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小丫头

     好不容易安抚好了周氏,答应她明天一定带着孩子来让她看看,并让王猛这个当事人当场跟她解释,周氏才带着担忧找出了安逸小时候穿过、看着还比较完好的小棉衣。

     “你只说孩子看上去就三岁大,吴老大的女儿毕竟已经五岁了,所以我找了你四岁时的衣服。孩子的衣服,都是宁大勿小的,要是大了,你就给她绾一绾袖口和裤脚,等明天她来了,我在比量着给她做几身合体的。”想到那个可怜的孩子,周氏忍不住叹息了一声。不管怎样,能离开那个不是玩意儿的爹,孩子也算是脱离苦海了。

     只希望,猛子真如安逸说的那样厉害,别被那个无赖祸祸了吧……

     “咦?我的衣服?”安逸特别新奇的看着手上的小衣服,许是那是他还太小,他完全没印象自己穿过这样的衣服,“娘,你还保留着这个呢。我还以为你得现场把我的衣服给改小,或者去我堂哥家借一身呢。”安大伯家的大堂哥,儿子已经两岁了,兴许有故意做大一些的衣服呢。

     “不但你的,你哥的你娘那儿也有。小孩子的命都轻,尤其是新生儿,一个不注意就飘走了。咱们这里的传统,就是必须得让孩子穿百家衣或者健康成长起来的大人的旧衣服,才能顺顺利利的成长。不过百家衣哪是那么好讨的啊,年景好也就罢了,年景不好,连吃饭都成问题,谁家金贵的布料可以往外借的。然后,你娘就想出了这招,把你们哥俩的小衣服留着,以后给你们自己的孩子压命,自己的衣服,你们也不会嫌弃,而且也是个好兆头。”

     周氏还没开口,像个木头人一样在边上杵了半天的安父倒是先开口了。说着说着,他还忍不住慷慨的叹了口气。可惜,安达的小衣服可能还有用处,安逸的不说吉不吉利了,用不用得上都悬。

     安逸被安父的叹息声弄得心头一涩,知道他又在惋惜自己命中可能无子的境遇了,忙打岔,“成了,衣服也有了,孩子还等着穿呢,爹娘,我先走了啊。”说着,也不给人开口的机会,他就跑出了门。

     “诶,你路上慢点儿啊!”

     “知道了——!”

     回到家后,安逸先把小衣服在屋里的火口烘热,才拿给浴盆中的俩人。等他跑了趟厨房,把夜宵给俩人端出来的时候,王猛和那个小姑娘已经在餐桌上坐好了。

     安逸把托盘放王猛面前一放,就不管他了,自己单独端着那碗鸡蛋羹小心的放在了那个小姑娘面前,仿佛怕吓着她一般,语气特别柔和的说道,“饿了吧?吃吧。”

     那小姑娘经过了这一番的梳洗,褪去那一身的穷酸气,换上了安逸小时候做工精细的小衣服,居然一改之前的邋遢,让人隐隐忍不住有些怜惜。许是从没有跟外人接触过,又长期生活在亲生父亲的暴力中,哪怕安逸已经拿出所有的耐心和柔和,她还是被吓得脸色发白,浑身哆嗦。

     安逸完全没料到自己柔声细语的一句最普通的话,就让这个小家伙被吓得瑟瑟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顿时有点手足无措,求救的看向王猛。

     王猛此时已经被自己面前香气袭人的小馄饨勾起了肚里的馋虫,也不管海碗地下还放着托盘,拿起筷子就夹了一个放入口中。安逸求救的视线传过来时,他正被自己口中还隐隐有些发烫的馄饨烫的嘴里忍不住嘶嘶作响。

     安逸:“…………”呵呵。

     安逸脸上淡淡的笑容加深了几分,后撤了一步站到王猛的身侧,单手放置在他大腿外侧,狠狠一拧,“很~香~哦~~!”

     王猛皮糙肉厚的,安逸这一下子看上去很疼,但对他这种常年经历重伤的人,还真不算什么,更别说安逸本就没用多少力道,但他还是配合着做出了龇牙咧嘴的表情,“嘶嘶……很疼诶……”

     安逸:“呵呵。”还真没看出来。

     口中的小馄饨已经不那么烫了,王猛刚想一口吞下,再跟安逸诉诉委屈,隔壁的小丫头突然仿若看到了什么可怖的东西一样,惊叫了一声,嗖的一下钻到了桌子底下,口中还不停的喃喃着:“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我乖……不要打我……”

     王猛和安逸本就是打情骂俏,完全没料到会出这等异变,在听到孩子口中下意识讨饶的话语,心里忍不住就一阵刺痛和怜惜。

     安逸给王猛使了个眼色,让他去把人先劝出来。仅仅这么一会儿工夫,他就已经明白,这孩子对任何陌生的人都有防备心,除了王猛。可能,是因为是他把这孩子从那个噩梦中带出来的缘故吧。

     安逸的眼神王猛当然明白,但他就是一个粗糙的武夫,对哄孩子可真是一窍不通啊,他还真怕自己人没哄出来,反倒让小丫头受到更大的惊吓。

     安逸一个眼色使过去,对方居然还在踌躇?他当即就怒了:还不快去!

     王猛摇摇头,指了指自己:我不会啊。

     安逸斜睨他:难道我会?再说……

     安逸心疼的看了眼桌子的方向,就算他想,孩子也会抵触他的吧。

     王猛明白了他的意思,咬咬牙,豁出去了。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斜跨一步,在桌子边上蹲下,轻手掀起了餐桌的桌布,无视小人儿瑟瑟发抖的小身影,伸了一只手进去,“乖,出来吧。出来吃饭了。放心,这里没人会打你的。”

     小丫头乍然听到声音,先是畏缩的哆嗦了一下,双手环膝、脑袋深埋在双腿之间,妄图把自己缩成更小的一团,完全没听到王猛说了些什么,只是隐隐感觉他的声音有些熟悉。

     王猛也没期待她会在自己的招呼下就这么出来,便更耐心的劝到,“你还认识叔叔吗?刚刚你还抱着叔叔不是吗?来,到叔叔这儿来,咱们一起吃好吃的饭饭,好不好?”

     小丫头还是不吭声,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