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离家

     俗话讲:“春分麦起身,肥水要紧跟”。

     俗话又讲:“一场春雨一场暖,春雨过后忙耕田”。

     春分在二月份,几乎春节过后没几天就是春分了。就在前几天的那场突如其来的春雨淅淅沥沥的下过之后,春分就已经悄然而至。而仿佛还沉浸在热闹而喜庆的春节中的望山村村民们,都像换了个人似得,脚不沾地的忙碌了起来。

     等安逸一家察觉到时,整个望山村都已经陷入了紧凑而忙碌的节奏之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安家。因为……

     ——农忙,就要开始了。

     春管、春耕、春种……仿佛一夜之间,望山村都进入了忙碌的状态。无论是安父安母这样的长辈,还是安达安远这样的同辈兄弟,都放下了手里的工作和悠闲,像个勤劳的蚂蚁一般,除了晚上睡觉,在家里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然而,就在家家户户都在忙碌的时候,安逸和王猛却发起愁来。

     这倒不是因为那刚到手的三十亩地。田地和庄稼,那可是庄稼人最宝贵最紧要的命根子,是无价之宝啊。哪怕不是自己的,能到自己手里,给自家人多挣一份口粮,让自己的家人吃饱穿暖,娃儿健康成长,在庄稼人眼里,那也是不可多得的好事儿。

     因此,早就在王猛放出风声要把地租出去的第二天,就吸引了一堆闻味而来的老饕,让王猛为到底把地给谁伤透了脑筋。最后,还是熟悉内情的安父,推荐了两家条件艰苦,为人本分的人家,才算是解决了问题。

     “消息确定了?”不含任何情绪的声音从低垂着的脑袋下放传来。

     “确定了。”王猛艰难的点了下头,小心的打量着对面的安逸。可安逸从听到他的消息开始,就一直低着头,让他根本就没机会察觉对方的态度……和状态。

     他……生气了?还是伤心了?还是……毫无感觉。

     两人都是感情内敛的人,即便心里有,也从未说出口,以至于,哪怕王猛早就把人娶到了家,也从不敢奢望得到他全部的感情,只求能在他的心里占有一席之地,哪怕仅仅只是个角落,也就满足了。

     可是,人由*所支配的动物,它从不会满足。即便是王猛,在得到安逸并成功的把人娶回家,光明正大的拥有他后,也不在满足于只是把人留在身边,朝夕相对。

     尤其,近来他一直感觉自己对安逸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甚至有可能在他心里占有一份不小的领域后,他更是*丛生,渴望得到他整个人——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

     这个*,隐晦的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就已经在他的心底,生根、发芽、茁壮的成长为一棵任何人都不可小觑的苍天大树……

     因此,在意识到安逸所有对他的在乎和情感,都可能是自己的幻想,是自欺欺人的自我满足后,王猛的心脏骤然一滞,仿佛经历了万箭穿心一般的剧烈疼痛。让他甚至不敢去想,如果这个猜想成真,他该如何面对这份心痛和绝望……

     “唉……”重重的一声叹息声后,还沉浸在自己可怕的猜想中的王猛,听到了安逸带着无奈情绪的声音,他说,“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吧,我去给你收拾行李。”

     王猛:“…………”(づ╥﹏╥)づ这是真的不在乎他吗?

     心瞬间就凉透了有木有……

     可惜,王猛的心痛,安逸毫无所知。面对他骤然要离去的消息,安逸自己的伤心难受还顾不过来呢,要不是不想让王猛担心,他连故作平静的表象都坚持不住。

     既然是要去最危险的地方,拖沓的大件儿行礼就用不上了,保命的物件儿倒是多多益善。

     外伤药、内伤药、风寒药、迷药、解/毒/药、清理水源用的清洁药、驱蚊虫的驱蚊散等等,安逸把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所有研究成果都带上了,还带上了好几张已经确定了药性的药方,让他以后需要时可以按方自己配药。也是消息来的太晚也太紧,让他都没机会配置和实验更好的药了。

     不过,安逸到不担心这些成药或者药方王猛不会用,或伤及自己,因为这段时间他所研究的所有药物,都是在他的指挥下,王猛下手配置成功的。所以,王猛可以算是个熟练工了,虽然比不上专业的大夫,比配药的小徒弟还是强不少的。

     保命用的东西,除了药物,就是装备了。人的身体,最重要的就心脏和脑袋。脑袋即便是安逸也无计可施,毕竟大庆朝的帽子,根本就没有护住太阳穴的。不过,心脏等重要的部位,还是可以施展一下的。

     未免出现他不愿意面对的局面,安逸连夜把家里储存的所有结实的皮料都整理出来,请周氏和大伯母林氏一起,给他加班加点的缝制出来一件特制的对襟背心,前胸和后心都加厚,里面夹带着护心镜,保证安全。

     保命的物件儿有了,身下的就是钱财了。穷家富路。无论到哪儿,哪怕山穷水尽,只要身上有钱,也能保证自己可以买到生活必备的东西。所以,在这一方面,安逸还是毫不吝啬的。

     银票,大额小额的若干,都套上防水层,分别封在不同衣服的夹层里;金银元宝和若干碎银两,分两包装在行礼和随身的钱袋里……

     还有替换的衣物,鞋子,路上吃的粮食等等,等王猛意识清醒过来时,安逸已经把露宿荒野可能用到的被褥,也塞进了单独的行礼。

     “大包的那个,是你路上用的,即便即便丢了也不可惜,以后在添置就成,前面的小包袱,你可看好了……”安逸低着头,细细的叮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