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进山

     送走了欣喜中夹杂这忐忑的吴聪,安逸这才好笑的看着王猛,“怎么了?还真生气了?”

     “你都没问过我就答应了!你明明知道我不想带他的!”王猛面无表情的看着安逸,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委屈和控诉。

     “我当然知道。”安逸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又轻轻的抿了一口,“我还知道你不是不想带吴聪,你是只想一个人单独行动,进深山……”

     王猛:“…………”

     王猛无言以对。

     “看来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才刚结婚,就想让我当鳏夫了?”安逸皱起眉,一脸控诉的盯着他,看着委屈极了,“你说好照顾我一辈子的。”撒谎精!

     “不、不是,我是真的想跟你白头到老的……”王猛终于保不住自己一贯的稳定如山,惊慌失措的手都不知道该如何放了。

     “扑哧……骗你的。”安逸不得不承认,他实在是太喜欢打碎某人那张平静的表情了,特别有成就感!

     狩猎的事情,就这么被确定了下来。虽然王猛完全不想在寒冷的冬天,顶着风雪,离开暖暖的家和安逸,去山上打什么猎,但再过几天就该过年了,虽然家里准备了不少肉食,有几只野物添菜也是不错的选择。第一次跟安逸一起过年,王猛心里总是想给他更好的。

     然而,等他到了山脚下,见到的却不止承诺要带的一个人时,本就不怎么愉快的心情更低落了。

     “我只说带一个的吧?他们俩是怎么回事?”王猛依旧面无表情,但口气已经可以说是恶劣了。本来嘛,带一个都是累赘,万一磕磕碰碰或说有个闪失的,他都不好向人家的家人交代,现在又多了俩?当他性子好是咋滴?

     “那个……猛子哥,您不要怪阿聪,是我们自己看见阿聪悄悄的出门,还带着弓箭,才自作主张的跟着他的,您不要怪他……”赵小龙小心的看着脸色都快黑了的王猛,怕他一生气连吴聪也不带了,忙解释道。

     “是啊,是我们自己跟着来的。”黄大虎刚露出一副就是这样的表情,转眼就变成了谄媚的微笑,“那个,猛子哥,您看我们来都来了,就带我们一个呗~。您放心,我们保证乖乖听话,绝对不给您添麻烦!”

     “抱歉,猛子哥,给你添麻烦了……”相对于两位朋友的长篇大论,吴聪的话十分的简洁。他有些忐忑的看着王猛,脸上少见的带上了愧疚和不安。

     吴聪知道自己本来就是强求了,当时要不是安逸大哥开了口,他其实早就被拒绝了,而且是一点儿希望都没有的那种。可……虽然他很想学习打猎,吴聪知道,自己的朋友们比他还迫切的想学这个,只是苦于无门而已。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吴聪怎么也无法自私的说出让他们走的话,甚至哪怕拼着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代价,他也想让朋友们试一试的。

     “知道给我添麻烦了,你就不该做多余的事情。我想,你应该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吧?”王猛的表情,虽然一直不动如山,从外表上看,看不出一丝异样。但三人均感觉到,他的心情较之刚才,更恶劣了。

     “猛子哥……”黄大虎还想在说些什么,已经感觉有些不好的赵小龙偷偷的拽了他一把,从不会看人脸色的黄大虎,凭借着朋友多年的默契,还是住了嘴。

     “我知道。”吴聪脸色有些暗淡,显然如果见到王猛之前,他还有一些侥幸的话,此时他对于此行的结果已经不报任何的希望了,但哪怕心里已经认定了失败,结局没到来之前,他还是想再拼一把,竭尽全力的维持住了自己脸上的微笑,“看到他们俩的时候,我就有心里准备了。可我做不到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顾朋友的渴望。虎子和小龙从小就想成为一个合格的猎人,愿望也比我强烈的多,我还是被他们所影响的呢。现在,我也仅仅是先行了一步,侥幸得到了机缘而已。无论怎样,是我先有了吃独食的打算,为了自己而不告知他们,已经算是自私了,现在既然已经被他们知道了,我就不能再自私一次……”

     “哪怕拼输了,会赔掉你所谓的机缘?”王猛目光锐利的盯着他,仿佛要刺穿他的心底,把他所有的想法都袒露无疑。

     “是。哪怕赔掉我的机缘。”王猛的目光虽然让他不舒服,却并不能让他逃避,吴聪坦然自若的自嘲一笑。别说这机缘是万般侥幸中得的,得到的特别轻易,即便是千辛万苦求来的,为了朋友,他也舍得,“其实自从您同意带我打猎的时候,我心里是既高兴又心虚的。因为您当时的态度,我不敢再提更无理更非分的请求,但也无颜再面对他们了,怕他们怪我不讲义气。这次他们恰巧看到我,还担心我会有不好的事情而偷偷尾随,说实话,我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的,至少我不用在纠结了。也许,这就是上天所给予我的选择吧。”

     至于最后到底面临怎样的结果,吴聪想,至少,他都不会再心里难安了。

     “阿聪!你们……”习惯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黄大虎,这才发现,此次进山的名额,不是过去分好吃的那么简单,可以一人一块,或者简简单单的被拒绝,还有可能连累已经入选的兄弟失去资格。他的脸上从站到此地开始,头一次出现了惊慌,“猛子哥,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叫赔掉机缘?是说不让阿聪去了吗?可别啊猛子哥,是我们自己非要跟着的,跟阿聪没关系,他想拦着的,真的。要是您真的介意的话,那……那我们不去了,这就回家。小龙,走,咱们回家!”

     “虎子,等等!”赵小龙眼疾手快的拉下了说是风就是雨的黄大虎,求助的望着王猛,希望他能给个准话。

     黄大虎可不知道赵小龙的心思,还以为他不甘愿放弃,急赤白脸的对他喝到,“拉着我干吗?你还不想走吗!难道你还想因为咱们俩,让阿聪也去不成吗?啊?!”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了……”赵小龙被他喷了一脸口水,也不敢擦,脸上不由有些讪讪的,却嘴拙的不知该如何解释。

     “那你是什么意思!”黄大虎气呼呼的斜睨着他,等他所谓的解释。要不是他知道自己的哥们不会自私到只为了自己,他早就上手大嘴巴扇他了,还解释……解释个毛钱!

     “看来,还是有明白人的。”王猛眼中终于有了丝笑意,便不急不缓的说道,“你是担心我即便你们走了,也不会带上吴聪吧?”

     “额……”黄大虎僵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原来选择权早就不再自己手上了,僵硬的回头求证一般看着自己的好哥们,得到赵小虎无可奈何的点头,只能生无可恋的回望王猛,“哥,我的亲哥诶,您不至于吧?”

     “要是至于呢?”王猛一个眼神也没回应他,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背着的工具。

     黄大虎求助一般的看向赵小龙:咋办?

     赵小龙无奈的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

     二人面面相觑,默默无语,最后居然齐齐的转向智囊求助:哥们,对不住啊。你一向最聪明了,肯定有辙的吧?

     吴聪:我要有辙,至于半天都不吭声吗?

     吴聪心里失落,却不想让朋友们心里不安和愧疚,只能低下头,假装不知道。

     于是,等王猛检查完自己的装备,发现对方没有语气中的回应,抬头看是,就看到两只仿若弄丢了什么宝贝深陷于愧疚急需赎罪的小狗崽,可怜巴巴的求助于另一只无可奈何的可怜失主。

     “扑哧”一声,王猛被自己幻想中的形象逗乐了,在他们齐齐惊愕的望过来后,终于露出了从出现为止,第一个笑容——虽然依旧浅的让人很难察觉,“好了,我看到你们的决心了,看在你们这么努力逗笑我的份儿上,可以考虑带上你们。不过……”

     王猛在三只可怜巴巴的视线下,露出了自己狰狞的笑容,“我可不像刘大爷,性子那么好,你们那么拆台丢不计较。要是让我发现你们私底下玩儿什么小猫腻……哼哼。”

     仅仅是哼哼了一声,现场那三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鬼见愁,齐齐的打了个哆嗦,居然罕见的比小姑娘都乖巧听话,脸上的笑容都是那么的老实,“放心放心,我们一定听话……”

     至于他们是不是真如自己说的那么听话,看他们雄赳赳气昂昂的迈入大山,临近傍晚的时候,却蔫儿头蔫儿脑的想个霜打的茄子一般,就不言而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