根本无药可解啊……”终于了解当年内情的王狂,几乎哽咽出声。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这些朋友,身为出身寒门的学子,安逸本可以完全不被这些危险所侵扰,能安安心心读书,顺顺利利科考,然后凭所学谋得一个更加光明更加平坦的未来。

     可现在,因为他们,为了保全他们,这一切,全毁了……

     “你不用这样……”安逸叹了口气,笑容中带着一丝洒脱和超然,“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没人逼我,不是吗?而且,你知道的,我本来就不喜欢那些所谓的功名利禄,这样一来,我反而从中解脱了。”

     “是啊,你只喜欢书而已,你这个大书虫、死懒鬼!要不是为了看更多的书,你是不是连玉泉镇都不愿意去?”王狂没好气的说着,仿佛要喷他一脸似得,然,说着说着,脑海中回忆起他们当年相处的场景,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他身上自从五年前事发后就被莫名束缚着的枷锁,也悄然崩溃。

     “知道就好,我还以为你忘了呢。不过也好,他们不方便来找我,你自己却送上门来,以后我的书籍,就全靠你了!”想到以后日日有新书看的日子,安逸满意的笑了,看着王狂的眼神,也仿佛在看无穷无尽的书籍一样,闪闪发亮。

     “这个好说,我回去就去家里的藏书阁里,给你找书。不过,那个麒麟碎……”王狂眉头紧皱,显然对于这种无解的毒/药很是头疼。

     麒麟碎,顾名思义,麒麟哥儿服下后体质尽毁,再也无法作为男子孕育后代,还体弱多病,身娇力弱,连抄书这类的简单活儿都无法独立完成。最主要的是,这种毒,流传几千载,自面世以来,就无药可解,而且数量稀少,传承至今,甚至连配置的秘方都丢失了。可以说,目前仅剩的成药,已经是最后的绝版了。

     最奇怪的是,这种毒/药,只对麒麟哥儿有这样的毒性,对于普通男人或者女人,都是致命的剧毒,且毒性迅猛,顷刻便可致命,让人救无可救,而且毒发后尸体完全查不出任何的痕迹。

     想来,程文的那位叔叔,也是花了大力气才弄到这种奇毒的,为的就是一击必中,并让他能成功从侄子死亡的事件中脱身。没想到,他当时太紧张,太在意,反而露出了马脚,让安逸借机相替,从而没毒倒对手,自己却先赔了进去……

     “我查过一些资料。服用麒麟碎的人,除了那些当场毙命的,活下来的都能寿终正寝。”安逸淡然的说。那语气完全不想是在谈论与自己的生命息息相关的事情,反而像是在说别人,或者跟自己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在意。

     “寿终正寝?”王狂嗤之以鼻,“你怎么不说那些人连嫁人都不曾?还是你觉得,凭你自己的身体,能承受生产的压力?”

     “生子?你觉得我像是能给别人生孩子的人吗?”安逸眼神斜睨,“哪怕没有中这个所谓的麒麟碎。”

     不像。王狂心说,可那是我弟弟啊,你这么跟我说,真的好吗?

     “对了,一直没问你,你弟弟是干什么的?咱们相交这么多年,可从没听你提过他啊?”别说分离这五年,就是当初相交那三年,他也从未跟自己说过任何关于王猛的事情啊。而且,看王猛的态度,这兄弟俩关系还不赖?真是太奇怪了。

     “咦?猛子没跟你说吗?”王狂吃了一惊,他还以为自己那个闷葫芦似得弟弟早就跟这个人精儿坦诚了,更别说,就是他想瞒,这世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