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第五章试探

     虽然不信,也吩咐了周氏让他不要瞎想,安父还是被周氏最后一句“万一是真的,你觉得这个儿婿成不”给问住了。

     在观察了两天,发现自家儿子确实对人家很是殷勤后,他还就真的开始很认真的考虑起这个问题了。

     安父这边在观察可能成为他儿婿的人,旁观的安达意识到有情况,前来刺探军情了。

     “爹啊,你总看猛子干吗呀?看的现在人家都不敢给你身边凑了。有啥问题你跟我说说呗?”

     “嗯……”安父心里一想,安达虽然还没成家,却已经是可以定立门户的大人了,而且这还是关乎他亲弟弟的一生,给他说说也无妨,就小声的把周氏的猜测和发现这么一说。

     “啥?安逸和猛子?不会吧?”阿达的反映跟当初安父那还真是如出一辙,眼一瞪就表示不信。

     “我刚开始也不信,你弟当初眼光多高呢,要能定,早几百年就定出去了,哪至于现在名声坏了,也没人理了……但是经过我这两天的观察啊,发现你弟对猛子还真有些不一样,别是因为愁嫁想随便把自己打发了吧?”安父有些不安的猜测着。

     他自己虽然不在意儿子终生不娶还是不嫁的,别说是一个儿子就是一个姑娘,他们安家还养得起。但是万一他儿子自己不愿连累他们呢?他儿子有多在意家人,他这个当爹的哪能不知道啊。

     可……他也心疼儿子受委屈,过的不舒坦啊。委曲求全什么的,那是他身为天之骄子的儿子?想想他都心疼睡不着觉啊!

     “这……要不我去问问?”就怕阿逸不给他说实话啊。安达这会儿也开始愁得抓耳挠腮了。

     他爹的推测虽然不靠谱,但是万一……

     他弟那个人精,要是不想说,谁还能从他嘴里掏出实话?要不然,他们家也不会至今都不知道阿逸在城里过的到底怎么样,又怎样受的那么严重的伤啊。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安逸就从众人眼中的金龟婿香饽饽变成了现在无人问津的可怜虫。明明他当年已经有机会去参加科举,还是名列前茅,能当大官的啊……

     算了,想那些干吗,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他还是先问问看再说吧。要是真不喜欢,他安达还不至于养不起自己的弟弟!

     显然,安达和安父想到一块儿去了。虽然知道可能无功而返,但是安逸从不说谎这一点,还是让父子二人对于此行抱有一丝希望的。

     “那个……阿逸啊。”安达是个心里憋不住事的,说是找时间,但告别了安父后,他想来想去就是坐不住,转了一个弯儿就找到了安逸。

     “咋了?啥事儿你说,怎么还神神秘秘起来了。”安逸看着在自己卧室门口探头探脑的哥哥,特别淡定的让人进来,靠在美人榻上,也不起身,一手拿书一手随意点了点离他最近的椅子,语气特别云淡风轻,“坐。”

     安达嘿嘿一笑,对这种态度已经特别习惯了,也不在意,径直坐在那张椅子上。

     “好了,快别笑了,我又不是姑娘,不可能受你影响的。你快说来找我干嘛吧,我一会儿还得去做饭呢。”安逸不雅的白了他一眼。连说个事都磨磨唧唧的,到底什么时候能不让人操心?反正他是不信,男人结了婚就成熟稳重这等自欺欺人的鬼话的!

     “那个……”安达刚想说,话到嘴边就又给吞了回去。这话咋说?难道要他直接问,你看上住进咱家那个猛子了吗?要是是还好说,要是不是……他弟会不会一反常态的把他轰出去啊?

     “那个啥?有事说事,吞吞吐吐的像个什么样子啊,还是不是个男人啊!”安逸不耐烦了,放下正在看的书,眼睛直视他,“说!”

     说个事而已,有什么可犹豫不决的?想好就说,想不好回去想好了再来啊。都没想好咋说呢就找上门来,要不是他亲哥,谁有功夫跟他磨牙好吧。

     真*的愁人!就这样的,他要是娶了媳妇儿,真的不会被欺压到死吗?按族里的规矩,他爹娘以后可都得跟着大哥过的,他自己被媳妇儿管的狠也就算了,要是牵连到自家的爹娘受苦……

     安逸思维发散性的扩散还越想越远,甚至已经开始琢磨该给自家哥哥找个什么样的媳妇儿,才能即让哥哥犯傻的时候有人不嫌弃能管的住,还能孝顺的以后不至于有胆敢欺压自家的爹娘。

     还没等他琢磨出味儿来,被他那一句“还是不是个男人”一刺激,又被命令式的道了一声“说”,让安达下意识的就把心头的疑问说了,还一点都不带磕绊不带委婉的。

     “等等,你是说……我,看上了,那个……王猛?”安逸吃惊的连个形容词都没说出来,仅能用对方的全称来表明自己的吃惊,“是什么让你有了这种……荒唐的猜想?”

     荒唐?安达楞了一下,这个词用的……“不是你干吗对人家那么殷勤?难道,你是担心自己嫁不出去会影响家里?”

     “我……”安逸被他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缓过来,“你今儿来,就是问我是不是对他有意思?”

     “啊……”看弟弟的表情,安达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来错了。可是,他要不是对人家有意思,他干吗对人家那么照顾?不知道这样会让人误会吗?

     安逸还真不知道,而且他更没想到的是,最先误会他的人,居然是他娘。

     “行了,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安逸一副你可以跪安了的表情,赶苍蝇一般特别嫌弃的挥了挥手。于是,习惯被这样对待的安家大哥顺从的就站起身,走了出去,到了门口,还特别自觉关上了房门。

     然而,等他恍恍惚惚的走回堂屋,见到自家阿爹,“不对啊,我怎么就出来了?他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安家老爹特气定神闲的送了他一对眼白并赠送一个字,“蠢!”

     安家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