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第四章异常

     没有字疑似富家公子哥儿的王猛,就这样正式的在安逸家扎根了。

     一个人猛地到一个新的地方,安逸起初还以为他会有些不适应什么的,没想到人家简直跟在自己家一样的习惯,第一天还在观察周遭的新环境呢,第二天就已经跟着安家父母下地干活了,还学的有模有样的,简直不要太适应了有木有。

     不过安逸总是觉得他那张脸,让他有种很奇怪的熟悉感,不是像王猛说的跟舅舅长得像的缘故,就是那种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按理说安逸的记性不说是过目不忘吧,在寻常人中也是顶尖儿的,别说见过的人或事很少有忘记的时候,就是厚厚的书籍,他读个两三遍也能完全背诵下来。但偏偏,他还真想不起来自己在哪儿见过这家伙了。这种感觉,真是奇怪透了!

     幸好安逸这人心大,琢磨了两三天依旧毫无线索后,他就不打算在追究了,反正他没感觉到这人对他安家有什么不轨的企图。既然是作为亲戚上门的,那就当是亲戚对待就行了。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安逸表示,他就是个懒人,可从来不是自作聪明的庸人呐……

     然而,安逸不知道的是,在他收回自己打量的目光不再关注后,某个被紧盯的人仿佛有感觉一般,紧绷的身躯都突然有了些松动,就连他那看上去很憨厚的面孔都消失了一丝隐藏的很深的不自然,甚至在彻底放松后,他的额头上反而岑出了些不明显的汗渍……

     放弃追究后,安逸突然发现自己家里多了一个人,还是个身强体壮的勤快人男人,还是有很多好处的。比如,多了一个人下地干活,虽然开始有点帮倒忙的意思,有点拖进度,但等他熟悉了这些活计后,他们一家人都松快了很多,还提早两天完成收割任务,简直神助攻。

     比如,家里人都下地后,家里所有的杂事都得安逸来干,虽然比下地轻松,但安逸的自由时间去寥寥无几了。然而,他发现,新来的那位,不但去地里干活,回来后还能有余力帮他干很多体力活,让他完全恢复了只需做做饭就没事干的没好日子,简直不要更赞!

     于是,哪怕那人吃的多,食量有安达两倍有余,无意中给安逸增添了不少负担,但是为了让他能吃饱喝足有体力有心情干更多的活,安逸还是下意识的花了特别多的心思在做饭上,务必让人心情愉悦不罢工!

     然而,兴奋与得到了一个自己送上门的壮劳力的安逸,却不知道自己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却给自己的父母留下了错误的信号。

     “最近阿逸怎么了?这午饭的伙食……档次有点儿高吧?”其实不止午饭,晚饭看着也一样是花费不小的心思做的,完全不符合自家儿子的一贯作风啊。虽然一直忙着夏收,周氏身为女人,心思也更为细腻一些,显然已经发现了近日里自家儿子的一些反常举动。

     “高?高怎么了?不能是儿子体谅咱们辛苦,要给咱们补一补?”安父比较老实忠厚,听了这话,也没有多想。

     周氏被这话堵得有点膛目结舌,有心想反驳吧,却发现人家说的很有道理。

     啊呸!什么有道理,她又不是说这个问题,明明是在说儿子的异常,怎么跟孝心扯一块儿了。她儿子本来就很孝顺,还用这老头说吗?

     “哎呀,你看你这人,扯哪儿去了,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儿子给你做了好饭,好吃好喝的让你享福,你还不乐意?”安父还以为自家老伴儿有了什么小心思,觉得她有点没事找事,就很不耐烦搭理他了。家里的地是收完了,但是接下来晾晒,碾压,脱皮……等等,活多的都快干不完了,他哪儿还有什么功夫听她说这些个有的没得?纯粹是吃饱了撑的!

     “去,谁说这个了!你也不想想,自从咱们开始夏收,儿子给咱准备的饭菜,有这么耗费心思吗?都是让咱们吃着有胃口,能顺畅的吃饱了营养够了就完事儿了,但是你看看现在的花样,那是奔着吃饱去的……”周氏一看这人死脑筋,还没转过弯儿来,索性就不费那个心思让他自己响了,反而一条一条的掰开了揉碎了仔细的给他分析了分析,“咱儿子你也了解,那是个懒到天边儿去的,一贯是以实用为主,什么时候花心思做这些表面功夫?”

     “这……”安父一听,还真挺不对劲儿的,“可是他能有什么不对劲儿?”

     “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我是发现他现在做饭这么精致,这么钻研,是从猛子来了之后的事儿,你说可不可能……”说到这,周氏的声音突然小了下去,跟安父咬起了耳朵。

     “你是说咱阿逸,对猛子?不可能吧?”安父才听了一耳朵,就忍不住喊了一嗓子。虽然周氏说的有理有据的,听起来也挺有道理的,但是猛子?安父摇头,觉得有些玄。他们家安逸眼光多高呢,当初在安阳城的时候,虽然家里知道的事情不多,但是好友上门,隐晦提婚的事儿,他还是知道的,就是那样的富裕人家,自家儿子还没瞧上,能看上这个明显心灰意冷、远走他乡,来投靠母家亲戚的?

     “你别嚷嚷啊,叫旁人听见了。”周氏一看他不管不顾的叫唤,急忙把他拉了回来,低声喝住他,又在他耳边嘀嘀咕咕起来。

     “可是,我还是不信。虽然我给儿子娶媳妇的心思已经淡了,但是他能嫁出去?”安父鼻子哼了一声。他儿子啊,在懒名流传出去之前,还是有不少媒人来提亲的,嫁的娶的都有,行情比他哥哥好多了,结果还不是谁也没看上?“等你小儿子嫁人,你还不如先操心操心你大儿子的婚事来的有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