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缘由

     …………王猛有了头疼的看着小丫头。虽然她现在是睡着了,可睡得并不安稳,看她紧缩成一团的小身躯和紧紧攥着他衣服的一双小手,就知道哪怕在睡梦中,她也是不安和恐慌的。

     说来,也够难为这么一个小孩子的,有个那样的爹和护不住她的娘,这孩子能顺利的活下来,也是很不容易的,更别说,她娘还有更小的,身体也很不好的弟弟要顾。不过,话又说回来,毕竟是身上掉下来的一块儿肉,既然她娘能为了从小养大的小姑子舍去全部的私房,想来,虽然平日看顾得少,这个亲闺女她娘也是留有后招的吧。

     不过,这就不管他们王家的事了,既然孩子到了王家,就是王家的孩子,跟他们吴家就再无干系了。

     小丫头的状态,王猛注意到了,观察细微的安逸当然也注意到了,而且他心里明白,如果不接触这个小家伙的戒心和恐惧,这孩子,恐怕都废了。

     叹了口气,安逸说,“让她跟着咱们睡吧,不行,就你们俩自己睡,先熬过这段时间再说,这孩子现在是一点儿都不经吓了……”

     王猛怜惜的摸了摸下丫头的脑袋,无言以对。

     “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去要账去了吗?”虽然知道肯定要不回来,但安逸怎么也想不出来为毛会换回一个孩子啊。以他对王猛的了解,就算那无赖肯用孩子抵账,他也不会这么轻易就同意吧。

     “是去要账,也是想揍那个魂淡一顿,让他长长记性,可我没想到……唉……”王猛摇摇头,露出个一言难尽的表情。

     原来,吴老大这个浑人,能混了这么多年还顺风顺水的,没遇到什么扎手的人物,不是因为幸运,还是真有几分狡猾的,知道哪户人家脾气好、性子软、能下手而已。

     而且,吴老大除了在自己家逞威风逞的狠了些,在外面也就只会胡搅蛮缠,仗着一把子力气欺负和威胁人而已,有时候见自己过了火,把人逼急了,就转而恐吓,让人不得不妥协。

     最主要的是,他闹了这么多年,即便人人知道他的秉性,把他传的都有些邪性了,甚至见了他们一家人都会下意识的躲闪,他也一直踩在别人的底线上,懂得见好就收,让众人像吃了苍蝇一般恶心,还不敢追究。

     也是因为他总是办恶心事儿,又没真的造成无可挽回的错误,而且赖上的人家都是跟他们家打过交道的,而不是无缘无故的,这才让村里无论是村长、吴家族长,还是别的各位族长族老们,为了自家的安生和村里的宁静,没再过分的追究他。

     本来,按照吴老大的一贯作风,他这一辈子哪怕没什么别的本事,也能吃喝无愁了。奈何,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在村里人都畏惧他躲着他,使他“进项”越来越少、越来越不满足的时候,王猛这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在望山村落户了,还娶了个村里懒名远扬的人物。

     一个外来户,还是个富家公子哥儿,一进村不是买地建房子,就是买牛买车的,婚礼上还能置办得起流水席请全村的人吃饭,买得起那么多的聘礼,连大城市里也有不少人来送礼,显然是有有钱的。

     但,婚礼虽然热闹,他的家长却始终没露面,亲朋好友也就一个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哥哥,吴老大本来还有些畏惧的心思,慢慢的活络了。

     一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好好的城里不待,好好的日子不过,却反而跑到乡下这种贫瘠的地方来受苦,本就惹人非议,现在又娶了个农户家懒名在外,根本就嫁不出去的儿子,可能连后代都没有,图什么?

     必须是城里呆不住了,跑乡下来躲祸啊!没见人家家里的爹妈都不敢露面嘛!

     然后吴老大就琢磨开了。

     这公子哥儿本人本身就是来“躲祸”的,受了委屈肯定也不敢声张,基本上也就不用畏惧他背后的势力了。而他在村里唯一的依仗,他的岳家安老/二一家,还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连大声说话都没有过的,就更是不敢替他出头了。你说,这头“大肥羊”,他不宰怎么能对得起自己?

     至于村里流传的这个公子哥儿武力高强的话,那就更是无稽之谈。反正他是不信娇生惯养的少爷能吃练武这种苦头的。

     就在吴老大琢磨着怎么跟“肥羊”接触的时候,他媳妇儿慌张的找来,说儿子病了,浑身发烫,人都迷糊了。吴老大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先是带着媳妇儿和孩子去借车,到了镇上,打发了去医馆看病的媳妇儿孩子再把牛车连牛带车一起卖了,刨除孩子看病的钱,里外里他静落了二两三百多枚铜钱,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大成功啊有木有。

     这样丰富的回报,让吴老大激动的胆子也肥了,本想捞一笔就算的他,居然又生出旁的心思。

     仅一次就捞回来二两多,那多来几回呢?二两对于他这样的人是一笔巨款,对那些少爷,可是连一顿饭钱都算不上的吧……

     然而,没等他算盘打响,他心里被欺负也不敢吱声的娇少爷就打上门来,连话都没说几句,就把他先暴打了一顿。他这时候哪儿还不明白自己提到了铁板了。

     可是,牛车他已经卖了,钱也在他刚回村的时候就赌钱输光了,吴家在他父母去世后,早就被他折腾的家徒四壁、一贫如洗了,哪儿还有钱还啊。

     “女儿……对了,我还有女儿。我是没钱赔给你了,你就是打死我也是毫无用处的,还得害自己吃官司,多不值当啊。我女儿赔给你,以后她就是你的女儿,咱们两清!”吴老大几乎是眼睛放光的说。

     王猛:“…………”我只想教训你,要你女儿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