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问题解决
    还是那句话,清官难断家务事。

     大伯养小三生私生女的事情,盛世文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一直拖到现在,真相终于大白。

     这档子事儿,身为犯错,不应该说犯罪一方的亲属,盛世文家的位置很尴尬。

     去了,肯定会被一通数落,但利害关系与道德观念让盛世文一家子人必须出面。

     利害关系,要知道,就算盛世文通过努力获得了投资和认可,但如今维系在盛世文与余家、陈家之间的最重要桥梁依旧是大伯跟陈佳的婚姻关系。

     况且,从道德层面上来讲,不管大伯在陈佳面前多没有地位,那都不是重婚的理由,如果忍受不了大可以提出离婚,老死不相往来,为何找小三?为何导致一个可怜的、注定的不到完整家庭关爱的生命降生!?

     盛世文暗自摇头,颇为不齿。

     老妈跟在后面,临进门前,又改了主意:“儿子,算了,等下还是我出面去受你婶婶白眼,你去劝慰你堂哥就好了。”

     “看情况吧。”

     情况没有想象的严重,大伯于二十多年婚姻关系中,掌握了充足的下跪求饶技巧。

     “我错了,佳佳,看在儿子的面上,原谅我吧。”大伯膝盖走路,挪到婶婶面前,求饶道。

     “你还有脸提儿子,你如果真关心儿子会去做这种龌蹉!?”陈佳眼眶通红,冷眼怒斥道。

     盛世文觉得没被一脚踢开已经很好了,这样至少证明还有救。

     “凯哥。”

     “凯哥?”叫了两声,盛世文走到正面,才发现堂哥,满脸泪水,咬牙切齿。

     这就很麻烦了,婶婶还有可能看在儿子的面上原谅大伯,但如果陈凯不能谅解,那便麻烦了。

     盛世文呼出一口气,若是不可挽回,便改变自己的思维:“大伯和其他女人有事实婚姻关系,犯了重婚罪,应该还有侵吞挪用公司财产的情况,咱们别包庇,直接走法律渠道吧。”

     霎时间,客厅内,针落可闻,大伯一脸不可置信,本来应该是帮手角色的人何故反向他举起屠刀?

     婶婶充满怨念地哈哈大笑:“你听到了,这不是我提出的建议,是你的侄子说的,你死的没有怨念吧。”

     “我,我还不是被你逼的吗?”大伯整个人脑袋很混乱,彻底爆发:“我跟你说是夫妻,其实就是个下人,包括教育儿子,有哪件事情,你听取过我的意见,这种日子我早不想过了!”

     “行啊,你自个儿去监狱里面蹲几年看看,看看到时候你背了一身债,在外面养的那个****会不会跟你!”

     “妈,别。”陈凯一听说要把自个儿老爸送去坐牢,犹犹豫豫,最终改换态度出口阻止道。

     身处这个家庭中,陈凯最能理解他老爸的处境,应该说他们这个三口之家的男性都死死地被老妈压制在地上,反身不得。

     换位思考,嗯,他父亲还是错的更多,但弄去坐牢,则不是陈凯想要的结果。

     “妈,原谅老爸这一次吧,至少不要把他送进监狱。”

     陈佳沉默下来,但态度依旧不变,她实在气愤,自己仅仅把持家庭事务的主导权,而且是应得的,为什么会遭到这种不公正的对待:“不行,当初甜言蜜语,现在违反誓言,还敢奢求原谅!?我告诉你,我死也不会原谅你的,你不是喜欢温柔的女人嘛,我要让你一无所有,看看你们怎么郎情妾意!”

     “妈,别这样啊,你们最近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不可以退让一步呢?”陈凯大急道。

     “对啊,我最近对你爸已经很好了,可是他竟然这么回报我,要不是挪用公司款项的事情暴露,我还傻乎乎地在帮你老爸养野女人!”儿子的话触到陈佳的怒点,犹如爆竹瞬间炸裂开来。

     “老爸,你也说一句话呀,你好好跟妈认错。”陈凯朝大伯吼道:“你就安心让我没有完整家庭吗!?”

     大伯默然:“佳佳,你对我变好许多,我也看得见,其实我也知道自己犯下了大错,但是错我已经犯了,而且还生了一个女儿,我,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所以呢,所以你就想瞒我一辈子?”婶婶哼道:“而且听说你给私生女取得名字叫盛佳,呸,你想恶心死我吗?!”

     ……好吧,大伯取这名字,是要闹哪样啊,某种意义上也是对婶婶念念不忘啊。

     婶婶深吸一口气,又说道:“看在儿子的份上,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就是我刚刚说的,不知道侵吞公款加上重婚罪能判几年;第二个,你自己改过自新,从此以后断绝一切和那两个人的来往,嗯,最近,我有点想移居到海外,看我的心情,你必须跟我一起!”

     听到这儿,盛世文知道,这一篇算是揭过去了。

     其实大伯判不判刑,对他来说无所谓,坐不坐牢都其实都符合常理,关键是当事人怎么想,现在就结果而论,婶婶对大伯的感情还是挺深的,要不然这种原则性的错误必然不可谅解。

     正想着,陈凯对着他勾勾手指。

     “怎么了?”盛世文问道。

     “你明天有空吗,陪我一下,我想去看看那个叫盛佳的小女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