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买牛车

     为了迁就安逸,俩人几乎是一家店一家店的逛着,看到合眼缘的东西,也不考虑到底用不用得上,吃不吃得完,就一个反映:买买买!统统买下来!

     结果,店铺才逛了一小半儿,王猛手上的东西就已经提不住了,重倒是没多重,就是琐碎得很,不好拿。逛到后来,连安逸都象征的拿了几件儿没什么重量的小零食。

     “要不,咱们先买车?”安逸提议道。路上这么多人,驾着牛车肯定是不如走着方便了,但他们至少不用提东西。而王猛扫了眼自己手上提的各种零食小吃和小物件儿后,发现自家该买的东西还一样都没买,反观安逸这架势也不像是要收手的样子,也就无奈的点了头。

     也是幸运,买卖牲口家畜的地方就在另一条街上,从小道上穿过去,也没几步路。不过卖牲口的地方,可不如买吃的用的,味道冲的很,安逸连站在街上都是煎熬,也不想进去逛了,埋着头就往前走,眼睛快速的搜索着卖牛的店。

     可惜,一条路都快走到头了,卖牛的没看到一家,卖家畜和幼崽儿的倒是不少,到了一家卖猫和狗的店,王猛脚步顿了顿,问安逸,“要不,咱们先买条狗?”最好是猎犬,以后打猎的时候就不孤单了。

     “狗吗?到也行。”安逸想到安家养的那条土狗,可有可无的点了点头。反正养狗也用不着他,有个小家伙逗乐也挺好。

     结果,王猛看到他点头,开心的走到那家店门口,冲着店家问道,“你这里有大型的猎犬吗?”

     安逸:“…………”说好的小家伙呢?

     然而,等安逸看到抱着小奶狗兴奋的冲出来,眼睛还一闪一闪的看着特别开心的王猛时,他心里的不悦就统统消失了。

     那只小狗,看着才刚满月的样子,通体纯正的棕色的毛发,特别可爱。这么小小的一只小狗狗,被那么雄壮高大的王猛单手抱在怀里,竟然没有一丝格格不入之感,反而意外的协调,尤其是这一大一小用两双同样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时,竟让他错乱的认为他俩是一个物种。真囧!

     ——算了,只要他开心就好。

     “你有问店家在哪儿能买到牛吗?”安逸眼睛盯着小家伙,顺口问了一句,手还好奇的摸了把它的绒毛,果然,跟他想象的一样好摸。嗯,可以再来一次。

     “牛?呀,我忘了……”王猛后知后觉的想摸摸自己的脑袋,却发现两只手都占着,只能放弃这个习惯性的动作,道了声抱歉让安逸多等一会儿,他扭头又冲了回去。

     安逸:“…………”

     很快,也就几息的时间,王猛就冲了回来,兴冲冲的对他说,“阿逸,快来!店家说他们家就有牛!”

     安逸跟着进去才知道,这位店家的后宅确实是有牛的,还是一匹半大的刚能拉车的小牛,是这家店家的亲哥哥,留在这里寄卖的。

     “这牛看着挺壮实的,怎么要卖呢?”安逸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二位放心,牛肯定是好牛,要不是我兄弟急着筹钱给儿子娶媳妇儿,也不能这时候卖了它,眼看着它都能帮家里干活了,就是再养几个月,等它成年了,那价钱也差现在不少呢。”店家怕安逸他们以为这是头病牛,忙解释道。

     筹钱啊。安逸暗自嘀咕着,这倒是个合情合理的说法。至于是不是真的,就跟他们无关了。

     想着,安逸就问,“这牛,你做的了主吧?买卖耕牛都需要去官府备报的,你用不用把你兄弟叫来?”

     “不用不用,我兄弟上次来的时候,已经给我写了委托书,二位要买的话,咱们直接去官府备报就成。”店家说着,还从衣袖里掏出了那张按着指印的委托书。

     “那就好。”安逸把委托书还给店家,问王猛,“怎么样?”

     “身体没问题。”王猛点头,至于是不是好牛,他也不知道。反正以他相马的技术,这牛应该是没病的。

     “那成,”安逸点头,对着店家道,“这牛我们买了,一会儿跟我们去衙门备了案就给你结账。对了,店家,你知道哪儿能买牛车和车棚吗?”

     有了地头蛇的引荐,车棚比牛好买了很多。三人先去位于镇中心的衙门,把牛过户到王猛名下,拿了契约书后,又回到集市去买车棚。

     二两银子,安逸二人买了头半大的牛犊,又花了一两银子配了个厚重防风的车棚和一辆牛车,这才慢慢悠悠的去买家里需要的东西。等到了集合的时间,二人驾着牛车到了集合点,安家人已经到了。

     “你们买牛车了?”虽然知道姑爷不差钱,但牛车也能说买就买,周氏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在望山村,有牛车,可是家里富裕的代表呢,整个村子加起来,满打满算也才五户不到。

     然而,周氏的好心情也就到此了,等她拉开车棚的帘子,看到二人买的那些个东西,闷头就皱了起来。

     白米白面菜籽油这些就算了,虽然都是贵族老爷吃的,平常人家都吃不起,但王猛毕竟是富庶人家出来的,倒也看的过眼。再说,吃的东西,吃进自己肚子里自己不往外说,外人也不会说什么。

     衣物也还行,大冷天的,厚衣服买几件都不算亏。但那一堆没什么用的小零食算怎么回事?居然还有小孩子吃的糖球和冰糖葫芦?

     这也就算了,边角处居然还有风车、木雕、陶瓷小人等等用来哄小孩子的玩具?这……

     周氏疑惑的扫了眼自己小儿子,这些东西应该不是他要买的吧?毕竟他小的时候都不玩儿这些的啊?难道……想到自己姑爷糟心的家人,她好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阿啾~!”王猛突然打了个喷嚏,刚想说让岳母把车帘放下来,别冻着里面的安逸,就发现岳母打量自己的眼光,有些奇怪,好像隐约中带着些怜惜?

     王猛打了个哆嗦,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细看,岳母已经把他给安逸买的披风拽了过来,给他披上,嘴里还嘟囔着,“看你这孩子,买了衣服也不知道穿,瞧瞧,冻着了吧?以后可别这样了,年轻时不注意,以后老了遭罪,到时候你想后悔都没地儿哭去。还有你,安逸,这是你男人,看着点,别老关顾着你自己!”

     “是是是,我错了,以后我一定注意!”无辜被躺枪的安逸只能苦笑承认错误,扭头就偷偷的白了某人一眼,让你穿衣服,你说你不冷,瞧,害我挨骂了吧?

     王猛:“…………”

     王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讲真,他觉得刚刚只是有人在念叨他而已,并不是冷的。不过……他瞧着自家岳母不容拒绝的表情,还有嗔怪他的媳妇儿,王猛还是老老实实的又被加了一层。

     ——反正讲真话他们也会以为自己在狡辩,还是别说出来让他们着急了吧。

     说话的功夫,同村的几个人也陆陆续续到齐了。看到王猛买的新牛车,还给配了个车棚,纷纷羡慕的眼睛都红了,好话不要钱似的对着周氏夸了又夸。连王猛身上那件名贵的能买上上百辆牛车的豪华披风,也没人注意。

     也不怪他们没见识,在老百姓的眼中,披风再贵,也就是衣服而已,撑死了也就几百文的价钱,哪儿有能帮着犁地,在田里能顶两三个主力的耕牛呢。而且王猛这人一向信奉低调的奢华,那件披风上面素的都是手工绣的暗纹,连颗宝石都没镶,完全不想大户人家奢侈的作风嘛。

     有了新牛车,车上的位置也宽松了,即便堆积了各家囤积的年货,也用觉得不够地方或者拥挤了。不过同行的几人都是各家能当家作主的并且有一定岁数的主妇,跟王猛这个后生又不熟,虽然跃跃欲试,却也不敢真的开口说坐人家的新车,倒是把安父和赵雪妍给挤到了新车上,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回程了。

     村里从来无秘密。有时候村东头的汉子打了个喷嚏,转眼间村西头就能知道,更别说买牛车这么个大事了。

     于是,安逸突然发现,他们家本来还跟个隐形人一样的王猛,突然炙手可热起来,几乎天天都有人上门找他,连带着别人看他也热情起来。

     怎么回事?难道他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做了什么天大的能造福于百姓的好事了?

     “那倒没有,估计是奔着咱们家的牛车来的。”王猛好笑的摇了摇头。

     “牛车?”牛车怎么了?难道他们想借车拉货?

     “准确的是,冲着咱们家的耕牛。”王猛摸了摸他的脑袋,跟他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