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六章调戏?

     鉴于麝鹿已死,取麝香的事有些紧迫,但还没到刻不容缓的地步。所以,王猛离开了安大伯家后,并没有直奔刘大爷家,而是带着那头麝鹿和在房间内玩儿的正开心的小丫回到了自己家。

     是的,小丫说是在壮壮家玩儿,其实就是在安大伯家。根据望山村的惯例,长子养老,而次子婚后,则会被分家,分居另过。所以,安大伯家,除了安老爷子和老太太,还有第三代安远一家。

     “回来了。怎么又把它提回来了?”父女俩回来的时候,安逸已经收拾停当,连做好的几个用野物做出来的好菜也被他放进了保温食盒。

     王猛把手上的麝鹿放好后,便把要去找刘大爷请教怎样割麝香的事情简单的说了,本以为安逸就算是不在意也会说几句,没想到,他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回音。

     王猛察觉不对,回头一看,安逸哪儿是不在意啊,此时正用一种诡异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呢。

     “怎么了?”王猛无措的打量了下自己。衣服没问题啊,难道是自己的脸脏了?

     “你……不会取麝香?”

     “是啊。”王猛回答的很坦然。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嘛,如果会的话,他早就自己取了吃肉了,哪至于提着这百十来斤的东西四处走啊。

     “那你知道麝香是个什么东西,在麝鹿身内属于哪个部位吗?”安逸憋笑的问。估计,这人也只听其名而不知

     果然,不出他所料,王猛一脸茫然的说,“应该……属于内脏之类的……部位吧?”

     “噗哧”一声,安逸憋不住了,差点儿笑出声来,左手握拳放在嘴边干咳了两声,才勉强抑制住满腔的笑意,“抱歉抱歉,等我会儿,不用去刘大爷家了,取麝香而已,我来就行。”说着,安逸扭头重新进了厨房。

     王猛:“…………”

     小丫茫然的看了眼厨房的方向,拽了拽她阿爹的衣角,“阿爹,爹爹他怎么了?”

     王猛故作轻松的摸了摸小丫的脑袋,笑容充满了无奈和宠溺,“大概……很开心吧。”看来,自己这次,还真是把他娱乐的不轻呢。

     开心?小丫还是不懂,不过爹爹刚刚确实是想笑的样子,而阿爹脸上此时的笑容也让她感觉心里暖暖的,应该……是好事吧?

     过了好一会儿,安逸终于从厨房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把他处理野物是专用的刀。

     “我来吧,你给我说怎么弄就行了。”王猛一看他那着那把刀,心里就是一突,生怕他把自己伤着了,连忙把刀接了下来。这可不是把家常用的菜刀啊,分量重的很,也锋利的很,是他用来防身的猎刀啊。这人,还真会选啊。

     “好吧。”安逸顺势松手,表情中竟带着丝幸灾乐祸,“这可是你自己选的啊。”

     幸灾乐祸?

     王猛不解,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是先剥皮吗?”他把收起来的麝鹿再次拿出来,放在他经常处理猎物的水井边上。

     “咳咳……不用。”安逸强作正色,借口让小丫去取糖果,才凑过去,趴在王猛的身上,一只手快速的从王猛下/身不可言说的部位摸了把,对着他耳朵轻轻吹气,“这两颗蛋蛋,感觉到了吗?你把麝鹿的蛋蛋取下来就行了,里面就是你要的麝香……”

     你、要、的、麝、香……

     王猛:“…………”

     他这是被调戏了?还是被调戏了?还是被调戏了呢?

     王猛双手不自觉的握紧成拳,拳头上也青筋暴起,而那双深邃的眼睛,更是弥漫着幽暗的色彩……

     今天之前,他还真不知道这人对自己的影响力是这么的强大,仅仅触摸了一下,就跳起了他浑身的火气,某处更是僵硬的发疼。

     “敢放火,你就要有胆灭!”王猛在安逸的耳边轻声却也咬牙切齿的说到。然而,就在他刚想把人搂进怀里狠狠地惩罚一番,被支走的小丫已经抱着一罐安逸手工制作的花生糖出来了,“爹爹,是这个吗?”

     “是啊。”安逸笑着应了声儿,才避开小丫的视线,扭头送了王猛一个得意至极的笑容,对着他的耳朵再次吹了口气,“看来,今儿这火您只能自己受着了。”幸灾乐祸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逸这才从容不迫的直起身来,语气柔和的对小丫说,“就着这个,乖女儿!你阿爹估计还得等一会儿,咱们先去你姥爷家吃饭吧……”

     王猛:“…………”呵呵。

     躲得了初一,还能躲得过十五?咱们的账,晚上再算!

     王猛势在必得的眼神安逸因为背对着他,所以没看见,然而,仿佛潜意识般,他突然背后一凉,浑身打了个寒蝉。

     安逸:怎么突然感觉凉飕飕的,是因为太阳落山的关系吗?

     小丫可不知道自家俩爹之间的小情调,听她爹爹说要先走一步,双手环抱着那只有她脑袋那么大的零食罐子,乖巧的点头,“好~。”

     临走时,她一手拉着爹爹的手,一边回头小大人儿似得嘱咐王猛,“阿爹,你快点儿来啊,不然饭菜该凉了。”

     “好~,阿爹会快点儿的。”王猛笑着,挥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