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上门找茬

     这天,太阳明媚,徐徐的清风带来丝丝凉意,在房间闷了一天的安逸趁着太阳刚落山的余韵,终于走出了房门。

     在这个时间点儿看到他,王猛特别诧异,“怎么出来了?有事儿啊?”

     安逸笑着摇了摇头,“没事,我刚刚算了算时间,过会儿应该有人要找上门来,所以我得在那之前趁着凉快赶紧透透气,顺便让自己清醒清醒。”

     “……啊?”王猛两个大大的丹凤眼呆滞住了,完全就是一副有听没有懂的样子,“上门?你跟谁约好了要见面吗?”

     安逸知道王猛没理解,也不给解释,看到他那副啥样儿反而轻笑出声,淡淡的说了另一番话:“三天了……本来就耐性不足,现在就更是坐不住了吧?”

     王猛:“…………”qaq求说人话,谢谢!

     可惜,某人恶劣因子发作,就是不肯明白的给他解释,反而特别随性的在前院儿的躺椅上坐定,还指使他去泡了一壶浓茶——祛火,又搬了一沓书,静静的看了起来。

     王猛摸不着头脑的挠了挠头,感觉对方除了神秘点儿,把看书的地方换到了院子里,也没跟往常有什么差别,但又怕自己离开他有什么需求达不成,就只好呆立在原地等他吩咐。

     “嗯?你还没走啊?我这里没事了,你忙你的去吧。”安逸翻过一页书,察觉到他还在原地等着,轻描淡写的抬头瞄了他一眼,挥了挥手,就又聚精会神看起了自己的书,那态度轻慢的仿佛他是个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无关紧要的人一般。

     这要是换了别人,哪怕不是富贵家里出来的公子哥儿,这会儿也得气炸了,可王猛……

     王猛重重的“诶”了一声,兴高采烈的忙活起来,一会儿扫扫地,一会儿劈劈柴,一会儿又跑去后院儿打了桶水过来,给果树浇了水,忙活的更起劲儿了!

     王猛:阿逸给他说话好自然,吩咐他做事也完全不见外,这是把他当自己人啊有木有!才这么几天,阿逸就已经不拿他当外人了,那他抱得美人归的日子不就近在咫尺了?好棒啊!简直棒呆有木有~!

     安逸:“…………”又抽什么风呢?

     时光流逝,岁月静好。院子里一人在静静的看书,一人在忙忙碌碌的干活,虽然院子里嘈杂声音不断,远远望去,场面却意外的和谐。

     等安逸的那一沓书都被翻过一遍,忙碌的王猛再也找不到一点儿活儿计在安逸身旁的竹椅上坐定,安逸声称要等的人,还是没来。

     安逸眉头紧锁:出了什么问题了?还是……那人的个性,并不如他外显的那么急躁?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就该准备第二套方案了……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王猛急问。又、又是那种凉飕飕,毛骨悚然的感觉。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再次体会到这种感觉,他真的再也没办法说服自己那是自己的错觉了。

     哟呵~,还挺敏感的吗?安逸轻笑,也不接他的话茬,淡定的道,“我爹娘说过会什么时候回来吗?送个聘礼而已,应该不会花很多时间吧。”

     “姨夫姨母他们?难道你之前说要等的人是他们?”王猛几乎是立刻就松了一口气,虽然心里还是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儿,“送聘礼本来就是大事,里面繁杂的手续很多的,而且一路吹吹打打的过去,也要花费不少时间,能天黑前回来就不错了。”

     “哦,这样啊。”安逸听后,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就从那一沓书里又抽出了一本,细细看了起来。

     王猛:“…………”

     王猛一看他在看书,下意识就闭上了嘴巴,连喝茶的动作也轻了很多,就怕打扰到他,然而,等他眼神无意中晃过那本书的书名——《沐子先生启示录》时,才惊讶的两眼迷茫的问出了声:“这不是你刚刚看的第一本书吗?”

     “是啊。”安逸点头,很是不为所动的把书翻过了一页。

     “你没看完吗?”

     “看完了。”

     “那怎么……”

     安逸笑得一脸温暖:“须知,温故而知新。怎能不求甚解?”说着,安逸还失望的看了他一眼,仿佛对他的不上进特别失望。

     其实,不止安逸手上和身侧桌子上的这些书,就连他堆了满满一屋子的那些,他都已经看过不止一遍了。毕竟在现如今这个时代,书籍还是很珍贵的东西,哪怕有了印刷术存在,市面上的书籍已经较过去多了很多了,但那些孤本和善本,也还是被秘藏在权势之家的书房,成为他们传承的底蕴,轻易不见外人。

     安逸的这些书,除了友人相赠和私人购买,大半还是他当初名声大显时,从各处抄来的呢。所以,他对这些书籍,一贯很珍惜,看过一遍又一遍,一方面是书籍难得,除了现有的这些,他目前也没什么途径弄别的了,另一方面,则是哪怕他能一目十行,博闻强记,几乎要把书籍的内容倒背如流,每每温故,他还是能从中体会到新的东西。

     温故而知新,如是而已。故人诚不欺吾也!

     而被说不求甚解的王猛:天生晕书本怎么都学习不进去,怪我咯~。

     除了兵书以外,他王猛连一本《三字经》都没有背完整过,打手板、罚跪、罚抄书……等等的惩罚不计其数,他娘和他爹都已经放弃了,连他那天才的哥哥在最初的不信后,也默认了这个事实,勉强让他把字认全,也不管他了,还怎么要求他“求甚解”啊?!

     王猛在心里为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泪,张了张嘴,想跟安逸解释一下。只听“嘭”的一声,院门被人一脚踹开。

     安然眼前一亮:来了!

     而被打断的王猛大怒,转头就对着大门口的那人怒目而视,那目光锐利的就仿佛要把人刺穿一样,他身上经历过鲜血洗礼的杀气更是不要钱的往外撒:“谁——?!”

     “喝……”吩咐小厮们踹开门,正准备昂首阔步的迈进来的一身锦衣的富家公子被瞪的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睛愣是不敢再跟他对视了,就连身体也在杀气的覆盖下,仿若赤/身/裸/体的进入冰天雪地一般,彻底僵硬住了……

     “少、少、少爷……”那位少爷身侧的小厮更是不堪,被吓的哆哆嗦嗦的胆子都快破了,救助一般拉了拉自家少爷的衣袖。

     小厮:呜呜呜……救命……好可怕啊少爷……

     安逸:“…………”这跟他的剧本不一样啊?

     口胡!人都吓破胆了,他还怎么演下去啊?难道要把人吓跑,自己接盘吗?安逸怒,右手隐晦的在某人大腿上狠狠的来了一下——整整一大圈儿,三百六十度那种,感觉特别的酸爽!

     那些肆意释放的杀气一顿,杀气的主人就委屈的望着他要维护的人,却只得到了人家满含警告的眼神,只能默默的颓败了……

     王猛:宝宝心里苦!宝宝心好塞!呜呜呜……明明他是好心啊……

     衣袖被拉,那位少爷僵硬的思维有了些活络,加之那些四溢的杀气被收了回去,缓了一会儿后,他终于清醒了过来并想起来自己此行的目的。少爷又环顾了一周,见自己带来的一溜儿的小厮们都还在,仿佛得到了一些底气一般,硬挺着自己颤颤巍巍的心,昂首阔步的大步走了进来。

     “哪位是安逸?”少爷越走越顺,心里的不安也仿佛消失了一般,又恢复了之前天之骄子的骄傲和自信。

     安逸注意到了对方的姿态,隐晦的挑了挑唇角,腰一挺,书一放,泰然自若的姿态尽数收了起来,还故意把头高高的一抬,活脱脱就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那演技,在后世就是奥斯卡金奖的得主也比不上啊。

     “本人就是。还没请教……”

     “听说……你要跟我抢人?”可惜,那少爷根本就没搭理他的话茬,仰起头,趾高气扬的拉着长调,样子特别的不可一世,也特别的不屑一顾。

     “抢人?”安逸特无辜的笑了笑,再次反问道,“请问你哪位?”

     “我……”少爷气结,皮笑肉不笑的介绍自己,“我是玉柳镇上唯一的玉石行——金玉良缘的少东家,米家糖果的表兄,白敬初!你说我是谁?”

     “哦~~……没听说过。”安逸耸肩,还气死人不偿命的对着王猛道,“这人是不是有哪里不正常啊?他自己是谁,连自己都不知道吗?干吗问我啊!”

     王猛配合着点了点头,这会儿他也看出来安逸是在演戏戏耍这人了,只能但笑不语,不让自己露出破绽以至于阿逸做出来的西洋镜被拆穿。

     ——阿逸好不容易有个闲情逸致逗人玩儿,也让自己活跃的有了丝少年心气儿,他又怎能不鼎力支持呢?

     “你——”白敬初气的喘了口粗气儿,心里特别想不顾一切的发泄一通,但想到自己的目的,又强硬的压下自己的怒过,道:“我不跟你说这些没用的,你也别跟我扯皮装傻!我是糖果的未婚夫,经过双方家长认同的,无论你对她有什么遐想和企图,你都不可能得逞,识相的,你就自己主动消失吧!”

     “未婚夫?”安逸挑眉,特别的不屑一顾,“这是你自封的吧?我怎么听说糖果情愿出家也不嫁给你呢?据说她都绝食抗议了,就这样你也敢自称是她未婚夫?我倒是认为,比起你来,我的机会还更大些,毕竟糖果可从未对我表示过恶感呢。”

     “啊,对了,我的命还是糖果救的呢。”安逸小人得志一般得意一笑,“她自己都不会水的,却能拼死把我救上岸,可见对我的情义,不是我的一厢情愿啊……”

     白敬初:“…………”

     白敬初这会儿已经被气的只有喘气的力气了。连身后带来想仗势欺人或者说震慑用的一群小厮和手下,这会儿也忘了个精光,脑子里只有安逸所说的“有情义”三个字。

     尼玛!糖果对你有情义?那他这个少爷、这个青梅竹马的表哥算什么?多年来的情谊就这么不值一文吗?白敬初不想承认,可他确实接到了糖果宁死也不嫁他的回复,这让他如何自欺欺人?

     贴身小厮,就是之前拉白敬初衣袖的那位,眼见者自家少爷被对方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担心的扶着他的胳膊,轻唤了他一声,“少爷……”

     白敬初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然后眼神示意跟着来的随从里最高大威猛的一个:上!

     那随从接到指示,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感觉无奈又好笑,面上却张扬跋扈的把狐假虎威的精髓表现了出来,“安逸是吧,我家少爷已经把你的老底儿摸透了,你也不用在故作清高,不过就是个过了气的才子,还是个远近驰名、遭人唾弃、没人要的麒麟哥儿,还想跟我们少爷抢人?你真是天真!”

     “我们白家在玉柳镇可是第一大户,米家老爷跟我们家老爷更是世交,你以为攀上了米家小姐,你就万无一失、万事无忧了?得罪了我们少爷,等不到你奸计得逞,我们就能分分钟弄死你还有你的家族,有我们白米两家多年的交情在,只要你一天没成为米家姑爷,米家老爷就不会保你,你还是识相些,收了我们少爷的好处,自己退出吧!”

     “好处?”安逸轻笑,眼神在那一摞书籍上晃过,仿佛在暗示什么。

     那随从立马就误会了,还以为他看不上自己所说的好处,不想放弃米家这条大鱼,立马接道:“望山村占地五十亩的良田,另一百两的黄金。怎么样?够诚意了吧?即便你娶到了米家小姐,米家也不会给你这么多的,毕竟是外加的姑娘,跟我们白家唯一的少爷可不能比。而且,我可听说,你们安家至今也才十几亩土地吧?有了这五十亩,也可谓是一夜暴富了吧?”

     “当然,你也可以不同意,等着我们白家的报复,要是一个不小心,弄过了,得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也别怪我没提醒你噢~。”

     随从长篇大段的一说完,气定神闲道:“好了,现在你可以选了,是选五十亩良田外加一百两黄金,过你的富裕日子呢?还是选我们少爷的报复,豁上你全族平静安逸的生活……”

     安逸有些犹豫的点了点自己的脑袋,纠结的表情溢于言表。

     随从乐了,以为自己胜券在握,“怎么样?古人云:识时务者为俊杰。像安公子这样的聪明人,应该已经有了决策了吧?”

     “不。”安逸摇摇头,“我是在想,你刚刚说过的话……”

     “怎么?有问题?”随从不明所以。

     “你刚刚……该不会是在暗示我,要先下手为强,赶紧把米家小姐弄到手再说吧?”

     “你、你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这样说过!”随从气的脸红脖子粗的,急忙回看自家少爷,慌乱的解释道:“少爷,他胡说!”

     “谁血口喷人,谁胡说了!”安逸不满道,“明明是你说的,只要我一天不成为米家的姑爷,米家老爷就不会保我。换句话不就是说,我成了米家的姑爷后,就可以安枕无忧了?你这不是暗示是什么?”

     安逸忍不住私下翻了个白眼,切,就这智商,也敢跟我斗?还家破人亡呢!哼哼……

     白敬初:“→_→……”

     随从大惊失色:“不是啊少爷……你听我解释啊……”

     “你慌什么,我说什么了吗?”少爷语气特别的云淡风轻、气定神闲,“对了,我娘最近好像经常召见你啊,跟你说了些什么?”

     “少、少爷?”一提到夫人,那随从就有些惊慌失措了。

     “很好!”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少爷咬牙切齿,道:“既然你这么忠心于我娘,以后你就跟着她吧,我这里要不起你这尊大佛!”

     “少爷!不要啊!”随从这下是真的怕了,慌里慌张的抱着少爷的腿就各种求,那少爷一边拿脚踹他,还一边呵斥着,就是不改变心意,然后随从被踢被踹,还是死巴着不放,苦苦哀求着……

     王猛:“…………”

     旁观了这一场闹剧,王猛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啊。

     开始,他还喜悦与见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安逸,可随后听到安逸说那个糖果对他一往情深,他心里就酸溜溜的,即便知道安逸是在逗他们玩儿,可能根本就是假的,他还是犹如打翻了陈年老醋一般醋性十足。

     随后那位少爷气极下场,换了个下人上台,他又听到他们威胁安逸要他家破人亡的话……要不是他知道此番闹剧有安逸的计划和安排,他真的恨不能把这些人挨个扔出去!

     短短的时间内,他一会儿醋,一会儿怒的,心情犹如皮球一般忽上忽下的没个边际,等他好不容易说服自己,不要破坏了安逸的计划,他就看到安逸避开那些人的视线,暗自翻白眼的不雅样子,纠结的心瞬间告破,唇角差一点儿就噗吱一声笑出来……

     王猛早就知道自己在意这个人,多年后的再次相遇,他就已经确定了这个事实,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早就让舅舅帮他提亲。可,他真的万万没想到,他的在意已经这么深,深到自己的心情也会随着对方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而起伏不定。

     ——呐~,阿逸,既然你已经像剧毒一样让我毒入骨髓,我又怎能让你轻易的离开?哪怕是用上我以往最看不上的手段,我也甘之如饴啊。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安逸可不知自己的举动为自己唤醒了一头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饿狼,此时正心情惬意的看着自己投出去的饵,引发了一场闹剧,心情好不愉快。

     等闹剧上演的差不多了,他也看腻了,才义正严词的出声阻止,“好了!有什么问题,请你们出去自己私下里解决,不要在我这里闹!我这里可不是让你们解决问题的地方。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请你们趁早回吧!”

     白敬初本来正恼火于自己的手下有了异心,这会儿听到安逸的斥责,脸上更挂不住了。在情敌面前丢丑什么的,太让人难堪了有木有。要是先前他还顾虑到二人多年来的主仆情谊,这会儿,他把人生吞活剥的心都有了。简直恨极了他!

     主人下不来台,这会儿就该善于察言观色的贴心小厮发挥作用了。那小厮本来还想多看一会儿这个夺他宠爱的贱/人的下场,现在发现表现他作用的时候到了,当下放下自己的小心思,殷勤的凑到主人的耳边,小声嘀咕:“少爷,正事要紧啊,米家小姐还等着您的挽救呢。其他的事儿,咱们回去慢慢处理也来得及……”

     白敬初一听,就像找到了台阶一样,挥了挥手让后面的几个随从把人压下去,自己则高傲的跟情敌放话,仿佛根本就没有受到影响一般,“行了,本少爷也不跟你废话了,本少爷可不像你,是个无所事事的闲人,本少爷时间可宝贵的很。给你两天的时间,如果两天后,本少爷还是没有收到你的回复,你就等着本少爷的报复吧!”

     白敬初重重的“哼”了一声,一挥手,就率先转身,准备带着自己的一帮手下离开。可惜,他气势是不错,但脚步却十分慌乱,让安逸都不忍心提醒他,他落荒而逃的事实了。

     安逸眼角微眯,胜券在握,笑得更是肆意开怀,随后却仿若不再关注这一群人的去留一般,慢条斯理的跟王猛唠起了家常:“常言道: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狗这畜生可以说是最忠心不过得了吧?”

     王猛不明所以的点头,随后想到了刚刚被拆穿的那个叛了主的奴才,以为他要借机讽刺,便语气感慨的附和着,“可不是,要不然也不会称最忠心的奴才为狗奴才呢,有时候人的忠心也不见得比得上狗。”

     已经走到大门口,即将走出去的白敬初听到这二人一唱一和的,脚下一顿,也以为这俩人是在借机讽刺自己,心里憋闷的厉害,简直就想不管不顾的反身骂他们一顿或者打他们一顿,以解他自己的心头之恨。可顾虑到自己的身份和他目前在糖果心里的形象,他又强行压住了自己的冲动。

     ——不能让自己本就不好的形象,在糖果心里更糟了。

     然而,心随意动的,白敬初本来逃也而去的动作,反而慢了下来。

     安逸注意到他这个小细节后,笑容更深了,接着道:“可是啊,咱们还有个俗语,叫作‘兔子急了咬人,狗急了跳墙’,即便是再忠心的狗,被欺负的过了,也不会再原谅它的主人了吧?”

     “‘狗急了跳墙’这个典故,不是针对主人以外的人说的吗?”这个王猛还真不知道。

     “当然不是,如果是外人,那狗就该咬人了,怎么会跳墙逃窜呢。”安逸摇了摇头,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润喉,这才道:“咱们村头的老王你知道吧,他年轻的时候就喜欢拿他的狗撒气,平时踹两脚,揍两拳的,都是家常便饭。那狗也实在,感念老王幼时的救命之恩,被打得遍体鳞伤也没想过要跑。”

     “哦?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吗?”

     “是啊,那老王打狗都打顺手了,有一次,他在外面喝醉了,还受了气,回去就发泄在狗的身上,一下子就下手重了,差点儿没要了那条狗的命,那狗这才明白他的主人根本就不在乎他,彻底的寒了心,哪怕第二天老王看到它的惨状后悔了,又是给治病又是给作揖的,还是等有力气走动的时候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安逸颇为感慨的叹息了一声,“那么忠心的狗啊,不是被伤到了极限,它又怎会拖着伤体离开啊……”

     白敬初:“…………”

     白敬初随着这个故事的进展,脚步就已经在慢慢的减速,等把这个故事听完,他已经彻底的停住了,脑海里也不知怎么的,就联想到了自己和糖果,耳旁还回响着他爹去提亲后回来给他说过的话。

     ——“儿啊,你还是放弃吧,糖果那孩子被你吓得,一听要嫁给你就寻死觅活的,怎么也不同意这门婚事。咱们是结亲,可不是结仇啊……俗话说的好,天涯何处无芳草。爹再给你找个更好的,行不?”

     难道,糖果也是被他伤的过了,才拒绝他的?可是,他明明是想跟她玩儿,并没有伤她的心啊。

     白敬初满心的苦涩,感觉自己委屈极了。可是伤害已经造成,他又能怪谁?怪自己年少轻狂,没有分寸吗?

     正当白敬初被安逸隐晦的点破自己心底的自欺欺人后,整个人都有些神情恍惚了,完全忘了自己所在何地,也忘了自己要往哪儿走。索性,在他即将陷入迷茫之际,耳旁再次传来王猛疑惑的询问声。

     也就是这一声,仿若惊雷一般,不但震醒了他,还给他留下了希翼的曙光。

     “咦?不对啊,我记得老王家里明明有一条狗呢,难道是那条狗走后,老王为了睹物思狗,又养了一条?”

     “不,还是那一条。”安逸赞赏的对着王猛笑了笑,仿佛在表扬他的观察入微,“当初那狗实在是伤的太重了,没走多远就跌倒在地,老王发现不对找出来时,正巧把它捡了回来。也幸好有这一场出走,让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问题,不但从此以后再也打它了,还诚心道歉,百般呵护,简直把那条狗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宠溺,这才把已经伤透的狗心缓和了过来。也是因此,那老王本来挺英俊的一个小伙子,才拖了这么多年,始终孤家寡人一个……”

     “原来里面还有这典故呢,”王蒙恍然,“怪不得那老王对他那条狗那么低声下气,那狗也是一点儿不如意冲老王狂吠,我还以为……”

     “以为那狗变异了?”安逸摇头轻笑,“如果不是有错在先,谁会这么伏低做小啊。弄成这样,怪也得怪他自己,谁让他先犯了错不说,还紧巴着人家不放呢?要是任由那狗走了,他也不用再受这种委屈了。”

     “许是人家甘之如饴呢。”王猛意有所指的望着安逸,目光坚定的不让安逸有任何躲闪的机会,“哪怕不是为了赎罪,为了让自己在意的那人高兴,做任何在旁人眼里不值当的事情,也是一种享受一种幸福吧。怕只怕,他连得到这种幸福的机会都没有啊……”

     安逸:“…………”这话怎么听得这么奇怪呢?还有他这突如其来的心虚是怎么回事?他又没做对不起他的事情,干嘛心虚啊?!真是奇了怪了嘿!

     老王和狗的故事结束了,安逸和王猛也不再提这茬,反而聊起了别的。而旁听了这则故事白敬初却被震撼当场,以至于被担忧的小厮搀扶着离开了安家也没反应过来。

     ——原来,是这样吗?

     心病还须心药医。虽然造成的创伤不会痊愈,但老王既然能得到那狗的原谅,他这个天之骄子,难道还换不回人心吗?白敬初眼中的迷茫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坚定和觉悟。

     ——哪怕需要用自己的一生来还债,只要他还有这个机会,他也甘之如饴啊!

     白敬初走后,安逸一点儿也没有过河拆桥的心虚,给王猛留下一句“人走了,去把大门修一修”的指示,就自顾自的捧起刚才看到一半儿的书册看了起来。

     可王猛刚被调拨的释放了自己心中的恶鬼,怎会甘心什么也不问,老老实实的离开?更何况,看到安逸这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后,他心里隐约有种感觉,如果错过了这次的机会,他可能真的错过了这个人……

     于是,他想了又想,踌躇了再踌躇,最终,还是艰难的问了出口,“你……真的想娶那位米家的姑娘吗?”

     叹了口气,安逸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把手上已经不能入心的书籍合上放回石桌,却也不直接回答他的话,似是而非的回道,“你知道的,她与我有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王猛似苦涩似嘲讽的笑了,心里已然认定了他这是给了自己肯定的答复,“但救命之恩就必须以身相报吗?难道你就没有其他的办法?”

     其实此时的王猛更想不顾一切的冲他大吼一声,问他一句,“我呢?”他这个大活人,一直在他身边转悠,为何他能视若无睹?

     “办法?哈……牵扯到姑娘的名节,我还能有什么办法?难道你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因为救了我的命,反而被逼着出家当尼姑吗?”安逸眼中幽光一闪,泰然自若的偷换了概念。

     “我……”王猛果然语塞,思维按照安逸设定好的轨迹,悄无声息的就钻进了死胡同,怎么也绕不出来,心里的两个小人也争斗不休。

     白人道:这恩,是必须要报的,不然不就成了忘恩负义的小人了吗?安逸这人这么看重仁义,怎么会认同呢?

     黑人却反驳:可让他报了恩,自己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娶别人,跟别人双宿双栖,这太残忍了!我怎么可能做得到啊。

     白人道:但不让他报恩,那姑娘也很无辜啊,明明她是好心,要是她当时见死不救,阿逸早就已经名赴黄泉了,这恩也不止是阿逸一个人的吧?

     黑人:救了阿逸,我当然也感谢她,可要用阿逸来换……这代价也太大了。

     白人:要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善良的姑娘因为救了阿逸,反而被逼出家甚至自尽而亡,阿逸一辈子都不会开心的,这个事实就会在阿逸的心里形成一个伤疤,永远也不会愈合。这样……也可以吗?

     黑人:失去了阿逸,我自己却再也不会开心,为了让别人开心,难道我要让自己痛苦吗?

     黑人白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在王猛的脑子里打成一团,烦的王猛一生气,把两人都给撵走了。但这场争论,却点醒了王猛。

     如果是之前的王猛,为了让安逸过的好,过得幸福,哪怕为难自己,他也会默默地退出,可他前不久刚刚释放了心里的恶鬼,满心都是强取豪夺,和为了达成目标的不择手段。

     退出?简直笑话!他王猛,什么时候委曲求全过?连从小养育他长大的家族,他都能选择报完养育之恩后断的一干二净,即使当初最恶劣的境况下,也不改初衷。现在,难道一个毫不相识的小姑娘,就值得他委屈至此了?

     王猛抬头,眼中一片平静,然这一片的平静背后,却又波涛暗涌,仿佛黎明前最后的黑暗一般,把所有的危机和疯狂,都隐藏在表面的一层寂静之下。

     他表面平静的问道,那语气,既像是妥协又像是委屈:“那我呢?”

     听到他这句反问,安逸的心猛然一抽,疼得厉害,抬起头想说些什么。然而,王猛此刻根本就没打算再给他机会说些让他不爱听的话,趁着他抬头之际,就把自己的唇附上了他的……

     “啪——”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巨响声,被破开的大门口处,传来一阵怒吼:“你!们!俩!到底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