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当年秘事1

     太过巧合的事情,归根究底,也就不是巧合了。

     被王狂指名道姓的点出了主事者,安逸并不吃惊,要是他这个王家的继承人看不透,他才要吃惊。因此,他仅仅只是笑的越发的自然,“其实你刚刚说的也不错,当年,我确实是顺势而为。”

     王狂:“…………”卧槽!哥刚给你洗白,你就自污,逗我呢这是!绝交,分分钟绝交的节奏有木有!

     安逸完全不理会王狂求科普求解释的小眼神,自顾自的感慨了一句,“当年还仅是出露峥嵘的祸端,如今还没爆发。还真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啊……对了,我记得你们家好像有一个挺大的书院是吧。给我找些书呗。我自己的收藏翻来覆去的看,早就没意思了。”

     王狂:“…………”

     “书当然有,不过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要是不解释清楚,你觉得我会给你书吗?”眉毛一挑,王狂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了。

     “咳,这个啊……”安逸干咳了一声,正色到,“你真的要知道?”

     “当然!”王狂想也不想的回到。这还用问吗?要是不想知道,他至于听到弟弟结亲的对象是他后,就放下手头的工作马不停蹄的赶来?都不是脑子秀逗了。

     “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要知道?”这回,安逸有些迟疑了。

     “…………”王狂不知怎么的,被他这语气一问,心跳骤然快了不少。难道这里面还有很危险的事情不成?

     摇摇头,王狂深呼吸,给自己做好了心里准备,道,“你说吧。这么多年了,那些东西也该见见光了……”

     “不后悔?”

     “不后悔!”王狂咬咬牙,越发坚韧了。

     “好吧。”安逸特别的沉痛的拍了下身下的椅子扶手,站了起来,“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咱们就回屋说吧。”

     王狂:“…………”到底怎么了?至于这么沉痛吗?难道……当初的事情,直到现在还没完?

     从堂屋回到安逸的卧室,一路上安逸沉默的在前面带路,一句话都没有。弄的跟在后面的王狂心里就想有一群小鹿在乱跳一样,乱糟糟的,烦躁极了。就这么几分钟的功夫,他脑子里甚至都转了上千个念头,个个都有完整的爱恨情仇、阴谋诡计……

     然而,就在他以为自己已经忍到尽头,终于可以面临“最后的审判”的时候,等他走进了卧室,看着安逸慢慢的关上了房门,随后慢慢的转过身来,却出乎意料的没有丝毫的沉重和严肃,反而一脸轻松的对他笑道,“别傻站着,坐啊。”

     “不是……到底怎么回事啊?”王狂都被他弄愣了。明明刚刚还那么严肃那么沉重,怎么这会儿……

     “这不是正要跟你说吗?还是你想站着听?没关系,你随意。”安逸手一挥,一撩衣摆,动作特别潇洒的坐下了,还特别自在的斜靠在榻上。

     “…………”隐约感觉到自己被耍了的王狂阴着一张脸,沉默的坐到了安逸对面的椅子上,腿一翘,目光炯炯的盯着他,静等他的解释。

     这回,安逸终于没在辜负他的期望,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后,轻呼出一口浊气,语气带着些回忆的恍惚道,“当初有段时间,一位姓吕的举子经常找我,你知道吧?”

     “知道。那段时间你经常早出晚归的,我们还担心过一段时间,后来发现你们只是在讨论学习,出入的还都是一些书店或者茶楼之类的地方,我们也就没再关注了。”虽然不明白安逸现在提这个人是什么意思,王狂还是老实的回答了自己所知道的那些,然后静等他的后音。

     果然,安逸语气平淡的道:“他是二皇子的人。”那语气,就仿佛说的不是一位皇子的手下,而是在说今天吃的米饭这样简单平常。

     “二皇子?!”王狂可没有安逸这份定力,别说皇子了,就是皇家的旁支他们家都得敬着,这会儿,更是吃惊的眼睛都瞪圆了,“你是说,他是……”

     “没错,就是三皇子安阳王的亲哥哥,当今太子最大的竞争对手,娄江王。”安逸轻描淡写的帮他补充了一句,语气中不但没有对权力至高者的敬畏,反而还带着一丝鄙夷?

     “你……”王狂当然听出了他的隐藏含义,吃惊的看着他。

     然而,安逸可没有给他解释的心情,简明扼要的把当年的来龙去脉跟他讲了讲。

     大庆朝幅员辽阔,当今圣上也算是难得的多子,少见的育有皇子四位,其中排位最末的还是位麒麟哥儿。其中,大皇子即是当今太子,因是皇后嫡子,身份最贵,自幼被立太子之位。

     其后,便是二皇子,娄江王,属地娄江;三皇子安阳王,属地安阳。至于四皇子,二皇子的亲弟弟,则在五年前,已经被圣上下嫁给了他母族嫡支的一位表哥,嫁妆倒是不少,却没有属地,仅在长安城有一座自己的皇子府。

     五年前,那时四皇子还没有出嫁,皇子中除了安阳王有亲哥护着,可以享受一些相对的安宁以外,其他几位皇子都斗得跟乌眼鸡似的,不可开交,把圣上都弄的很是头疼。不过,当时几位皇子也才刚刚入朝参政,权利还都有限,大部分时间倒也相安无事。

     “不是……但是这些都是上层的事情吧,跟咱们,或者说,跟你一个才拿到科举资格的寒门考生有什么关系?”王狂大感头疼,他觉得事情好像比他想的要复杂很多很多。明明他只是个混吃等死,等着继承家业,然后等孩子长大了再把家业传下去的心无大志的士族公子哥儿,怎么……

     不对,那人找他这样的士族出来的继承人还有些道理,但为何会找上寒门出来的,连考试资格都需要额外争取的考生?

     “你以为那人真的是为了找我吗?”安逸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这人只差脸上没写上‘那人脑子没病吧’这句话了,“你也不想想,虽然我是寒门,但跟我结交的你们都是些什么人!”

     其实,安逸这句话只是想提醒他,自己背后牵连的,不只是家人,还有他们这群朋友。没想到,这人今儿可能是忘了带脑子出门?居然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

     “咱们这一群啊,头一个当然是我,安阳城王家的;其后是程文,安阳城程家的;还有李清,李家的;吴涛,吴家的……”等他数完,居然还一脸莫名其妙的问道,“都是只在安阳城排得上号,放整个大庆朝,只能算中下的家族啊。有什么可被人惦记的?而且,即便是让人惦记,那也应该是我这个安阳城第一的王家继承人啊……”

     隐藏含义就是说,怎么会没人找我,反而找上你这个连后台都没有的人呢?

     安逸:“…………”

     深吸一口气,安逸强迫自己镇定,然后让自己忽略眼前这个不带脑子出门的家伙,直言道:“他们看上的可不是你们自己的家族,而是你们所附带的家族网。例如,你的母族,长安城戚家,那个虽然不显山不露水,却传承数千年,一直保持中立的中立领头羊。”

     安逸这么一提点,王狂才终于恍然了,原来,他们只是敲门砖而已啊。

     “不过……”

     王狂刚吐出两个字,已经不耐烦一点一点给他解释的安逸,这回完全不给他说话的时间,痛痛快快的把自己知道的和盘托出。

     说起来很复杂,其实归根究底却很简单,就是二皇子一派,相中了中立派的力量,自己拉拢不着,又怕动作太大着了上面那位的不喜,只能另辟蹊跷,一步步下移,历经重重磨难,找到了安阳城这几个不是大家族的旁支,就是母族强横的公子哥儿们。

     二皇子属下负责人的心声:那些个族长们各各老奸巨猾,滑不留手,还是没成长起来的继承人们,对家族有很深的影响力还涉世未深,比较好忽悠啊……

     奈何,这几位公子哥儿也不是那么好接近的,自幼被家族教导保命安身之道的他们,虽然没什么大志向,也看不上那些个歪门邪道,连爱好也就那么少少的几个,却异常的排外,除了自己的几个固定的伙伴外,连同等家族的继承人想要加入,也极其的困难。让负责人安排的种种人选,连他们的毛都没摸到就铩羽而归了……

     负责人本以为这是个极其简单的差事,才自告奋勇的跑来的,没想到真正办起来却如此的困难。屡屡安排无果后,黔驴技穷的他只能派了高手天天盯,夜夜盯,还要小心谨慎的不被人家家族派遣的护卫发现,简直辛苦异常。

     就在他一天熬过一天,任务毫无寸进,几乎绝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