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第八章安秀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因为就约在两天后,时间很紧张,周氏带着安达就忙活开来,不是去玉柳镇采办,就是去别的村赶集,就位给大儿子置办一份体面的见面礼,给自己家也给未来的亲家做脸面。

     就这样,到了正日子前一天,周氏带着安达又早早的出门了,安家就留下安父和安逸。

     “二哥在家没?”

     这会儿正上午九点多,日头还不是很足,安父正在后院整理菜地,听到了喊声急忙放下刚□□的杂草,拍了拍手上的土,走了出来。

     “小妹啊,你咋来了?”安父开门的时候,还以为是同村的邻居,没想到居然是远嫁到张家集的妹妹,脸上瞬间就乐出了花,“快进来快进来,你先坐那儿歇一会儿,我去给你倒杯水来。”

     “二哥,不忙,给来杯糖水就成。”安秀完全不被自己当外人,走到葡萄藤下,一屁股就坐在了躺椅上。

     糖水?那可是金贵的玩意儿,有钱都不好买啊。安父刚走两步,想回头说什么,但一看到好长时间没见过面的妹妹……算了,自己的亲妹子,一杯糖水他还送的起。

     自打他妹妹远嫁后,跟娘家来往就不方便了,也就过年的时候能回来一次,现在居然出现在他家门口……

     安父初见妹妹时的开心和喜悦,有了一丝不安,脑子里的念头更是不受控制的就转了起来。

     那张家集可是正对着望山村,在玉柳镇的另一侧呢。来回一趟,坐着牛车都需要六七个小时,他妹子嫌弃路太远,除了有特别重要的事儿,根本就不会回来,那她这一回来是……

     心里有了事儿,安父也稳不住了,急忙倒了一大碗糖水,端着就过来了。

     “秀啊,你咋这时候回来啊,是家里有啥事儿了吗?你跟哥说说,哥给你想想辙,不行还有大哥和爹娘呢。”安父这人一向是有啥说啥,把糖水一递,随便找了个靠得近的石椅坐下,就噼里啪啦的问了出来。

     “二哥你别担心,也没啥大事儿,就是想给你外甥找个媳妇儿,来找咱娘帮着给牵牵线,支支招。然后顺道来看看你。”

     “原来是为了天宝的婚事啊。那你看过爹娘了?咱娘咋说?”一听是为了外甥的婚事,安父心里默默地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在夫家受气了就成,真是吓了他一大跳。

     “还能咋说?咱村里目前没有合适的呗。”安秀说着,眼珠一转,“对了,家里就你一个人在啊,我嫂子和我俩外甥呢?”

     听妹妹问自己家人的情况,安父也没多心,笑呵呵的给说了,“你嫂子跟阿达去置办见面礼去了,阿逸在屋里睡觉呢。”

     “置办见面礼?”安秀一听这个,眼睛都亮了,“阿达已经找到相看的人家了?真好。哪家的?”

     “是下坡村程家的,在家里是老小,听说为人很孝顺,人长得也周正,说好明天让我跟你嫂子带着阿达上门去看看呢。”说到这个给安达介绍的小姑娘,安父忍不住有些得意。那姑娘听说在他们村里还是个少见的美人呢,能说给他们阿达,还真是天降的福气呢。

     “下坡村程家?就是那个孩子很多,家里也过得不错的程家?”安秀的眼睛已经不止是亮了,而是燃起了熊熊的*之火,追问的就更急了,“是程家哪户的?”

     安父被妹妹的急切弄得一愣,心宽的还以为她真的担心自己的外甥呢,也不隐瞒,把打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都说了。

     等安父把知道的都说清楚了,安秀终于带着一肚子消息和一袋子粮食,心满意足的走了,临走时还把那碗她之前喝的差不多的糖水一口给喝了个精光。

     虽然搭了一袋子粮食,能见到了妹妹,还把自家的喜事儿显摆了一把,安父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哼着小曲儿就把那只盛过糖水的碗拿到井边洗了。

     已经醒来,听到动静儿出来的安逸,一出门就看到了这个场景,“爹,刚刚谁来了?”

     “你姑姑,说是来咱们村给你天宝弟弟找媳妇儿的,先去了你大伯家,顺带来咱们家看看。”

     “我姑姑?”安逸修长的眉毛一挑,“这回你又送了什么?”

     “送……”安父身子一僵,笑容有些尴尬,“就一袋粮食,你姑姑家里也挺不容易的……”

     “哦。”安逸可有可无的点头,只一袋粮食的话,按他那个姑姑的性子,应该不会满足……

     “你们聊了些什么?”

     “就聊了聊给你大哥介绍的那个对象啊,还能聊啥?你们都对我给你姑东西有意见,瞧瞧,你姑多关心你哥,对那姑娘问的可细致了,就怕你哥以后吃亏呢。”想到妹妹刚才的热情,安父的心虚瞬间消失,特别理直气壮,心里也老慰贴了。

     “问了我哥那对象的情况?还特别详细?”安逸眉头皱起,心里的不安若隐若现,当下,也完全顾不得安父那微妙的小心思,急忙追问,“那你说了?”

     “说了啊,你姑又不是外人。”安父被这话问的一愣,再一看儿子的表情,下意识的心里就有些慌了,“你是说……不会不会,你肯定是想多了,那是你亲姑,咋能祸祸你哥,她亲外甥呢?”

     “我也希望是我想多了。不过你之前说,她是来给她儿子找媳妇儿的?希望这外甥,就算比儿子差,也不差太多吧。”摇摇头,安逸扭头回屋了。才早上十点,他还可以再赖一会儿再去做午饭。

     至于他哥相看的对象?能被还不如他们家的人给挖走,不是眼光有问题,就是那姑娘不是个安分的,散了也挺好的。

     安父:“…………”

     难道,这次他真的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