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收养

     …………不过,这些繁琐的过程,并不能一蹴而就,需要王猛前前后后的奔波。然而,长期的惊吓和恐惧中,这孩子的精神状态实在令人堪忧,别说外人,就是安逸稍稍亲近一点儿,她都会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躲到阴暗的角落里去,让王猛根本就不能放心的离开。

     “算了,还说今儿带去给我娘看看,顺便量量尺寸做几身衣服的,现在看来……唉……”安逸担忧的看着穿戴一新,却把脑袋埋在王猛的胸前,仅仅听说要出门就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孩子。

     “那……”王猛想说什么,但见孩子眼中浓浓的恐惧,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

     “没事,都是自家长辈,哪儿会挑这个理。我去一趟跟他们说清情况,让他们先别往外传,怎么着也得等孩子适应了。”

     王猛一听,也是这个理,就不再反驳了。连小丫头一听不用出门,紧绷的身体都明显的放松了,看的安逸哭笑不得。

     果然,到了安家,得知孩子的状况后,根本就没人对孩子不能来而提出异议。周氏和赵雪妍这俩女人的关注点,一致是围着孩子的状况的,那问题一个接一个的,基本上把方方面面的问题都考虑周全了,倒是帮安逸弄明白了孩子该如何养,怎样去养的问题;而安父和安达则更关注于孩子安家落户后的各种后续的麻烦问题。例如户籍如何去办,孩子的父母吴家会不会再来纠缠等等的问题。

     “那个吴老大不是问题,他已经白纸黑字给我们写了卖身契了,以后孩子就跟他们家不相干了。就算他想赖皮,我们也不怕他,咱们占理,猛子的身手也在哪儿,量他也翻不聊天。就是这个户籍……”安逸轻叹一声,看向安父,“爹啊,这东西能□□吗?虽说不急于一时半刻的,但不真的落在纸上,我总是不安心。可现在猛子要看着孩子,连家门都出不去。”

     “□□?你可真能想。”安父无奈的笑了,“如果是你哥,有他的承诺和书面说明,我倒还能伸伸手,但你们家毕竟是姓王的,别说我这个岳家,就是他的娘舅家,也一样不好使。”

     这倒不是瞎话。安父身为安达的亲爹,都是一个姓氏一个家族的,他要帮儿子过继子嗣,只要儿子不反对,他完全可以一个人做主。但,两个不同姓氏不同家族的人,却不能这么办。因为宗族的威信,不会允许外姓者插手的。毕竟只要一出事,牵连的就是全族,谁也冒不起这个风险。

     更别说,户籍只是官方的一种证明,如果没有宗族的认同,没有族长的许可,这种证明户籍管理的地方也是不会给批的。毕竟落户落户,这可跟迁户不同,是把一个人的户籍落在某个宗族内,不让自己成为无根的浮萍。而对于宗族,要接受一个跟自己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成为自己的族人,还要跟自己全族的名声和生命息息相关,显然并不是那么容易接受。

     此时,安逸也想到了其中的艰难,便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至于孩子的户籍问题,看来还是让王猛给他哥王狂说一声,再看看怎么办吧。

     虽然不能现场给孩子量尺寸,让周氏和赵雪妍有些失望,但有了安逸口述的孩子穿上他四岁时那套衣服的效果,两个经常做衣服的熟手,还是摸清了孩子的具体尺寸,聊着天,就把现有的几套孩子的衣服修改好,让安逸带了回去。

     等安逸到了家,也不知王猛怎么弄得,小丫头已经从他身上下来,虽然还紧紧地贴着他坐,紧张的情绪倒是舒缓了不少。

     “回来了?”王猛见安逸进门,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回头鼓励的看着小丫头,笑着说,“跟你爹打个招呼?”

     小丫头看到安逸进门,先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在王猛的鼓励下,还是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他一眼,确认他真的不会伤害自己后,才笑声的喊了一句,“爹爹?”

     “诶!”安逸虽然提前意识到了,但真的听到她喊自己爹,心里还是开心的心花怒放。要不是怕再吓着这个小丫头,他恨不能把小人儿搂进怀里亲。他动作轻缓的在孩子可承受的范围内,走到了距离孩子最近的地方,柔声细语的问她,“孩子,你有名字吗?以后想让爹爹和你阿爹怎么称呼你啊?”

     小丫头感觉到安逸走进的动作时,身体下意识就紧绷了。那种紧绷和惊恐随着他的走进越来越浓,要不是有王猛前面的铺垫和打气,估计她早就吓得躲起来了。但是,即便没躲,她心里的恐惧和压力也不少。就在她快要紧张的再次窜到桌子底下时,安逸停了,位置甚至距离她还有一米多远,而且中间还隔着一个让她心安的王猛,这才让她不那么恐惧。

     “名字?”小丫头小手紧紧的抓着王猛的衣袖,摇了摇头,“我没有名字。我娘都叫我丫头的。”

     “丫头?”安逸轻笑了一下,“这就是个统称,连昵称都不算。”他再次凑近一点儿,知道孩子对王猛特别的依赖,他也尽量的挨着王猛,好让孩子安心,“那让你阿爹给你起个大名,以后上族谱用,咱们自己在家挑个小名叫着,行不?要是你更习惯丫头这个称呼,直接叫小丫也成。你说呢?”

     小丫头有生以来,面对的不是毫无理由的打骂,就是命令和吩咐,从没有人问过她意见。虽然她并不明白其中意味着什么,但孩子对于善恶天生的敏感,还是让她体会到安逸的善意,心里渐渐的不再那么抵触他了。求助的看了王猛一眼,得到了他的点头和肯定的眼神后,才小心的说,“那、那我还是叫小丫吧……”至于那个大名还有族谱什么的,她不明白,就不发表意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