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第六章掩饰

     不提被“撵”走的安达,安逸被这么一闹,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虽然他自觉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他确实对待那人表现特殊了(虽然是因为想要把这个好用的劳力绑的更牢靠一些)。

     不过也不算晚,幸好目前只是自己的亲人怀疑,自己解释解释,也就没什么大问题了。现在,就只希望另一个事件的当事人别也想歪就成。

     安逸扶额,他把自己当男人都已经习惯了,居然没想到自己也有可能成为婚嫁的一方。怪不得,回村后,感觉以前一直围绕着他请教的同辈们,都不再往他跟前凑了。原来,是为了避嫌吗?

     想到村里那些人对他避之惟恐不及的样子,安逸嘴角不由自主的就抽了抽。以前还以为他们是嫌弃他身子弱,名声也不好了呢,没想到,他们是怕自己赖上来求婚吗?

     卧槽!想太多了有木有。他安逸当初连达官贵人都看不上,现在哪怕落魄了,眼光也不会低到这种程度吧……

     呼……不过这种误会,还是不要出现才好。看来,他最近需要试探试探那人到底误会了没有。没有最好,要是真误会了,他也好有个对策,把这个误会完美的消除。

     然而,事情却并不如安逸所想的那样简单。

     因为他还没来得及试探,就已经发现对方对自己若有似无的关注。

     关注?为毛。

     是因为自己的举动所引来的遐想?还是那股熟悉感所带来的试探和观察?安逸不知道,也不敢深想。毕竟他一个废人,应该也已经没有什么剩余价值可利用了吧?

     安逸自嘲的笑了笑,感觉自己这么想有种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感觉。不过计划就是计划,他并没有取消计划的打算。

     然而,结果却十分的出人意料——那人居然真的没发现他的特殊对待?

     没发现,也没误会,难道这人还看上了他不成?安逸不信。他虽然是麒麟哥儿,长相也很俊美,但五官却有些阴柔,不符合时下的审美。而且他还……

     同村人都已经躲着他了,难道一个外面来的,很可能接触过他的以前的贵族公子哥儿,还能看上他不成?他安逸虽然自持,却从来不会自视甚高、自作多情。

     常言道:排除不可能,剩下的那个,哪怕再不可思议,也是唯一的答案。

     那么,这个人,也许还真的有可能是来自那个世界,也对他的过往有所了解的人了啊……

     带着这种猜测,安逸之后的日子里,不知不觉就越发的关注王猛了,眼神也不由自主的总忘他那里瞟。

     他不知道的是,就是他这种防备性的关注和试探,让本就误会的安家人误会更深了。而另一个当事人王猛,居然在凭着自身敏锐感知察觉到他的视线后,反而以为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羞涩的完全不敢在再看他。

     安逸:“…………”

     这到底是心虚呢?还是心虚呢?还是心虚呢?

     卧槽!不至于吧?心虚的耳朵都红了!到底是哪位这么心大,才会派来这种水平的卧底啊!

     扶额,安逸表示,对于这种结果,他也是醉了。完全没有心思对弈的*啊有木有。简直心塞!

     不敢置信的安逸感觉心塞的同时,却忘记了自己在小心的打量别人,以至于他之前撇过去的视线越来越直,越来越光明正大,到后来已经不是隐晦的观察,而成了瞪视了。

     与之对应的,他视线越来越有存在感之时,王猛心里的羞涩也越来越浓,心脏如打鼓不说,脑袋也越来越低,原本只有一层浅红的耳垂颜色也通红的扩展到脖子根儿……

     王猛:他在看我,他在看我,他在看我!他,他的眼神好有侵略性啊。难道,难道阿逸其实也对我……不不不,也许这只是我的自作多情,不能瞎想,不能瞎想,不能瞎想……

     看到这一幕,安家人的“误会”更深了,而且还是直接从自家孩子的单相思过渡到了双方两情相悦。

     安达:我擦,都这样了,他居然还敢否认?真当我们都是瞎的呢!果然,弟弟长大后,更像泥鳅了,忒滑溜了!

     周氏:果然,我当时的感觉是对的,也许再过不久,我就能给阿逸准备婚礼了?等等,光想着怎么把小儿子嫁出去了,他们家大儿子还没娶亲呢……

     安父:唉……原来老伴儿还真没瞎想啊。想想不久以后就要家儿子了,心里好心酸啊……

     饭桌上,一桌子人就这样心思各异的想着,思绪还越飘越远,都顾不上吃饭了。

     安家老两口还好些,也许是经验太多,熟能生巧,虽然没到什么菜,米饭一口一口的还是吃的很顺溜的。

     然而“手生”的安达,安逸,还有王猛,不是停住了筷子,筷子夹空,就是米饭送错了地方。场面简直混乱的让人不忍直视。

     安逸就是那个筷子停住的。在他无意中手一松,筷子上夹着的菜掉在衣服上后,他终于清醒了。

     安逸:“…………”

     卧槽!他刚才到底想什么了,才能看着一个粗壮大汉愣神啊?希望没被发现,希望没被发现……

     他急忙收回自己的视线,低下头,一边小心的把沾到衣服上的菜弄掉,一边故作自然的又夹了口新菜放进嘴里。然而,等他小心翼翼的开始观察众人的反应时,才发现,原来大家都“没在”吃饭啊……

     顿时,安逸心也不虚了,也不用掩饰了,腰一挺,头一抬,脸上带着如浴春风的笑容,还清了清嗓子,“咦?大家怎么光吃饭不吃菜啊?是我今天做的味道不好吗?”

     声音乍响,满座惊醒。众人这才发现自己的失常,都纷纷手忙脚乱的掩饰起来。

     看着家人和王猛漏洞百出的掩饰,安逸更乐了。虽然他自己之前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但是,谁让他没被发现呢?

     安逸:我果然变坏了,居然这么喜欢看别人出丑。不过,真的太可乐了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