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算账

     回门日,新人是必须要在日落之前回到自己家的。

     吃了一顿十分丰富的午餐后,安逸和王猛在安家消磨了一下午,又蹭了顿晚饭,这才踩着夕阳的余晖,回到了自己家。

     一进院门,终于有时间和心情挑刺的安逸,用特别挑剔的眼光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自己的家,“家里……都打扫好了?”

     “当然。”王猛回答的特别坦然,仿佛早料到他会检查一样,早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不怕?哼哼,那就更得让你见识见识才行。安逸心里得瑟的想着,步伐悠闲的在家里到处转悠起来。

     院子……

     嗯,看着是挺整洁的,各种农具也都清理整齐并归位了,院子里的杂物不多,虽然有不少果树,也因为季节的关系,看着空空荡荡的,让人一目了然。尤其是这寒冬腊月的天气,地上连片落叶都很难找,不开森~。

     堂屋……

     嗯,也挺整齐,茶杯茶壶、桌椅板凳都摆放的很规矩,连桌面柜橱等等家具都擦得一尘不染,不留一丝死角……

     卧室……

     草,更干净了,他本人才搬进来一天而已,个人物品和换洗衣服什么的,都还没开封呢。就是王猛早来了两天,也仅仅是打开了替换衣服的那个包裹而已,唯一需要收拾的只有昨天睡过的床铺,也让某人勤快的叠好了。

     泥煤的!完全找不到指责的理由啊!

     啊……对了对了,还有书房呢~。

     安逸快走了两步,进了他最在意的地方,没想到,书房卫生倒是打扫干净了,书架什么的也归置的整整齐齐的,就是书籍还依旧放在箱子里,根本就没有往外拿。

     “你这……”安逸眼角微眯,刚想责难他工作不认真,没想到王猛仿佛猜到了他的意图一般,特别无辜的接腔,“哦,因为不知道你这些书是怎么个安置法,是打算全部放在书架上还是储存起来一些,我就只能先把书架收拾好了,其他的等你来了再说。”

     安逸:“…………”卧槽!你说的好有道理,我居然无言以对。

     算了,虽然很想现在就收拾,但书籍的整理是个大工程,今天天色已晚,已经来不及了,安逸只能勉强把自己紧锁在木箱上的视线挪开,转战工作室。

     工作室里,中间是并排放着的两个大书桌,周围围着一圈儿椅子。而靠墙的地方,则是围着一排放置各种工具和文房四宝的百宝架以及橱柜。东西虽然不多,却也一目了然,归置的整整齐齐。

     安逸:泥煤!为毛找个麻烦这么难?难道这人早就料到他会找茬,所以早早做足了准备?

     不信邪的安逸在家里家外转了半天,终于放弃明面上的这些东西,暗搓搓的把目光放在了地下,“上面收拾的这么整齐,看来你一定做了不少功课,那……地窖也一定整理好了吧?咱们去地窖看看吧!”

     王猛:“…………”糟了,光顾着上面了,地窖他还没去呢!

     “那个……咱们还是别去了吧?地下的空气不好,我怕你受不住……”王猛完全一副,我完全是为你着想的样子,看着诚恳极了。

     受不住?怎么可能!明显就是你不想让去的托词。

     安逸心里止不住的窃喜:哼哼,终于捉到你的小辫子看了吧~。

     安逸笑的特别真诚和感激,“没事没事,我哪儿有那么脆弱啊,只去一会儿不会有影响哒~!”

     王猛: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然而,令两人都没想到的是,据说完全没有整理过的地窖,并不如他们想的那么乱。虽然受限于环境,地窖并不如上面那么一尘不染,却也归置的很整齐。

     毕竟是新房,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新的,小两口也没什么其他旁的杂物,不小的地窖里,居左的一侧是足够两人吃到来年收获的粮食,其他的地方都被各式各样的贺礼和嫁妆堆满。

     “今天天色也不早了,这些东西等明天我再来收拾吧?”王猛心里默默松了口气,面带微笑的说道。哪怕刨除嫁妆这个大项可以留到以后慢慢收拾,那些杂七杂八的贺礼,收拾起来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但里面还有不少都是各家送来的吃食,却必须尽早整理才行,不然放过了头,就太浪费了。

     “那……那行吧。”安逸情绪低落的点了点头,再也没有找茬的兴趣了,垂头丧气的离开地窖回房了,“哦,今儿我心情不大好,想一个人待着,你就先去厢房凑合一晚上吧。反正里面舅妈已经帮忙收拾过了,被褥什么的也有新的。”

     王猛:“…………”尼玛!哪儿有后悔药卖?快来一粒让他尝尝鲜……

     辗转反侧了一夜,王猛顶着一对儿熊猫眼,天还不亮就躺不住,起了床。

     好不容易开了荤,吃上了肉,虽然只有一顿,但至少还有软软的媳妇儿抱啊,解解眼馋也是好的。没想到,由奢入俭难,仅仅两天,他就再也无法忍受一个人的日子了。

     “唉……”叹口气,王猛自嘲的笑了,简单的做好了早饭,自己垫磨了几口,把安逸的那份儿热在锅里,自发的去整理地窖了。

     希望看在他这么勤奋的份儿上,今天能回房吧……

     王猛睡得不好,安逸以为自己会睡的很香,没想到他居然也罕见的失眠了。

     就在王猛像烙煎饼一样辗转反侧的时候,毫无困意的安逸却是一夜无眠的在书房里忙活了一夜,直到天色将亮,疲惫至极的他才拖着沉重的身体回了房,任由自己在体力被榨干后陷入最深度的昏睡……

     于是,等王猛醒后,悄悄的打开卧室房门,看到睡的十分香甜的安逸,不但完全没有察觉到一丝的异常,还为某人的“没心没肺”小小的不满了一秒钟。

     等王猛把贺礼分类整理好,提着一堆不耐放的吃食回到地面,太阳已经正当空了。把那堆吃食放进厨房内专门放置食材和食物的橱柜,王猛左右打量了一下,跟他早上来时一模一样,没有一丝的油烟气。

     他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下意识的走到火炉边,掀开了扣着安逸早饭的锅盖,意外也在预料之中的发现,那份早饭,根本就没动,“阿逸还没起吗?”

     别是哪儿不舒服了吧?

     这个念头一起,就再也压制不住,令王猛焦躁的什么也顾不上,快步奔回卧室。而卧室内,安逸面色红润,鼾声跌宕,睡得十分香甜,根本就没有丝毫不适的迹象。

     王猛凑上前去,小心的用手试了试他的体温,发现体温也很正常,这才松了口气,“呼……没有生病就好。”

     虽然他鲜少有睡到午后去的时候,但只要不是身体不舒服,王猛就安心了。为了不让安逸饿着睡觉,他自己做饭的手艺又不好,不忍让他吃的不如意,王猛就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把门关好,到隔壁安家,找岳母周氏帮忙做了一碗清汤肉丝面。

     “阿逸,阿逸,醒醒,吃了饭再睡……”王猛把汤面放在床头的柜子上,自己动作轻柔的把人抱进怀里,柔声的唤他。

     “嗯~?”安逸本来睡的很沉,但不知是听到了王猛的声音,还是闻到食物的味道,慢慢的,还是挣扎着睁开了眼睛,“什么饭?”

     “你喜欢的清汤肉丝面,好赖吃一点儿再睡,嗯?”

     “肉丝面?”安逸抬起鼻子嗅了嗅,“味道好熟悉……你做的?”

     “不是,我去拜托咱妈做的。”王猛被他小动物的举动逗乐了,看他虽然还不大清醒,人却已经坐了起来,边一手揽着他,一手试了试温度,把盛了汤面的碗和筷子一起端了过来,放进他的手里,“温度正好,快吃,吃饱了再睡就舒服了。”

     “哦……”睡意朦胧的安逸,此时特别的听话,端起碗筷便小口小口斯斯文文的吃了起来,等吃了小一半儿后,才后知后觉的问他,他吃了吗。

     “不用担心我,咱妈做的时候把我那份儿也做出来了,等你吃完,我就出去吃饭。”王猛一听他都几近迷糊,差点儿吃着吃着饭就睡着了,心里还挂念着他,心里止不住的感动和欣喜,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特别温暖的笑容。

     然而,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现场唯一可以成为目击者的安逸却因为低着头吃饭而没有发现,等他听到王猛说有饭吃后,整个人都轻松了,低低的“哦”了一声后,又勉强吃了几口,才两眼迷蒙的把剩下一小半儿面条的碗和筷子递还给了王猛,自顾自的躺下睡着了。

     “有这么困吗?”王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