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三堂会审

     “你!们!俩!到底在干什么——?!”

     一声怒吼传来,王猛浑身一僵,像被针扎一样瞬间跳离原地,噌噌噌往后倒退了好几步,才算是缓过劲儿来,转头看这来人处,眼睛里甚至还有些惊魂未定和心虚,“阿、阿姨,姨夫,大哥……你、你们回来啦……”

     “哦,爹娘大哥回来了,此行还顺利吧?”不同于王猛的惊慌失措,安逸仅仅是摸了摸自己的唇,连身子都没起,泰然自若仿若刚刚什么也没发生一般跟家里人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顺利……顺利你个大头鬼!”安父被安逸那粉饰太平的架势弄得呼吸一滞,气竭道:“别给我打马虎眼,我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刚才那事儿,你们俩得给我好好说道说道。”说着,两手往后一背,率先进了屋。

     “还不快给我滚进来!等我请你们呢——?!”一阵大吼从堂屋里传了出来,如果有特效的话,那声势都能把整个屋子震三震。

     真是老实人不发火,发起火来不是老实人呐。

     周氏叹了口气,跟着进了屋,路过安逸身边时,不解恨的用食指狠狠的在他脑门上点了好几下,“你阿你……让我说什么好哦~。还不赶紧进去,再让你爹生气有你好果子吃!”

     “疼疼疼……娘你轻点儿啊……呵呵,这就去,这就去。”安逸配合着做出疼痛难忍的样子,乖乖的应了一声,等他娘停下了手,才摸着被截的眉心笑着站起身来。

     还没等他迈开步,跟在他娘身后的大哥安达,已经走到了他跟前,脚步一顿,轻叹口气,无奈的在他耳边留了句提醒,就越过他走了:“自己小心着点儿啊,老爹是真生气了……”

     安逸:“…………”

     王猛被这阵势弄得心里既愧疚又隐约有点儿小欣喜,纠结的不行,可怜巴巴的望着安逸,神情期期艾艾的,“阿逸……”

     “呼……”吐了口气,安逸轻松的笑了,回头看到他那张连掩饰都不会的脸,居然心情不错,“你这运道可真不错啊……”

     “啊?”什么意思?

     “走吧,别让我爹久等了。”安逸也不跟他解释,抬脚进了屋。

     等安逸跟着王猛进屋后,屋里安父、周氏、还有安达已经按照三才的阵势坐下了。正位当然是安父,左右两边各是周氏和安逸,而周围能摆放好几把椅子的地方现在都空了,只留下了对门的两把椅子。

     哟呵~,这还是三堂会审呢。安逸心里好笑的复议着,没想到他爹别看是个老实的农家汉,关键时刻手脚还挺麻利的,连心理战术都用了出来。

     “坐下吧,给我们好好解释解释刚刚是怎么回事!”安父指了指那两张空椅子,目光锐利的看着他们,脸色至今还气得通红通红的。

     “有什么好解释的?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呗。”安逸浑身无骨似得坐了下来,手一撑,支住了自己的脑袋,满不在乎的说道。

     安父被他的态度气到了,怒急的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啪”的一声巨响,吓得身侧的周氏和安达都拍着胸口给自己缓神儿,连对面坐着的王猛都是浑身一哆嗦的,反而是被发火的对象,依旧稳如泰山,纹丝不动。

     安父气儿不顺的怒问:“我们看到的那样。我们看到的哪样?安逸,当初猛子提亲,是你不同意的吧,现在你们俩这样,你想让我和你娘、你大哥怎样?嗯?”

     “…………”安逸低着头,不让人看到他的表情,也不回话。

     “不吭声?你以为你不吭声就能解决问题了?常言道:男女授受不亲。你们俩现在这样,要是传出去,让咱们老安家以后在望山村怎么立足,怎么有脸见人啊!啊?”

     “…………”安逸还是不吭声,仿佛要把沉默是金坚持到底似得。

     安父训斥了半天,发现儿子不接招,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心里无奈的很,只得怒瞪了他那漆黑的脑袋一眼,把火力转移到另一个当事人身上,“还有你,猛子,你说,姨夫和你阿姨自问待你不薄吧?”

     “姨夫,你不用说了,猛子愧对你,愧对我阿姨,无论今儿什么结果,猛子都接受!”王猛置于桌下的双手紧握成拳,一副豁出去的架势。本来就是他犯错在先,他没什么可否认的,哪怕……他也必须承受!

     男儿顶天立地,就得敢作敢当!

     “嗯,有你这句话,姨夫和你阿姨心里就舒坦多了。”得到满意的回复,安父心里的火下去了不少,“本来这婚事,就讲究个你情我愿,没有强迫一说的……”

     王猛紧握的双拳,握的更紧了,上面甚至还有青筋浮现。

     “但现在你们俩已经过了界了,那就必须承担这个后果!谁都没理由反对。猛子啊,今儿天晚了,明儿你就回坡上村你舅舅家,把你舅舅请下来……”安父一脸沉痛。

     王猛:“…………”紧张的拳头握过了劲儿,指尖捅破了手心,还恍然未察。

     “你们俩的婚事也该定下来了,等忙过了阿达的婚事,就给你们办了!”安父拍桌,就仿若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王猛:“…………”

     王猛突然感觉欣喜若狂!他本来就是奔着目的来的,还以为因为自己犯了错,安父要他请舅舅下山来,把自己带回去呢,没想到……

     居然峰回路转啊有木有!简直太令人惊喜了!

     “怎么?你不愿意?”安父看王猛张着嘴不吭声,还以为他拿上翘了,不满道。

     “愿意!我愿意!我一直愿意的!可是……”王猛小心的看着身侧的安逸,他会不会很难过啊……都是因为自己的心血来潮和一时的冲动,现在弄成这幅局面,他还真怕那双灵动而充满智慧的眼睛,会充满怨恨的看着自己。

     王猛的顾虑安父当然明白,他其实也很顾虑这个,但……清了清嗓子,他心里没地儿的问道:“咳咳,阿逸,猛子已经同意了,你呢?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哦,既然大家都决定了,那就这样吧。”安逸抬头,脸上无悲亦无喜,语气平静的就仿佛在讨论的是别人的事情一样。

     那、就、这、样、吧?

     这是什么话?明明之前还不同意的,现在就随便了?

     在场的众人都被安逸给弄蒙圈了。

     一直看着自家老头唱独角戏的周氏这会儿也坐不住了,一脸诧异的问他,“你是说……你、你同意了?”

     “嗯,同意了。”安逸轻轻的点了点头,接受的毫无压力,“反正人总是要成亲的,这回不成,还有下回。就别折腾了。”

     这话……到也没问题,但是这态度不对啊?明明之前还说不能稀里糊涂就把自己嫁了呢,怎么现在……

     周氏急的直挠头,还是不明白自家儿子这会儿打的什么鬼主意。总不会是想让他们这些大人体谅他,心疼他,自己知难而退吧?

     安父的想法跟周氏的不谋而合,当即言道,“既然同意就好!甭管你是为了什么同意的。想用示弱这一招让我们知难而退,哼,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示弱?”安逸忍不住轻笑出声,“爹,您老想象力可真好,还知难而退呢。您就放心吧,男儿在世,当一言九鼎,你儿子人虽然废了,但也还没颓废到忘了自己为人处事的原则,混到连诺言都弄虚作假的地步。”

     在场众人:“…………”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居然无言以对……

     说来也是,谁能想到,一个始终坚持独身主义,不婚不嫁的人,扭个脸儿来就变了主意?不说王猛,安家人可是太了解安逸骨子里的坚持和执拗的。

     安达甚至不敢置信的站起身,走过去,摸了摸安逸的门头,“没发烧啊,怎么还说起胡话来了?”

     王猛被眼前这一出接一出的弄得满脑子浆糊,一会儿绝望一会儿欣喜若狂、峰回路转的,一会儿又不自信的担心自己的希望落空,不敢接受现实……心情激荡的简直跟坐后世的过山车一样。当然,他此时完全不知道过山车是个什么鬼,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忽上忽下的动荡的厉害,完全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

     还没等他缓过劲儿,确认眼前的一切不是自己的幻想,安达已经走过来确认安逸的头脑清醒程度了。

     ——难道,安逸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身体又不舒服了?

     不然解释不了他态度一百八十度急转变的原因啊。

     虽然不想承认自己在心上人心里没有地位的现实,但他已经没工夫为自己自怨自艾了,满心里都是对心上人身体的担忧,“阿逸,不舒服就回去休息,别硬挺着,嗯?”

     “啪”的一声,安达的手被打掉,安逸好笑的环视一周,发现大家都是不敢置信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合着,我答应了,你们反而觉得奇怪,觉得不自在了,是吧?”

     众人:“…………”你也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