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第十章变故

     周氏这边在跟小姑娘和她母亲一起谈话,距离较远的另一边,安达在焦急等待中,终于见到了未来可能成为他媳妇儿的人。

     之前虽然听他娘说过这姑娘长得特别好看,安达也曾幻想过她可能会有的样貌。但是,等他真的见到了本人,才发现,他的幻想是多么的浅薄,以至于,仅仅一眼,他的愣住了,还傻傻的盯着人家挪不开眼。

     真漂亮啊……这么漂亮的姑娘,要给他当媳妇儿?

     当、媳、妇、儿……

     安达只觉自己的脑子轰的一下炸开,脑海里一片狼藉,四周也换成了梦幻般的星海图,而他脸上的热潮更是经久不散。

     被安达这么毫不掩饰的紧迫盯人,程慧也不是木头,完全没有感应。本来她因为害羞,还想忍一忍,没想到别人都转移注意力后,那个人还在盯着她,惹得她怒急,顺着目光就看了过来,正巧对上了安达专注的眼神。

     ——被,被发现了?

     安达眼神一慌,仿佛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失礼,急忙低下了头,不敢再乱看,还掩饰性的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茶。然而欲盖弥彰,总有疏漏。一心掩饰的安达,完全不知道他满脸的红霞已经出卖了他……

     也是他低头低的太快,却没注意,程慧跟他目光相撞后,并没有如他一般立即收回目光,反而像看货物一般,快速的把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个仔细,甚至目光回收时,眼中还有些轻视和得意的意味,让旁观的安逸无意中看了个清楚明白。

     安逸:“…………”

     看来,他那位姑姑也不是太一无是处,这回兴许还能帮他们家一个大忙呢。

     上门相看的流程,顺顺利利的完成了,拿着程家给的回礼,安家四口,除了安逸已经不抱希望,甚至还有搞破坏的心思外,其他三人都兴致很高的踏上了回家的路。

     合了八字,还交换了见面礼,接下来就该请媒人正式提亲了。

     安逸虽然对这一桩亲事并不看好,但他自己在爹娘面前还是个孩子,而且他哥哥安达,另一个当事人已经点了头,他也就没有说不的权利。

     就这样,婚事继续。找媒人,买聘礼,周氏拉着安父又脚不沾地的忙碌开来。而安逸,虽然信任自家姑姑的挖墙角能力,却也不能把他哥哥的未来,全赌在她身上,只能借着去看爷爷奶奶,给老人们送东西的功夫,像个勤快的小间谍一样,把程家的情况往好的地方又夸大了两分,卖了个底儿掉,成功收获了自家姑姑和那位表哥势在必得的眼神……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安家这个大家庭内,筹备聘礼的筹备聘礼,挖墙脚的挖墙脚,大家都心思各异的各自忙中有序,有条不紊的忙碌着。而私下里使坏的安逸,在被挑唆者挖墙脚行动成功走上正轨后,反而清闲了下来。

     这天,周氏的聘礼采办刚忙过一个阶段,还没等歇口气,就被媒人找上了门来。

     “你说啥?他们家还要啥?”

     “五十两银子。”金媒婆有些牙疼的复述者。

     “五十两?五两银子都够我们一家一年的花销了,他们家居然问我要五十两?是他们疯了还是我疯了,就算他们家要卖女儿,那女儿也不是金子做的,值这么高的价钱吧?”周氏简直都被气乐了。

     刚开始询问聘礼的时候,那程家态度还好好的,让他们随意。没想到,才几天而已,就不是要金银首饰,就是衣食被褥什么的,上一回居然还异想天开的开口要起了绫罗绸缎?他当他们家姑娘是大户千金还是王孙公主?

     也怪她,知道儿子喜欢人家,就想尽力对人家好,能满足的要求一定满足。没想到,居然养肥了对方的胃口,在她真的添了一匹丝绸进去后,居然再次狮子大开口……

     “金嫂子,你跟我说实话,他们家是不是反悔了,想让我们知难而退呢?”想到这段日子以来的刁难,周氏整张脸都黑了。

     “这不能,这不能,除了安家,他们家还能上哪儿找这么好的亲家啊。”金媒婆竭力的陪着笑脸,不过周氏的话,还是说到了她的心里。难道……她真的被这家人耍了?不成,回头她得再查查才行,不然她多年经营的名声就毁了。

     “算了,你也是传话的,我不为难你,劳驾你再跟他们说一声,五十两没有,聘礼就是之前谈好的那些,他们家姑娘要嫁就嫁,不嫁拉倒!”

     送走了金媒婆,周氏愉快的心情,彻底败坏了,看着手上的聘礼单子,心里直犯嘀咕。明明上门那天还好好的,之后谈聘礼时他们家也挺好,怎么……

     心里藏了事儿,周氏也坐不住了,好不容易等去村里买肉的安父回来,就把媒婆的话和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通。

     “不能吧?”安父虽然也反感对方的贪得无厌,但是要高价想悔婚……眼里没有坏人的安父感觉,这也太天方夜谭了吧?

     “我也不想这样想,就仿佛咱们家阿达多不入人家眼一样,但是他们家前后的态度也差太多,要的东西也越来越离谱。要不是阿逸好说话,体贴他哥,拿出一匹好丝绸,还贴补了二十两银子,咱们家早多少天就已经被掏空了……”

     提到这个,安父也无话可说,他们家在周围几个村都已经算是好过的了,却被一份聘礼给掏了个空,还得拿小儿子的私房来补贴。按理说,他们家的财产,可不都是老大的,老/二也有一份啊。

     “确实该拿主意了……”安父叹了口气,重重的把手上的烟杆放嘴边吸了一大口。

     “你是想……”

     “咱们家可不止一个儿子啊,虽然老/二看着富裕,但是他以后是个什么光景,还真不好说啊……”

     “那程家那边……”

     “我明天去下坡村看看情况,实在不行,就把婚退了吧……”

     退婚二字一出口,夫妇俩都沉默了。过了好半晌,周氏才艰难的开口,“那我等阿达回来了,给他说一声?”

     “……嗯,说说也好,省得他以后埋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