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饺子

     (上接作者有话要说)

     王猛进了门,一手接过安逸递过来的毛巾,一手把护在袖子里的碗拿出来递给他,既无奈又好笑的说道,“喏,给你的,我的那份儿,还是你娘看着吃完的。”

     换句话就是说,他娘不满意,是不会让他下桌的。

     对自己老娘十分了解的安逸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才带着一丝丝的幸灾乐祸接过了那个被某人护得很严实还带着些体温的碗,“饺子?怪不得我总觉的忘了点儿什么,年夜饭必备的就是饺子嘛。”说着,安逸也不用筷子,直接用手夹了一个放入自己口中。

     那饺子显然是刚出锅的,但毕竟被王猛带着在外面待了一段时间,虽然温度还很热,离烫口却已经有些远了,一个饺子下肚,连带着安逸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嗯,还是我娘包的饺子最好吃了。就是分量太多了,我可吃不完,你还要吗?”

     “不、嗝儿~。”看到饺子,王猛条件反射的打了个饱嗝,这才道,“不用了,我吃饱了,你自己吃吧。”

     安逸挑挑眉,眼中带着偷笑,“好吧,那我就一个人独享了。”

     说是这么说,那碗饺子,安逸最终也没有吃完,还剩下了半份儿,都足够他再吃一顿的了。

     年夜饭是在腊月三十这天的晚上。年夜年夜,即是跨年的这个夜晚啊。虽然晚饭安逸和王猛二人均吃的很饱了,但等守完夜,顺利的跨年后,年夜饭还是要再吃的。

     于是,发现自己没有包饺子后,俩人不怕守夜没事干了,一个案板一个面盆,俩人包起了饺子。

     还没开包,王猛看了眼面盆和菜馅儿,就面有难色的看着安逸,“你这是要包多少?”不会包好了还要给岳家送吧?他虽然不在意这些东西,但岳家明显已经包了不少了,送过去他得到的肯定不是感谢而是训斥吧?

     “这你就不知道了,大年初一那天是有讲究的,不能动刀,得吃现成的才行。我也是没单独准备过过年的东西,都忘了这茬。尤其是年初一的早晨,饺子是必须吃的。所以,咱们今儿晚上,不但得把年夜饭的这顿弄出来,最好还是把明天的三餐都弄出来……”

     安逸说的不在意,王猛眉头都皱起来了,“不至于吧……难道明天一天你都要吃饺子不成?再说咱们这几天也准备了不少东西,吃不完的吧?”

     “这有什么。”安逸不以为意,“那些东西是要吃到十五元宵节后的,怎么会吃不完?我都怕不够呢。”

     不够……

     王猛默默无语,看着兴高采烈的已经开始包饺子的安逸,只能默默的加快手上面皮的速度……

     饺子一直包到午夜凌晨,面盆里的面和饺子馅儿才算是耗光。为了避免屋里的温度太高,包好的饺子不经放,每每麦秆儿做的圆盖儿整齐的码满一整盖儿,王猛就要盖上一层薄薄的干净的蒸笼布,端出去放在院子里。

     现在外面的温度,泼盆水几分钟就能冻成冰,用来冷冻食物最好不过。而且,王猛家靠近墙边放着一排长长的木质架子,不高,只有三层,但把盖子放整齐的话,也能放下好多。

     不算目前准备要放的饺子,上面早就已经整齐的码好了不少木耳、银耳、腐竹、豆皮、红薯条等等吃食的盖子,就连头两天准备的丸子、酥肉、炸肉块、年糕等等过年的特色吃食也在上面,就等要吃的时候,直接从上面取了。

     看着架子上满的几乎快放不下的食物,王猛哭笑不得,“这么多,别说到十五了,就是二十五,也吃不完吧……”怪不得刚做好,他就要分出一半来让自己给岳母家送去了,这么大的量,只他们俩吃的话,凭他们俩贪吃好新鲜的个性,还没等吃完,就已经腻的够够的了吧。

     “王猛!你放个东西放到安阳城去了啊!还不快回来!”屋里安逸等了好一会儿不见人进来,高声喊了出来。

     “诶!来了!”王猛被他弄得心头一乐,把每个盖子上的蒸笼布都盖严实,不让空气中的脏东西落在里面的吃食上面,这才搓着手掀起门帘进屋去了。

     因为就在门边,他也没穿外衣,只一身薄棉衣就出了门,虽然在门外也没待多长时间,却着实把他冻得不轻,“好冷啊……”

     “原来您也知道冷啊?”安逸冷笑,“我还以为您已经羽化登仙,寒暑不侵了呢。”

     “是是,我错了,下次一定穿外衣,再也不图省事了。”王猛苦笑,知道他不听劝惹人生气了,忙又是作揖又是保证的,才算是把这页给揭过去。

     “行了,看你态度还算诚恳,又是初犯,就原谅你这一回。”安逸下巴抬了抬,示意了一下,“面皮已经用完了,快点再切一块儿面来擀面皮,别总想着偷懒!”

     被训斥为偷懒的王猛:“…………”

     “你说,咱们来年要不要买几亩田地?”虽然可以开荒,但最终能开成功的,都是农家的老把式,王猛自觉自己这个新手可挑战不了那个难度,还是老老实实花钱买比较稳妥。

     “买地?我哥找你了,还是我爹?”安逸不觉得这人能自己想起这茬来。他们家俩人可都不是种田的料,真要是担心生活,无论他出山教书还是王猛上山打猎,都比种地来钱快,还轻松。

     “不是,是我舅舅。”王猛摇摇头,“他虽然知道我的本事,但老担心我打猎危险,而且打猎也是有节气的,毕竟不如种地稳妥,还一直说什么手里有粮万事不慌。”虽然他不懂舅舅这样的老农心里对于田地的依赖,但舅舅的好心他是知道的。而且,他也不确定安逸这个农家出来的孩子,是不是也在乎田地。

     相较于王猛这个一知半解的,一直身处农家,家里亲人就是田里刨食的、一年四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安逸,显然更能明白庄稼人对于田地的在乎,而且,他娘周氏早就鼓捣着他去买地了,最近一段时间,也一直在帮他们小两口关注着望山村内田地的动向。

     可惜,田地是庄稼汉的命根子,不是万不得已,想要卖的很少。

     以前有户人家因为家里的困难,逼不得已卖了地去周转,等周转开了,想花两倍的价钱,都赎不回自己的地。以至于,后来想要卖地的人家顾虑就更多了。

     别说庄稼汉,就是田产众多的大地主,有了钱也只会买更多的地,从不会把田地往外卖。可以说,在大庆朝,买卖田地的有,但确实是很稀少的。大多数人都倾向于自己开荒,或者帮田地多的人家种,既省了钱还省了事,简直一举数得。

     “买地我同意,等以后有机会遇到合适的,就买下来让别人种。咱们收个租子,够自己的食用就成了。又不是必须得受那份苦,也不必非得自己种。”安逸面上没有什么情绪,仿佛就再谈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买了地也好,至少有了地,在你舅和我爹娘他们眼里,咱们以后生活就有了保证,不会在为咱们担心了。”

     说的好像买地就是为了不让家长担心一样。王猛眼中弥漫着浓浓的笑意。不过想到他们俩的实际情况,发现还真不合适种地,买了确实是租给别人种最好。

     聊着天,干这活儿,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等王猛披上厚厚的大氅,把装满饺子的盖子端出门,“噼里啪啦”的一阵鞭炮声响,新年到了。

     俩人齐心合力的把客厅收拾好,王猛便端了客厅内特意剩下的一盖儿饺子去了厨房——这是今天晚上他们俩的年夜饭。而安逸则也穿戴整齐,把厨房内准备好的年夜大餐陆陆续续的端进客厅。

     虽然只有俩人,王家的年夜饭也是很丰盛的,鸡鸭鱼肉、肉蔬果脯样样全齐,有荤有素的,愣是弄出了十盘十全十美的好寓意。当然,为了避免吃不完浪费,每道菜的分量都不多。

     安逸的饭菜刚摆上桌,王猛的饺子就出锅了。等王猛端着一大一小两碗饺子进来,安逸笑着问他,要点鞭炮和烟花吗。

     从没有这种经历的王猛当场眼睛锃亮,“你买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天天跟我在一起,我买没买你不知道?”安逸拿眼睛白他。

     “那……”怎么说让我放啊?王猛感觉很委屈,深觉自己被逗了。

     “我嫁妆里的,你哥头一次来时送给我们家的礼物,说是让我看看近几年新出的花样,解闷用的。因为一直没机会放,我都给忘了,后来我娘看外观挺名贵的,以为是什么贵重物品,就给我添妆用了……”说来也好笑,要不是这样,这些消耗品也不至于留到现在,让某人的亲弟弟体验了一把童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