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好事多磨

     余庆恒老实了一辈子,根本就不会撒谎,心虚的时候,眼睛忽闪忽闪的不敢看人,谁还能看不出来啊。安父这个跟他当了半辈子连襟的就更不用说了。

     奈何,安父是看到了他的心虚,却不知他只是心虚于自己的疏忽和粗心大意,还以为这人跟自己撒谎呢。两家都到这儿份儿上了,还有什么事情是值得他撒谎的?安父心里一琢磨,可不就只有俩孩子的婚事了呗。

     安父再一合计,明白了,原来人家是想跟自家毁了这口头的婚约呢!

     当下,他的脸就沉了下来,哪儿还有心思听他说什么,心里不忿的恨不能咆哮出口啊有木有。

     悔婚?他这不是看不上他们老安家,也看不上他们家安逸吗?明明是他们老余家先提的婚事,现在却不想认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自以为自己明白的安父顿时就有种被至亲的亲人背叛的窒息感,他的胸口沉甸甸的犹如压了一块儿巨石一般,又沉又闷的憋得他呼吸都不顺畅了有木有。

     这还是相处了二十多年的老亲呢,陌生人都没这么埋太人的啊。要是真看不上,当初他们干吗还来提?谁拿刀逼着他们了不成?简直欺人太甚!

     “你……姐夫!你还真是我的亲姐夫、阿逸的亲姨夫!我自认我安家没有对不起你们老余家的地方吧?不带你们这样耍人玩儿的啊。求亲的是你们,给条件的也是你们,不是我们强逼的吧?如今可好,弄到我们答应了,你们反而反口了,怎么滴?耍人好玩儿是吧?还是你觉得我安成伟好欺负,不欺负一下不过瘾啊!”

     “妹夫妹夫,你先别急,先听我说,等我说完你再找我算账行不?到时候要是你还能坚持当初那个条件,我、我舍命陪君子、豁出去了,就让猛子入赘,行不?”余庆恒一看他气的脸发青,还准备起身要赶他们出门,一副老死不相往来架势,忙把人摁了回去,急忙解释道。

     “成,我就看看你怎么说!”安父咬牙,强忍着心里要窜出来的火气,又坐了回去。

     “是这样的……”余庆恒这才松了一口气,简明扼要又条理清晰的把事情不带一丝个人情绪的跟他完整的叙说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么一个事儿,你看,妹夫……”余庆恒忐忑不安的望着自己的连襟,心里紧张的犹如被审判的犯人一般。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还真得琢磨琢磨了。但你并不能抵消你,还有你外甥毁诺的事儿!”知道余庆恒不是要悔婚,安父心里满腔的怒火落下了不少,但被毁诺,他心里还是不舒服,跟余庆恒说话,也没个好气,横看竖看的就是看不顺眼。

     “当然当然,这本来就是我们的错,要不是猛子给他哥寄了封信,说了要结婚的事儿,我都忘了他还有家族的事儿了。也是猛子年轻,见识少,光想着分家单过,跟王家再也牵连不上,没成想王氏这一族,传承数千年不止王家这一支。而我这个老糊涂,居然还把那些贵族老爷当成了咱们这些平头的老百姓……”

     “…………”根本就对士族毫无所知的安父,无言以对。

     ……………………

     堂屋里,余庆恒躲着众人私下跟安父交底儿时,当事人王猛和安逸正悠闲的待在卧室里,一个指点一个动手的折腾桌上的一堆木块儿木条呢。

     “把你手上那根插在最底下,然后再拿根一样的,挨着往上插……”安逸看了眼自己的设计图,指挥着,然后仿佛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诶,你不是上山汇报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把你舅舅带来了?不是有什么事情吧……”

     “咔嚓”王猛手上那根脆弱的木条,断了。

     安逸:“…………”

     安逸轻吐一口浊气,放下手里的设计图,眼神晃过那根断掉的木条,落在了王猛面无表情的脸上,“……看来,这事儿还不小呢。跟我有关系?明确的说,跟咱们俩的婚事有关系?”

     王猛:“…………”

     被一语道破心思,王猛紧张的再次用力,那根可怜的已经断成两段的木条,这回断成了四段,等他心虚的手一松,才纷纷逃也似的从那大而有力的手掌中落下,飘零到地上……

     “我……”王猛紧张看了眼落在落在地上的木条,又忙回望安逸,却在跟他视力相会之时眼神仓惶躲闪,心里惊慌不已的完全不知自己是想先跟他承认自己捏段木条的错,还是解释舅舅此行的目的。

     “看来,确实跟我有关。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安逸眼睑下垂,端起自己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便抬起头,静静的等候者他的诉说。

     万事万物都有其理。这是安逸始终坚信的名言。而他安逸,从不在未知的情况下,仓皇的做任何决定!

     “我……”王猛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语态平缓的说,“如果我说,我想在你们家附近重新建一座房子,你……”

     “哦?重新建房子?”安逸挑眉,目光清明的仿佛要把他整个人都看透一般,“你不是说……你要入赘?”

     “我、”王猛被堵的顿了一下,舔了舔自己的唇,“其实我仔细想了一下,安家以后毕竟是要留给安大哥的,就算我入赘,以后咱们也得分家另过,还不如……”

     “还不如婚前就建好自己的房子,也躲过了入赘的闲话?”安逸点头,语气平淡的没有一丝情绪。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王猛当然不会天真的相信他这话是赞同,紧张的又舔了舔自己的唇,给自己加码,“以后……我是说咱们结婚以后,家里的一切都是你当家做主,家里任何的活都不用你干,就连房子也按你的要求建,行吗?”

     “先决条件,就是我改姓王。”安逸垂下眼睑,不让对方发现他发亮的眼眸,不咸不淡的陈述着。

     “……是。”王猛紧绷的那口气终于松了下来,整个人垂头丧气的。

     安逸沉默了片刻,等王猛再次紧张的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才缓慢的求证到,“不用我干活?包括厨房里的?”这人这么好口腹之欲,居然也舍得?

     “嗯!包括!”王猛猛地点头,眼睛锃亮的差点儿闪到安逸。他简直太兴奋了有木有。刚刚等待的时候,他差点儿忍不住承诺,哪怕被彻底逐出家族或者回去接着给王家卖力,也要让他们不在意自己入赘的事了。谁想,安逸居然有软化的意思了?

     “房子也按照我的要求建,包括选址?”安逸再次求证。

     “包括!都听你的!”王猛头点的犹如小鸡啄米,那狠劲儿恨不能把自己的脑袋点下来。

     “嗯……那成吧,就按你说的来吧。”安逸一副马马虎虎的态度,点了点头,“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不能再改了啊。”

     “当然,不会再改了!”王猛乐得见牙不见眼,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儿了。

     有了当事人的同意,安父得知事情的原委后,又知道小儿子即便出嫁也就是在隔壁,便不再坚持了。到底意难平,他之后再看到这对儿舅甥俩,不是直接给个黑脸爱理不搭,就是阴阳怪气的说些戳心的话,弄得理亏的王猛和余庆恒只能赔笑脸,敢怒不敢言。

     后来,王猛问过安逸,当初为何那么爽快的同意他的条件而放弃入赘的话题,安逸却仅仅只是回了他一句,“我认识王狂。”

     认识王狂?他亲大哥?

     王猛疑惑的挠挠头,那又怎么了?

     安逸看他不开窍,又指点了一句,“虽然接触不多,当初在安阳城,还是他带我进的士族圈。”

     士族,代表的不单是财富和权利,还有传承,最是排外不过了,如果没有内部人的引荐,一个寒门出来的孩子哪怕再有才情,甚至入阁拜相官拜极品,也照样摸不着那个圈子的大门啊。

     想到了这些士族的所谓坚持和脸面,王猛这才恍然,怕是安逸早在当初知道自己出身士族时,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入赘的吧。

     而他,这个被家族放养甚至放弃的士族庶子,却是在跟亲哥汇报婚礼事宜的时候,才被回复的信件告知,自己到底触犯了什么,犯了一个怎样愚蠢的错误……

     入赘这个话题因为是私下两家商议的,外人到还不得而知,就连安家的长辈和亲戚,也因为没确定婚事,安父和周氏嘴严的没往外透露,这才让这件几乎严重到把婚事闹崩两家人结仇的事情没有一丝波澜的消散了。

     周氏事后得知的时候,虽然心里也不大得劲儿,到底小儿子是没远嫁,几乎都可以算是出个门儿就见到的距离了,只感叹一句好事多磨就罢了。对于王猛这个儿婿,她还是满意居多的。

     安逸的婚事就这样尘埃落定了,王猛也开始忙碌着根据安逸的选址和设计图找人建房子了,当然,还得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