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出门

     用岳母做的清汤鸡丝面对付了一顿午饭后,王猛帮安逸掖了掖被角,再次回到了地窖。

     贺礼上午就收拾出来了,他发现,除了一些点心鸡蛋之类的不耐放的吃食外,村民大多赠送的也就几尺布,几个碗碟,几对儿枕套,或者一些收拾好的山货,例如木耳,蘑菇等等之类琐碎的东西。虽然看着都很廉价,却是真的家家都需要,完全不会过时的东西。很好的诠释了“礼轻情意重”这句话。

     而他亲哥,王狂,托人送来的他们那些朋友的贺礼,则恰恰相反,真真是怎么贵重怎么来。绫罗绸缎、金银玉石、名贵摆件儿……真真是把名贵的意义摆在了明面上。

     即便不算这些,单单那些抄自各大家的藏书,都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宝物。幸好这些人还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所有的礼物都封在大木箱子里,不然单凭这些贺礼,他们一家以后也会永无宁日的。

     把贵重东西锁进密室,其他有用的拿出来用上,用不着的则一律存入储物间。等忙完这些,已经下午三点多。王猛去卧室看了眼安逸,发现他还没有要醒的迹象,便又转战书房,想趁着他睡觉的功夫,把书籍理出来。

     然而,等王猛打开了书房的门,整个人都愣住了。书房内的原本空空荡荡的架子已经摆满了书籍,而本该密封的木箱却空空如也的把放在书房的门口。

     ——原来,他昨天就是因为干这个才昏睡到现在吗?

     早知道他这么在乎这些书,他哪怕自己不睡觉,也会帮他完成的,何至于让他如此啊……

     叹了口气,王猛心里苦涩难耐,挽起袖子就准备把这些个空木箱搬进储物室。这些箱子都是纯木头的,哪怕空着,重量也不轻。虽然这个重量对于王猛来说不算什么,但安逸是绝对搬不起来的。

     王猛:我该庆幸自己为了把书架搬进书房而把这些碍事的箱子放到了门口吗?

     等安逸再次醒来,已经夕阳西下,该吃晚饭了。

     “下次别再这样了。”王猛后怕的把人搂紧怀里,“说好了家里的活都交给我的。”

     安逸:“…………”发生了什么?

     王猛道:“我下午去书房了。”

     哦……安逸恍然,把人推开,笑了,“你误会了,我只是睡不着,想给自己找个事情做而已。”

     “……不是因为我没收拾书房?”

     “当然不是。”安逸笑着摇了摇头,好奇的看着他,“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像是那么积极的人吗?”

     王猛心里松了口气,故意绷着脸,道,“那也不行,你这次真的吓到我了。以后像是这种耗费体力的活,你负责指挥就好,我来干!”

     “好~,交给你。”安逸笑盈盈的点了点头,心里暖暖的。

     结果,还没等安逸含情脉脉的感慨一会儿,天生煞风景的王猛就突然面无表情的问道,“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安逸:“…………”想、吃、你!

     一口一口的,咬死你个不解恨的!

     最终,安逸还是没吃成王猛,虽然王猛也更愿意“吃”他。凑活了一顿午饭后,终于睡舒服的安逸嘴馋了,指挥着王猛和面,多肉馅儿,俩人配合着包起了饺子,香菇鸡肉馅儿的。

     等饺子出了锅,王猛先给等在厨房里的安逸盛了一碗出来。而安逸又饿又馋,等的心都焦了,这会儿也不耐烦会客厅了,直接在厨房里就用筷子夹了一个,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小口,“嘶……好烫……不过,嗯……野鸡肉的饺子就是比家鸡的香啊。”

     “我尝尝?”王猛被他罕见不文雅的吃相吸引了,凑了过来。

     “我吃过了。”安逸一头黑线,表情空白的看他。还能不能更不讲究一点?

     “没事,我不在意。”王猛无所谓的说,然后趁着安逸没注意一口把他咬了一小口的饺子吞下了肚,“嘶……嗯,还行,味道不错。”

     安逸:“…………”我能说我在意吗?

     好吧,等事情真的发生了,安逸才发现自己其实也不在意,还觉得有些可乐。

     “快捞你的饺子吧,泡的时间长了,你的饺子皮儿就破了……”安逸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也不懒了,端着自己的饺子怡然的离开了厨房。

     看着仿若被他吓跑的某人,王猛笑了,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才在自己的好心情下手脚麻利的去盛属于他的那份水饺。

     等王猛到了客厅,安逸的饺子已经吃了一小半儿了。

     “慢点儿,没人抢你的。”王猛一看他吃的那么急,忙放下自己的碗,给他倒了杯水,“够吃吗?要不我给你拨一点儿?”

     “够了够了。”安逸就着水把嘴里的饺子咽了,这才道,“我就是好长时间没吃了,有点儿想。你吃你的吧,别管我了。”

     王猛被他赶苍蝇一样赶着,无奈的看着他头也不抬的吃着,心里暗道,哪儿是长时间不吃想的,明明就是饿的吧?

     他想到中午某人吃的还剩下很多的面条,心里无奈的感觉更深了。自觉就把自己的饺子给安逸的碗里拨了几个,王猛道,“厨房还有很多呢,不够吃我一会儿再去煮,你慢慢吃。”

     看着突然多出来的饺子,安逸的手顿了下,耳朵也悄悄的红了。

     “对了,明天我要去镇上,你要跟着去吗?”王猛把安逸的不自在都收入眼中,心中窃喜不已,但为防某人恼羞成怒,他面上一点儿异常都没有。

     “镇上?你去镇上干吗?”安逸好奇的抬头,“家里有什么需要买的吗?”

     “过两天就该过年了,咱们也该准备年货了,不然到了年根儿,镇子上太乱,还挑不着好货。”这还是今儿他去安家时周氏跟他说的,不然他一个从未为生活琐事发过愁的富家公子哥儿怎么可能知道。不过看情况,他们家安逸跟他倒是一个状况呢。

     王猛不知是该叹还是该赞的舒了口气:常言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果然,阿逸天生就该是他老王家的媳妇儿啊。

     第二天天一早,王猛准备跟着安家一起去镇上时,顺便为自己家买一辆牛车时,安逸还是跟着去了。理由是他很多年没出过门了,好奇。听的王猛心里酸溜溜的,一心想把自己的所有倾囊相授。

     “阿逸?你也去?”等在安家门口的安达看到王猛的身影刚想唤他,没想到紧跟着就瞧见了他身后的安逸,眉头当下就皱了起来,“胡闹!你自己什么体质自己不知道?天气暖和的时候都不让你出门,这么冷的天,你还想跟着不成?快回家去!”

     来的时候就做好心理准备的安逸听了这一通呵斥,也不吭声,低着头悄悄的拽了拽王猛的袖子。王猛一回头,对上他可怜楚楚的眼睛,心里刚有了些的踌躇就被丢到了九霄云外,一个侧步,就把安逸挡了个严实。

     王猛说,“大哥,您别说阿逸了,是我让他陪我去的。再说,往常不让他去,无非就是怕他累着或者冻着,现在阿逸身上穿的衣服很厚实的,冻不着,而且由您的牛车在,也累不着他,您就放心吧。”

     关心则乱的安家大哥听了王猛的话,才把注意力放在弟弟身上,发现他一身雨过天青色的锦棉长袍,外头还披着一件玄色毛皮飞滚大氅。那件大氅皮毛很是厚重,最适合身材魁梧的男子穿,安逸穿着,反而衬得自己越发娇小,就像是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儿。

     那件大氅是王猛的吧?这么名贵的衣服,可不是有钱就买得起的。安达心道。这衣服倒是很厚,也不怕冻着了,可到底让不让他去,去了回来又是个什么后果,安达心里没谱。

     还好,没用安达为难,安父和周氏收拾整齐出来了,后面还跟着他的新媳妇儿赵氏。

     “猛子来了啊,跟阿达说什么呢这么热闹。不是我说你阿达,猛子来了你咋不让他先上车里等啊?下边多冷啊。”周氏一来,先跟王猛打了个招呼,才轻喝安达。他们家的牛车后面自己弄了个棚子,像极了城里那些大户人家才有的马车,虽然里面还是不如自家屋里暖和,但到底比露天的情况好太多了。

     “还不是您的好儿子!”安达没好气的指了指王猛的身后,“他也要跟着去!”

     周氏他们刚刚被王猛挡着,根本就没看到安逸,听安达这么一说,躲在后面的安逸也不好意思的露出头来,这才让周氏他们明白怎么一回事儿。

     “啥?你也去?”周氏一听就急了。她本就是个火爆脾气,心里最记挂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这个小儿子弱不经风的身体,得知他不顾自己的身子还想出门晃荡,哪儿还冷静的下来,急的跳着脚就想把他骂回去。

     “娘、娘啊,您别着急,听我说。”王猛一看不好,急忙上前把人拦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