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幸福

     …………可听了好一会儿,她还不停,隐隐还有让人家安全为上,别再上山的意思,当下就不乐意了。

     好嘛,你当人岳母的,让人家注意安全,这个可以,谁也不能说你不对,就是有什么好心的提点,都是没问题的。但是,你要是干涉人家的行动,不让人这样不让人那样的,这就不对了吧?亲妈说这话孩子还不见得乐意呢,更别说只是个岳母了。

     这一番训斥,说实话还真的挺出乎于王猛的预料的。没等安父在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王猛忙拦下他,笑着说道,“没事的爹,我知道娘是担心我。你们放心,我知道我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不会让自己莽撞的。”

     王猛明白安父担心自己听了周氏的话心里不舒服,但他更能体会周氏字里行间的记挂和真诚为他们好的心。说实话,哪怕他不会按照周氏的话去做,听着她的唠叨,自己心里也暖暖的。

     这种被长辈唠叨记挂的场景,真是好多年都没体会到了,猛然间,还真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周氏欣慰的对着王猛点了点头,转头就对安父喝到,“什么瞎操心?我这个做娘的跟孩子多说几句话怎么了?人家孩子都没意见!还有你这个老头子,该操心的不操心,不该担心的一直在哪儿瞎啵啵,闲的你!”

     安父被堵的呼吸一滞,求助的看向王猛,得了他一个近乎于讨好的笑容,气的当场就吹胡子瞪眼竞得,看谁都不顺眼了,“行行,我说话你们不爱听,我不说了行吧?以后你们爱谁谁,看我还管不管!”

     这话说的狠厉,要不是安逸和王猛都注意到他眼睛里一闪而逝的满意与欣慰的目光,差点儿就信了。

     安逸看时间不早了,年也拜完了,东西也送到了,他还惦记着早些回家补觉呢,便说道,“那啥,爹啊,您跟我娘您俩慢慢的打情骂俏啊,我们还有还几家要去,就不给着当香烛了。”

     “滚!快滚!”安父都被气笑了,随手捡了一小块木头扔了过去。安逸嘻嘻一笑,连避都不避,迈着悠然的步调就奔着门口走去。路过王猛边上的时候,还拽了他一下,小声笑道,“还不快走?等人撵你啊。”

     话音刚落,那边闹了个大红脸的周氏,狠喘了几口气后也又气又乐的喝了句,“连爹娘都编排,这孩子!”

     “都是你惯的!你看你,把他都教成什么样了?!”此时,王猛和安逸早已走出了安家的大门,但耳边依旧能隐约听到安父那中气十足的咆哮声。

     “行~行~,都是我惯的行了吧?也是我让你扔个东西也专门避个十万八千里的?哪怕你仍他脚底下我也知道你不是诚心的。哼~!”相对于安父洪亮的声音,周氏的声音反而越来越模糊,隐约间,她仿佛已经回到了屋里,随后再次传来的就只剩下安父越来越模糊的声音了……

     “你爹娘的感情真好啊。”王猛隐隐有些羡慕的感慨道。这么多年的相濡以沫,也没有什么龌龊,真真让人艳羡。

     “是啊……”安逸暖暖的笑了,表情特别的柔和,“他们虽然会时不时的像刚才那样拌几句嘴,但却从未真的红过脸……我还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次我爹下地干活,回来的晚了一些,我娘就担心的坐立难安的,没多会儿就找了过去。其实说晚,也就比往常晚了小半个钟头而已,我奶奶都不在乎。”

     安逸怀念的笑着,语气颇为感慨,“可是,就是这半个钟头,等我娘找到了因失足跌倒而撞到头,整个人晕倒水田里的我爹,又慌慌张张的找到了我大伯,把他给送进了镇上的医馆,才得知,幸亏他们给送的及时,只是找了点儿凉,发发热就没事了,不然,别说落个病根儿,严重的熬不过去都是有的……”

     “也是从那时候起,本来还看我娘不顺眼,觉得她娇气,连个地都下不了的我奶奶,才打心里承认了她,这么多年,也没跟我娘说一句狠话。”

     “不下地?那你娘现在……”王猛顿了下,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嘴快了。从不会下地的娇小姐,变成田里家里一把抓的农妇,岳母大人也受了不少苦吧。

     安逸不用看也知道王猛此时心里尴尬了,了然的斜睨了他一眼,轻笑出声,“你这是以为我娘后来又受了很多苦吧?其实不是。”他再次目视前方,“我娘只是吓到了,怕下次没这么好运真的会失去我爹,就改了以往的作风,几乎跟我爹寸步不离。”

     他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当时的场景一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都不知道,我爹当时听到我娘说这话时,是既高兴又心疼的。因为我娘未出嫁之前,可从未干过一点儿农活,真真是娇养着长大的。可,为了他,我娘还是开始接触自己最不喜欢的东西,还一干就干了十多年……”

     “所以,你们家几乎就成了你娘的一言堂?看来,你爹确实很在乎你娘,深入骨髓的那种。”王猛目光深邃的看着安逸,觉得自己终于发现他心底最渴望的东西了。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

     他,最想要的,仅仅只是能相伴一生的人吧。无关性别,无关财产,无关任何跟功名利禄相关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我还以为你会说我娘满心都是我爹呢。”安逸没料到他会突发这种感慨,不知怎么的心底有些高兴,脸上也带上了几分,“我爹后来曾对我和我哥说,他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不顾我们奶奶的意愿,义无反顾的上我姥爷家提亲并娶到了我娘,还说让我们以后找另一半时眼光放亮点,最好按着我娘的模子找。”

     “这话,他不好意思对着我娘说,对我娘他一直就是那个木讷的,口不对心的男人。可他不知道,那天,他专门挑了我娘不在的时候说的话,被去而复返的我娘在他身后只字不漏的全听在了心里,还悄悄的让我和我哥保密,自己蹑手蹑脚的走了。我当时看到我娘那时候的笑容,仿佛整个人都被泡在了温泉里一样,暖和的不得了……后来,我才知道,那种感觉,叫做幸福……和羡慕。”

     “你再也不用羡慕了。”王猛肯定的说。

     “嗯?”安逸此时还未彻底从过去的场景里出来,整个人都有些迷糊,听了王猛不着边际的话,很茫然的看向他。

     “因为,我们也可以跟他们一样……不,是更好。相信我,咱们一定能相守到白头,不离不弃!”王猛停了下来,眼睛坚定的看着他,宣誓一般的说道。

     “……我知道。”安逸认真的回视他,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知道你不会半途丢下我,无论是认为还是天意。”

     王猛:“…………”为毛他突然感觉自己压力倍增呢?

     看来,以后不但要防止他人的恶意破坏和安逸脆弱的身体,连他自己的身体,也成了不可忽视的问题了啊……

     拜年无非就是走了东家逛西家。安逸和王猛从安家出来,就去了安家的大伯家里,给爷爷奶奶磕了头,给大伯和大伯母行了礼,又收获了几位长辈赠送的红包,这才又去了安姓本家的长辈们家里拜年。

     当然,安姓长辈毕竟只能算同族亲戚,血脉相隔的也有些远,他们俩上门只需行礼即可,不用再跪拜了。而长辈们赠送的礼物,也从红包变成了瓜子和糖块。

     一路走一路拜,虽然要去的人家不少,二人的速度倒是快了不少。尤其同族的人喜好扎堆,房子几乎都是相连的,他们从早上七点出门,居然九点之前就到了家里。

     “还行吗?要不你先去补眠,等午饭做好了,我再去叫你?”王猛扶着安逸,心疼的建议到。

     出门时安逸还是走着的,可到了最后几家时,他几乎都是被自己搀着才能走了。就这,这人还死要面子的强撑,在别人面前故作无事,让他真是好气又好笑。

     “补眠?我倒是想。”安逸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都是这人害得他这样的!

     “那就去啊。”自己家里,有什么不能去的?

     像是回应王猛的疑惑,他话音刚落,身后就有一群小孩子跑进来,“拜年了拜年了~!”“猛子哥新年好~!”“阿逸哥哥新年好~!”“我们来给你们拜年了~!”……

     安逸:→_→你看?

     王猛:…………

     安逸身上不舒服,王猛怕孩子们一窝蜂的冲过来,撞到了他,忙把人先扶到一边,按在了椅子上,自己则端了盘专门待客用的零食和糖果,引着孩子们到了一边,“来来来,到这边来,咱们分糖果了啊!”

     “耶~~!”“多谢猛子哥哥~~!”“有糖果楼~~!”“给我给我给我~~!”“还有我呢,别忘了我啊~!”…………

     安逸:“…………”

     看着被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团团围住,被拉扯的衣服凌乱还面不改色,笑容温暖的王猛,他好像再次体会到了那种暖暖的犹如在严寒冬日泡在温泉里的感觉……

     那种,名叫幸福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