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草原之夜
    西北地区W市。

     草原的猎猎西风将最后一点弥漫的硝烟卷走,路面上是一道一道装甲车碾过的痕迹,深浅交错。有几辆挂着B军区牌照的吉普车开过,扬起一阵沙尘。演习已经结束,A师各单位正处于休整之中。天暗沉下来,已近傍晚,野战炊事车也开始工作。

     几个工程兵正在拆卸师指前的防御工事,师长刘向东一把掀开帐篷的门帘,大步向里面走去。政委高翔不在,几个中尉正在收拾东西,演习结束之后他们就要从这里撤走了。

     刘向东一眼就瞥见那个站在指挥系统前凝视地图的顾淮越,不禁笑了,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演习结束了,导调中心江处长打电话过来说席司令明天到,今晚先不急着撤。我寻思着咱们得准备些什么。”

     “没事,席司令不喜欢摆谱,不需要特殊待遇。”

     刘向东哈哈一笑,带着山东男人特有的豪爽:“行,听你的。”

     顾淮越掀开帐篷走了出去。此刻的草原静极了,若不是来来往往的一色绿和那尚未拆除完毕的防御工事,很难看出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军事演习。好多战士由于劳累过度倒地就睡,夜晚的草原上是很冷的,政委高翔正忙着把人喊起来,无奈一个一个都跟糨糊似的,根本扶不起来。

     顾淮越说:“先让他们歇歇吧,他们太累了。”

     高翔无奈地点点头,他看着面前这位比他年轻了十几岁的人笑了笑:“我听说你跟D师的沈孟川是一个军校毕业的,这么打,会不会狠了点,可有损你儒将的风范?”

     “应该不会,这人还是有点骨气的。”

     沈孟川跟他是同年兵,只是从军校毕业之后沈孟川就到A师师侦营当兵,随后从A师进了D师,一路青云直上到参谋长的位置。近来又因为D师的人员调动,上面又安排他做了D师的代理师长,成了D师的第一把手。此人行为比较狂傲,在上一次对抗演习中也是A师跟D师打,本想是走个过场,当靶子让首长高兴高兴,结果沈孟川用一个团就吃掉了A师配属作战的加强团,丝毫不为老部队留情面。

     这一次虽然也是常规的对抗演习,却是A师的雪耻之战。

     顾淮越收回神,又回到指挥部里,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李琬在那头喋喋不休,他手指一边敲击桌面一边耐心听着:“对了淮越,珈铭跟着严真住到她家里去了,你要想儿子了,就打小真的电话。”

     老太太在那头喜上眉梢。

     这小家伙跟严真的关系是越处越妙了,上次在她那里住了一晚上,这个周末说什么也还要过去。老太太自然乐见这幅场面,收拾收拾东西就把他送了过去,全然没察觉小朋友临走之前那狡黠又得意的眼神。

     这头的顾淮越听了老太太的话只是沉吟了下,挂断电话,沉默了几秒,又让通信员接通了另一个号码。

     电话那头嘟声响了将近三十秒才被接起:“谁呀?”

     “是我,奶奶。”后面两个字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吐出。

     “小顾呀?”奶奶惊喜道,而后又有些遗憾地说,“哎呀,你打得可真不是时候,小真刚带了珈铭出去。”

     “出去?”他眉头微微一皱,“去哪儿了?”

     “说是出去玩儿两天。”奶奶笑,“你要有事啊,就打严真的手机吧!”

     出去玩儿?八成是小家伙又缠着严真要去哪儿了。所以说,太了解儿子也不是一件好事。

     顾淮越摇摇头,转身又接了严真的手机,结果让他有些意外。那头传来的女声告诉他:对方已关机。

     顾淮越忽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C市火车站。

     在人满为患的候车大厅里,打扮可爱的小朋友正笑嘻嘻地牵着严真的手,排队等候检票上车。

     看着蜂拥的人群,严真可没小家伙那么好的心情,她的心里还是有几分没底的。这种毫无理智、没头没脑的事,对严真来说还是平生头一回。

     顾珈铭同学眨眨眼:“老师,我们怎么不坐飞机呀?”

     小家伙要求还挺高。严真回答说:“坐火车更容易看风景。”

     小朋友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看着渐渐往前挪动的人群,笑得更灿烂了。坐上了车,爸爸就不远了!

     G省境内铁路线绵延曲折,沿途有许多美丽的风景。顾小朋友刚上车的时候还对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物咋咋呼呼,等到火车驶入G省境内时,累了一天的小朋友已经沉沉地睡着了。

     严真默默地看着窗外漆黑的一片,伴随着车厢内一阵阵绵长起伏的呼吸声,她完全沉静了下来。她对火车有种莫名的亲切。小的时候父亲每次探亲,都是坐火车回来,每到那一天,她就早早地等在火车站,奶奶就告诉她,火车的这一头是家,那一头是父亲。

     对铺是一位带着一个一岁大婴儿的女人,她将孩子哄睡,看着严真说:“你也是带着孩子出远门吧,小家伙挺可爱的。”

     严真笑了笑,借着车厢内微弱的光线低下头细细打量顾珈铭小朋友天真无邪的睡颜。她曾透过小珈铭去回忆他的样子,清俊淡漠,可是一旦站在那里,便是挺拔的军姿,不可撼动。

     再有多久就要见到他了?等等吧,等到演习结束,她一定会带着珈铭去见他。

     演习基地是在W市的一个小县城里,来之前她问过冯湛,距离他们演习地点最近的是S镇,她决定带着珈铭先往那里去,等到演习一结束,冯湛会立刻通知她。所以说,冯湛是唯一一个被她拉下水、知道他们去向的人。若是让顾家二老知道,后果当然难以想象。

     早上六点火车顺利抵达W市。严真拉着顾珈铭下车,冒着清冷的晨风,寻找汽车站。

     小朋友是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严真叫醒的,此刻锁着一对小眉毛问:“严老师,咱们这是去哪儿呀?”

     “去汽车站。要去找你爸,咱们还得坐汽车。”

     小朋友嘴巴又撅起来了:“真麻烦。”

     严真被冻得脑仁疼,再加上小家伙这么一抱怨,心里别提多乱了。

     也幸好汽车站通常离火车站都不太远,一个拐弯,严真就看见了标着“汽车站”三个闪金大字的牌子了。严真高兴不已,立马带着小朋友去买票。

     许是两人运气好,十分钟后就有一辆开往S镇的客车。严真买好了票,拖着小朋友上了车。

     这是顾珈铭小朋友从小到大第一次坐客车,一上车他就新奇不已地到处摸摸碰碰。严真见状不免觉得好笑,伸手把他按在了座位上:“坐好。”

     “严老师,我们一会儿就能见到爸爸了吗?”小朋友睁着大眼睛问道。

     “嗯。”她揉揉小朋友的脑袋,微微一笑,“马上就能见到了。”

     由于是早班车,所以车子开动时车上的人还是寥寥无几。饱睡了一夜的小朋友此刻精神了,兴致勃勃地看着窗外,而严真却有些昏昏欲睡。她看了一眼小朋友,紧握住了他的小手。

     长大之后,她很少有这样的长途旅行了。她还记得小时候跟着父亲一起去部队,旧式的绿皮车,人挤人的车厢,她就这样握着父亲的手,在他的膝头睡得香甜。尽管一晃都过去这么久了,可这些情形一想起来竟还清晰得恍如昨日。

     看来,有些记忆无论怎样都是抹之不去的。严真缓缓一笑,靠着座椅闭上了眼睛。

     车子匀速行驶在西北草原的土道上,原以为能一路顺利地抵达S镇,不料就在严真半睡半醒时,车子忽然一阵颠簸摇晃,司机坚持了一会儿还是把车停了下来。

     严真因为惯性向前倒去,脑袋一下撞到了前排的座位。她吃痛地揉揉脑门,睁开眼睛望向窗外,一望无垠的草原让她有瞬间的失神,反应过来之后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司机不走了。

     “下车吧。”司机吸口烟,淡淡地说。

     全车人包括她们两人在内共四个人,都愣在了那里。小朋友童言无忌,好奇地问:“这里就是S镇?”

     司机苦笑着说:“车子抛锚了,往前走不了了。”

     “车子坏了?”小朋友眨眼问道,还是有些不相信。

     严真看小朋友一眼,无奈地点了点头。

     得,这下好了。下车,步行!

     严真一手牵着小朋友一手拿行李,步履缓慢地走在黄土小道上。要是此刻有个镜头对准严真和顾珈铭,照下来的绝对是两张无精打采的脸。因为一眼望去,这条路根本就看不到尽头。

     走着走着小家伙忽然眼睛一亮,低头去捯饬他的小包,严真疑惑地看着他,不一会儿就有想去撞墙的想法。小朋友又拿出了那张不知所云的地图!

     严真努力,努力控制住想要暴走的想法,从他的小包里捞出两个墨镜,一人鼻梁上架上一个。

     “干吗?”小朋友问,声音明显蔫蔫的。

     “防晒!”

     小朋友撅撅嘴,忽然眼睛又是一亮,指向远方:“车!”

     镜头再一转,是两张表情截然不同的脸。一张面无表情,另一张则兴高采烈。与上张不同的是,这回两人坐在了车上,是的,骡车!

     看着乐呵呵跟车夫套近乎的小珈铭,严真不由得觉得自己野外生存能力还不及这位小朋友。她拍拍他的脸蛋,正了正他的帽子:“珈铭,怎么老是把帽子戴歪?”

     小朋友扬了扬下巴:“牛气呗,多酷呀!”

     严真差点没被口水噎着,看看这车,再看看这人。牛!简直了!

     她缓过气来,说:“你给伯伯说咱们要去哪儿了吗?”

     “说了!”小朋友拍胸脯,“老师你放心吧!”

     不论是小朋友还是严真,都是头一次来这里。看着广袤的草原和偶尔一两户人家房顶上冒出的炊烟,严真都会感叹,为什么会选在这样一个祥和的地方进行军事演习呢?

     这个问题,估计她永远不会懂。

     严真淡淡笑了笑,上前问车夫:“师傅,这天都黑了,还有多久才能到啊?”

     师傅操着不熟练的普通话说:“马上马上。”

     说着又走了一会儿,等到天完全黑了下来的时候,严真终于看到了前方有亮光闪现。可她依旧有些疑虑,因为这亮光太微弱了,不像是一个镇。有冷风吹来,严真缩了缩脖子,搂紧了小朋友。赶了一天的路,小朋友也累了,依偎在她的怀里:“到了吗?”

     “快了。”她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努力让它听起来很平稳。

     果然,严真说完这两个字车子就停了下来。

     “到了?”严真睁大眼睛问。

     车夫憨厚地笑了笑,指着不远处的大门说:“军营,不让进。”

     军营?!车夫竟然直接把他们送到了军营?严真惊诧无比,可冷风吹得她的脑子嗡嗡的,她拽住顾珈铭的手,问:“珈铭,你怎么跟伯伯说的?他怎么直接把咱们给送到这儿了?”

     小朋友被风吹得迷乱了眼睛,揉了揉眼,看着严真严肃的表情,声音不自觉地软了几分:“我说,我爸爸是当兵的,我要找他!”

     果然!严真狠狠拍了额头一下,她是糊涂了,万事真不能指望这个小家伙。现在这个地方是哪儿还不知道呢。车夫在那头拉骡子准备离开了,严真正想拽住车夫再问个究竟的时候,忽然有数道光线从远处的营区射了过来,有人群在灯影里晃来晃去,有些微的声响,却并不喧闹。借着这微弱的光线,严真看清楚了营区里停放的一辆辆车,还没等她想出点什么,身边的小朋友忽然松开了她的手,冲到前面大叫一声:“严老师!坦克车!”

     严真慌忙去捂他的嘴,可是显然已经晚了。因为瞬间,有数道更强烈的光线从四面八方向他们射来。他们,无所遁形。

     顾珈铭小朋友显然被吓了一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阵阵犬吠声由低到高从远处传来,严真赶紧回神,把小朋友护在身后。

     只见又一道强烈的手电筒光线向两人射来,严真伸手挡住眼睛,隐约可见一个人牵着一条犬,向他们两人跑来。

     “干什么的?”一道带着口音的男声传来。

     严真撤下手臂,半眯着眼睛,看清了来人。是一个士官,在强光下肩章上那道粗杠尤为明显,手里牵着的那条军犬正对着他们狂吠。严真感觉到珈铭拽她衣服的手紧了紧,只好忍住恐惧:“不好意思,我们是从外市过来的,路上车坏了,才让这位师傅……”她转头寻找车夫,结果发现车夫早牵着骡子走了,严真顿了顿,只得回过神,硬着头皮问士官:“敢问,这是哪里?”

     士官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眼:“不知道这是哪儿就乱闯?”

     一句话,说得一大一小两个人都低下了头。

     士官肃声道:“这里是五三一团的草原驻训场。”这个驻训场里驻守了一个班,专门看守输油管道,为来往车辆提供补给。三面设防,其中有一面是借助灌木丛自然屏障。

     原来如此。严真在心里默默一盘算,努力微笑:“那请问,S镇还有多远?”

     士官闻言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抬指指了个方向:“十二点方向。”

     “啊?”严真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这么说S镇在完全相反的方向?

     或许是察觉到她的想法,士官颇有些不忍地点点头:“你们来错地方了。”

     严真有些丧气地看着小珈铭,一股沮丧感从心底涌起。士官看着他们也不说话,两厢正沉默着,忽然一个兵从远处跑过来,对着士官敬了一个礼道:“班长,D师今晚要在咱们这儿会个餐,您看怎么安排?”

     “你说怎么弄,往好里弄呗。前几天补给车刚过来一趟,拣好的来。”

     原来这个士官是班长。

     小兵领命而去,剩下班长跟他们两人大眼瞪小眼。

     小祸害眼珠子一转,看着面前的班长:“叔叔,您也是当兵的吧?”

     对着可爱的小朋友,班长的面部表情终于有所松动:“难道我这一身军装是假的吗?”

     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小朋友得意洋洋地笑了:“我爸爸也是穿军装的呢。”

     “你爸爸是?”

     “我爸爸是顾淮越。”小家伙骄傲地宣布,瞅了瞅班长的军衔,更加骄傲了,“我爸爸肩膀上有好几个星星呢。”

     班长的表情瞬间变了。严真赶紧拉了拉小珈铭,不让这小家伙显摆了。她充满歉意地看看班长,只见班长刷地站直,直挺挺地给她敬了一个礼:“嫂子好。”

     严真瞬间蒙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严真的表情,班长同志满脸尴尬地放了下手:“嫂子,对不起。”

     严真:“……”

     班长老耿红着脸向严真解释了一番,严真总算明白了过来。

     这个草原驻训场隶属的五三一团是A师的一个团,对于师参谋长的鼎鼎大名自然是早已听说。不过参谋长的家属,这个驻守草原的班却是从来没见过。班长老耿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剪了板寸的脑门,又喝了声还在叫着的军犬,带着她们向里面走去:“真是不好意思啊,嫂子,我没想到我们草原三班还能来军属,这简直太意外了。”

     严真尴尬地抽了抽嘴角:“是啊,来到这里也很意外。”

     “正好今天演习结束,D师一小部分退到了我们827,他们那边有车,看能不能把你们送到咱们师的指挥所去。”

     严真有些意外:“演习已经结束了?”

     老耿笑了笑,露出两排大白牙:“嗯。”

     “那、那你们参谋长,他们在哪儿?”

     老耿张望了一下,指了指那边的九点钟方向:“就离S镇不远,十几公里的路程。不过距离咱们这儿可就远了,得七八十公里呢。”

     严真顿时眼前一黑,好不容易缓过来,她又问耿班长:“那些在这里的是?”

     “是D师的人。”

     耿班长说,一把推开门,首先一排的吉普车和装甲车就闪花了严真的眼,这里的人全是D师师指挥所的人,正在准备着一会儿的会餐,人来人往地擦肩而过。几个军官从他们身边走过,眼睛里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一丝诧异。耿班长和他们笑着打了招呼,又对严真说:“嫂子,咱们进去吧。”

     耿班长带着他们走到一个屋门前,伸手敲了敲门,不一会儿一个上尉从里面走了出来,耿班长连忙敬了一个礼,问:“沈师长在不在?这里有个情况需要汇报一下。”

     上尉皱了皱眉:“有什么事,跟我说。”

     耿班长看着严真,踌躇了一下,正在犹豫着说不说,一道低沉的男声从屋里传来:“什么事?”伴随着声音而至的是一道黑影,严真抬了抬头,直视着这个压迫感极强的人——沈孟川。

     耿班长站直了身子,又敬了一个礼,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沈孟川认真听着,一双乌黑的眼睛不时地向严真和珈铭看来,那里面带着深深的探寻,抑或玩味。

     “A师参谋长顾淮越的家属?”沈孟川淡淡重复着,向面前两人投去了锐利的视线,“怎么这副样子?别是骗人的吧?”

     严真气结,小朋友也瞪了他一眼:“你才骗人呢!”

     沈孟川低头看着小家伙,忽然笑了下:“张齐,电话连线A师的指挥所,让他们顾参谋长赶紧来接人。这待遇啊,演习一结束就迫不及待地跟家人团聚。”

     严真皱了皱眉:“是我们自己来的,他不知道。”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果然,沈孟川眼中的笑意更浓了。

     耿班长看无插话的余地,抓了抓脑袋跑出去准备会餐了。偌大空荡的房间,只剩下他们一大一小与沈孟川对阵,身后还不时传来张齐连电话时的低语。

     沈孟川捞了一个椅子坐下,又向严真扬了扬下巴:“你们站着不累吗?坐吧。”

     严真瞥他一眼,跟珈铭挨着沙发边坐下,神情有些戒备。

     沈孟川轻松地笑了笑:“你们不用紧张,说起来我跟顾淮越还是同一个军校毕业的同一年兵,这点交情还是有的。保证把你们安全送到953去。”说完点起一根烟,小珈铭顿时应景地打了一个喷嚏。

     严真也微微一笑:“谢谢你,不过,可不可以把烟给掐了,孩子不能闻烟味。”

     沈孟川淡淡瞅了她一眼,倒还真把烟给灭了。不一会儿张齐的声音传来:“报告,953电话占线,接不通。”

     沈孟川头也不回:“那就接他们的一团,不行的话就我们亲自送。”

     张齐扯了扯嘴角,拨下一个电话,这回倒是通了。

     沈孟川看着严真:“A师的一团离我们这里倒不是很远,应该比953先到,你们就在这儿耐心等等吧。”说完拍了拍裤腿,向外走去。目送着他的背影,严真隐约觉得这个人有些怪。可这样的念头也就一闪而过,她太累了,正好趁这个工夫休息一下。

     没过多久,外面响起了喇叭声,看来是接他们的人到了。

     上尉张齐这回含笑看着严真和珈铭,把这一大一小请了出去。

     沈孟川站在台阶上,眉头皱皱地看着眼前的少校:“你们团长呢,他怎么不来?”

     四十多岁的少校轻轻松松敬了一个礼:“我们团长忙,就派我来了。”

     沈孟川回头就喊张齐:“你怎么跟他们说的?”

     “就说这边有两个人,要他来接一下。”

     沈孟川顿时语塞,向他们挥了挥手:“走走走,赶紧接走。”

     冲这态度,严真也懒得跟他道谢了,直接拽过小朋友,上了少校的车。

     少校一直没说话,等到车缓缓开出827驻地时才正式地跟严真打了一个招呼。少校是姜松年,是一团下辖的一个营的副营长。他正了正后视镜,从那里面对后排的两个人笑了下:“我比参谋长大,嫂子就不叫了。”

     严真有些不好意思:“真是麻烦您了。”

     姜松年轻松地开着车:“没事,刚刚那人是D师代理师长沈孟川。他是想我们团长亲自来接的,这一场演习咱们师赢了,人家心高气傲,多少有些不服。”

     严真眉目舒展开来。

     顾珈铭小朋友此刻精神了,站起来遥望着草原的夜色,不一会儿,肚子咕咕响了两声,顿时可怜兮兮地看着严真:“我饿了。”

     严真掏掏书包,抬起头来:“我们的储备粮食都让你给吃光了。”

     小朋友顿时瘪起嘴来。

     姜松年在前头笑了笑:“忍一忍,马上就到爸爸那里了,让炊事班叔叔给你做好吃的。”

     严真问:“还远吗?”

     “不远了。”说着车拐过一个弯,直直地驶入953驻地。等车停稳之后严真牵着珈铭下了车,粗略地打量了一下,这里跟之前的草原驻训场没有多大区别,此刻也正在会餐。

     “你们先在这儿等等,我去找找参谋长。”姜松年说,一个转身,忽然就笑了,“说曹操曹操就到,你们看。”

     严真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棵大树下站了几个人,姿态挺拔,即使隐在暗影里她也看得很清楚。姜松年小跑向那边过去,而严真却仿佛脚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她这么辛苦一路带珈铭过来就是为了见到他,或许是太过焦急了,真到了见面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连开场白都没想好。

     顾淮越此刻对即将到来的“大麻烦”还未有预感。他跟刘向东站在一起,看着狼吞虎咽的战士们微微一笑。这次可把这群年轻小伙子给折腾坏了,现在逮住饭都是不要命地往肚子里塞。驻训场的小马跑过来向两人敬了一个礼:“报告首长,会餐已准备完毕。”

     刘向东点了点头,随后拍拍顾淮越的肩膀:“淮越,喝两杯?”

     顾淮越淡淡一笑:“奉陪。”

     他们的晚饭设在屋内,小马正喜滋滋地看着A师两位首长走向自己精心布置的餐桌时,一道惊天雷忽然在身后响起。

     “爸爸——”脆生生的童音。

     全场寂静,寂静。

     刚刚还埋头苦吃的一干战士忽然都抬起了头,视线通通投向声音的来源——顾珈铭。

     面对一个如此齐刷刷的注目礼,严真几乎有着掩面而去的冲动,可小朋友却浑然不觉,一边拽着严真的小指不让她逃,一边对着那个穿着迷彩服的高大背影喊:“爸爸——”

     小马这回是反应过来了,而走在前面的两位首长也回神了。

     顾淮越起初有些不可置信,微微一顿,转过身去。一道黑影迅速地站在他的面前,端正地向他敬了一个军礼,咧开嘴露出一口大白牙。

     姜松年笑着说:“参谋长,家属已经成功给您转移过来了。”

     而面前这个男人的注意力显然不在他这句话上,他的视线,全落在他后头的两人身上了。

     竟然是严真和顾珈铭!

     顾淮越眉峰一弹,大感意外。眼瞅着两人还往吉普后头躲,顾淮越不禁咬牙,还躲呢,在场能看见的人都看见了!

     他看了看刘向东,什么话也没说就转身大步向前走去。走到一半,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停住脚步,背过身去,看着眼睛睁成铜铃大的战士们。而战士们也很识趣,都纷纷继续埋头吃饭,胆大的只敢拿余光往那边瞄几眼。

     参谋长的老婆!他们这可是第一次见!

     顾珈铭和——严真。

     看着这两个人,顾淮越眯了眯眼睛。

     小朋友被他看得有些紧张,不由自主地向严真靠了靠。而严真此刻也是故作镇定,要让她透过那面不改色的脸去窥探他的情绪,难度还真不是一点半点。

     顾淮越背着手,垂眉审视两人片刻后,终于开了口:“果然。”

     短短的两个字,引得严真和顾珈铭齐齐抬头看着他。顾淮越顿了顿,扫了两人一眼,才徐徐说了下半句:“每次一有不好的预感,就准得跟来一个大麻烦。”

     顾珈铭和严真识相地低头不语。顾淮越禁不住抬指揉了揉太阳穴,头疼,真的头疼了。睁开眼,看见小朋友正小心翼翼地翻着眼皮瞅他呢。这会儿倒是知道怕了?顾淮越淡淡扫他一眼:“顾珈铭!”

     声音低沉得让小朋友登时就打了一个寒战,好不可怜。

     “谁的主意?”

     都直接点名道姓了,还问谁的主意。小朋友撅撅嘴,没说话。

     严真也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了,她握了握他的小手,抬起头来:“顾——淮越。”她琢磨着喊出他的名字,下一秒就看见他的视线向她看来。她努力不被他眼中未来得及敛去的气势吓倒,轻声说:“珈铭饿了……”话一出口,连她自己都觉得毫无气势,可是还得接下去:“所以,你要训,还是等一会儿吧。”

     顾淮越淡淡地凝视着她,白皙的一张脸上,有赶夜路后的狼狈和疲倦,只是神情却是淡定的、隐约的,还有一丝紧张。

     他看着两人拉开的架势,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他的年龄都有这两人的年龄加起来那么大了,再一板一眼地跟他们置气,就太让人笑话了。

     想了想,他俯下身,表情严肃地看着顾珈铭,一动不动。直到小朋友架不住,开始乱动时,他才站了起来,就手弹了弹小朋友的脑袋瓜:“先吃饭,吃完饭再收拾你!”

     小朋友瘪嘴了,而严真,却终于松了一口气。

     “小马。”

     一旁的班长小马适时地凑了上来:“参谋长,这饭?”

     “再简单做几个热菜,拿些馒头。”回过头,顾淮越问道:“行吗?”

     垂头丧气的两人还敢说不行吗?被俘虏的人是没有资格要求伙食待遇的!

     小马动作很利索,没过多久,菜就端了上来。

     一份土豆丝,一份番茄炒蛋,外加一小盘儿牛肉切片。顾珈铭拿着馒头吃得不亦乐乎。小朋友平时饭量不大,可是今天已经迅速地消灭了两个馒头了,严真颇有些担忧地看着小朋友向第三个馒头开进,再这么吃下去,还能睡得着吗?

     小马还殷勤地问:“够不够,不够伙房还有馒头,我给小家伙再拿几个?”

     严真赶紧拒绝了小马的美意。

     刘向东用腰带甩了小马一下:“别一看见有嫂子就瞎殷勤,你以为这小家伙一次能吃十二个馒头不眨眼吗?”

     小家伙忙里抬头,含着满嘴的馒头抗议道:“等我长大了,我也能!”

     刘师长新奇地嘿了一声,看着小朋友直乐。

     严真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要他适可而止。今晚的饭严真没吃上几口,本来是饿的,只是好像饿过了,胃里有些不舒服,便没有食欲。

     过了一会儿,小朋友终于吃饱了。他放下筷子,揉着鼓鼓的肚皮问道:“爸爸呢?”

     “嗯?”

     让小朋友这么一问,严真才发现自从进来之后就不见顾淮越的身影。她站起身,刚想起去外面看一眼,就看见顾淮越提着一个饭桶进来了。

     他看了严真一眼,又将视线落在顾珈铭身上。小家伙被他看得有些发毛,他越是盯着小家伙瞧,小家伙越是闪躲,心虚全写在脸上了!

     “困不困?”

     “困。”小朋友异常配合地来了一个哈欠。

     顾淮越哼了下,招呼小马带他去收拾好的值班室睡觉。本来驻训场的住宿就紧张,忽然一下子多了两个家属,不得不临时把值班室腾出来。

     严真跟着小珈铭一起起身,顾淮越抬头,忽然喊住了她:“先等一下。”

     严真只好又坐下,看着他把饭桶放到自己面前,直觉着说:“我不饿。”他刚刚一直在外面,怎么会知道自己没吃饭?

     “是粥。”他头也不抬,“胃不舒服了,可以喝一点。”

     “你,你怎么知道?”

     严真没能继续说下去,因为她早就知道他这人的观察力有多敏锐了。顾淮越动作轻缓地盛着粥,门帘忽然被撩开,小马的脑袋挤了进来:“嫂子,尝尝吧,加了糖的。”

     呃?门外竟然还有人在听墙脚?严真无语,而顾淮越见怪不怪地扯了下嘴角,将粥递到了严真的面前:“喝吧。”

     凝视着那碗粥,严真嘴唇微微一弯,拿起了勺子。

     值班室。

     因为铺了几层加厚的垫子,所以行军床躺上去感觉不是那么单薄了。小朋友盖着两层被子,弓成小虾米的姿态安然入睡,而严真却有些失眠。

     她掀开床头的窗帘,安静地凝视着草原的夜色,有风掠过,带来低低的呼啸声。驻训场内有一排昏黄的路灯,透过这层薄薄的光线,严真几乎可以看见不远处哨岗里站岗的士兵,挺拔的军姿,仿似长久伫立草原的一棵树。望着眼前陌生的一切,她忽然很想出去走走。

     这么想着,她就起了身。先是替小祸害掖了掖被角,将睡时盖在身上的军大衣披上,然后推门而出。

     她尽量做到轻手轻脚,可是关门的时候还是砰的一声响,严真吓了一跳。过了一会儿安静下来,她才敢迈出步子。

     草原,真静。草原,也冷。

     严真紧了紧身上的大衣,站在一棵大树下,从这里望去,一辆辆庄严威武的装甲车停在那里。虽是沉默着,却余威仍在。严真下意识地不去靠近,只站在这里,静静地看着,看着这个只存在于他的世界里的东西。这些于她,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

     沿着小路走去,是一排排整齐的营房,应该是有些年头了,借着微弱的光芒都可以看出来破旧。忽然前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她迟疑地抬头,看见一道拉长的身影从前面走了过来,手中的手电筒发着淡淡的光芒。

     那人似是感觉到了前方有个沉沉的身影伫立在那里,用手电筒扫了扫前方,瞬间便四目相对了——是顾淮越。

     顾淮越看到她只是怔了一秒,随后拿着手电筒,不急不缓地走了过来,看着缩在军大衣里的她,低声问:“怎么出来了?”

     严真看着他,好久才缓过神来:“我睡不着。”说来她也觉得奇怪,明明是累了一天了,一沾上枕头就该睡了,没想到躺在那里,却只是默默出神。

     “是不是床的问题?”顾淮越想了想,“珈铭睡相不好,不行的话再加一张床。”

     严真摇头:“不是的。”她笑了笑,“我就是,忽然想走走。”

     顾淮越心念微动,刚想说些什么,一道光线就向他们射来——是哨兵手中的手电筒,严真下意识地用手臂遮挡,只见顾淮越轻轻做了一个手势,那道光便迅速消失了。

     “夜间不要轻易走动。”他低声说,“有哨兵站岗,很容易惊动他。”

     “嗯。”严真答,默默地跟在他身后,神情有些尴尬。不过尴尬之余,她倒是没想到要问他为什么这么晚了他还不睡。

     其实顾淮越本是快要睡着的,结果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响声,怕有不对,便起身跟了下来。行军床有些窄又有些硬,她睡得不好是理所当然的,顾淮越也没再多说什么。他顿下脚步,回头看了看严真,严真被他这突然的注视看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喜欢看星星吗?”

     “啊?”

     “那边有个战士们修的观星台,想去看看吗?”

     “不回屋吗?”

     “睡不着就走走吧。”顾淮越说,“声音小点就好。”

     愣了一下,严真微微一笑:“好。”

     虽然起了观星台这样一个美名,可实际上就是简单垒砌的一个石墩。严真坐在那里,抬头看着满天亮晶晶的星星,忽然就觉得心情豁然开朗起来。顾淮越跟着她一起坐下,在这样寒冷的夜晚,他却只穿了一件迷彩作训服。

     “不冷吗?”

     “习惯了。”他说,“我曾经在西藏当过兵,海拔四千米以上,比这里冷得多。”

     他在西藏当过兵?在那样苦的地方当过兵?严真一时觉得难以相信。

     “在那里夜间是真的冷。”顾淮越说道,眉目间有陷入回忆之中的人才有的温和。

     “那岂不是看不到夜晚的星星?”

     “看得到。”他说,“一抬头就是。”

     严真几乎下意识地抬头,满天繁星又一次不期而遇,一种奇妙的感觉油然而生。她忽然笑了:“今天我第一次坐骡车,一路赶过来只埋怨路太远草原太大,却忘了抬头看看。”

     这样的美景,也是可以给人安慰的。

     “辛苦你了。”顾淮越说,“珈铭这个孩子被家里宠坏了。”

     “没事的。”严真笑了笑,说,“是个小孩子都渴望跟父母一起过生日的。”

     过生日?顾淮越一怔,然后又失笑不已:“小崽子,理由倒是找得挺好。”

     严真有些不解地看着他,顾淮越没好气道:“他的生日在四月。”

     换言之,她被骗了,被一个七岁的小毛孩给骗了。

     严真一时无语,抬头看天上的星星,哪一个亮晶晶的都像小朋友眨着的狡黠的眼睛。过了会儿,严真笑了一下,莫名地有些轻松。“其实,我可以理解小家伙的想法。”她说,“小的时候,父亲离我很远,那时我最大的愿望,也是见他一面。”

     顾淮越偏过头去,对上她一双透着明晃晃笑意的眼眸。严真微微顿了一下,说:“我的父亲也是一名军人。”

     顾淮越闻言微微一挑眉头,这对他来说算是意外了。

     严真有些不好意思,却又有些掩不住的骄傲:“虽然我父亲的军衔并没有多大,但是也算具备了职业军人的一大特质之一,那就是长年不在家。父亲生前在一个洲际导弹旅当兵,在一个营任副营长。我小的时候就盼着父亲能有一天陪我过一次生日。那时候的我很不理解他的忙碌,后来父亲就告诉我,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说到这里她笑了:“你说,当兵的是不是都喜欢拿这个当借口?”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仿似喃喃自语。顾淮越偏了偏头,看着她低垂着头,神情有难得一见的迷茫。良久,他说:“不是借口。”

     严真抬起头,视线与他对上。

     “你的父亲是一位合格的军人。”

     严真沉默了下,半晌后,低声说了两个字:“谢谢。”

     在部队里,休息可以说是最奢侈的一件事。尽管A师在已经结束的演习中大获全胜,可不过早晨六七点中的光景,这群士兵就起床进行日常的晨练,丝毫也不放松。

     严真就是被那窗外传来的鼎沸人声吵醒的,坐在床上怔忪片刻,拉开窗帘,看向窗外。

     那群士兵刚刚跑完五公里回来,正端正地站在驻训场的正中央。师长刘向东站在最前面讲着什么,顾淮越则远远地站在一旁,表情沉静而严肃。

     静静地注视了片刻,严真放下窗帘,开始穿衣洗漱。床的另一边是空的,小家伙大概早就起来了。而她睡得沉,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她昨晚回来得有些晚了。现在想想严真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竟然能跟如此寡言的一个男人在深更半夜里看星星?如果她稍有一点少女情怀,大概会觉得那是一件浪漫的事了。

     严真笑着摇摇头,手捧清水开始洗脸。

     水温不算太高,严真咬牙坚持着洗完。忽然听见屋门吱呀一响,一个小身影从门外面钻了进来,是顾珈铭小朋友。

     她瞥了他一眼,见小家伙撅着嘴,似是有些不高兴:“怎么了?”

     小朋友坐在床边,嘟嘴说道:“爸爸说,吃过早饭就要回家。”

     “那不挺好?”

     “好啥呀。”小朋友白她一眼,“就咱俩回家!”

     严真失笑:“你还准备让爸爸跟咱们一起回家呀?他忙着呢。”

     小家伙瘪瘪嘴,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小马把早饭送了进来,严真忙安排小朋友吃早饭。吃完早饭没多久就听见外面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严真出门一看,有一架直升机降落在不远处的空地上。顾淮越和刘向东都在外面等着,严真走出去的时候,正碰上从楼上走下来的高翔高政委。高政委昨晚去了导演部,今天早上才回来的,听人说昨晚来了家属,还是顾淮越顾参谋长的,顿时就来了兴趣。他正了正帽子,看向严真:“是淮越的家属吧?”

     严真看了高政委一眼,点了点头。高政委和蔼地笑笑:“不用紧张,我是A师的政委高翔,你好。”

     严真跟他握了握手。

     “我在A师跟淮越一起工作了那么久,他的家属来倒是第一次。这里条件不好,照顾不周的地方你还得谅解。”

     严真简直有些受宠若惊,赶紧摇头道:“没关系的。”她有些尴尬地笑笑:“是我们来的时候不对。”

     高政委摇摇头,看见远处遥遥向他们走来的几个人,知道时间不够多寒暄便笑道:“军区席司令来了,是淮越的老首长,你要不要跟着出去看看?”

     “我?可以吗?”严真拿不定主意。

     “走吧。”

     席少锋此行是由A师所属集团军军长赵岐山陪着。一下飞机,便看见了等候的众人,刘向东眼疾手快地给首长一人递上去了一件大衣,被席少锋一手挥开了。

     “草原风大,司令您就穿上吧。”

     席少锋站直,一双眼睛瞪着他:“什么玩意儿,不穿!”

     刘向东苦着脸看向顾淮越,顾淮越点了点头,示意他少安毋躁。席少锋身体不好,这点就算军区里知道的人也不多。还是在上一次军演开始之前,他与刘向东一起去了一趟军区,正巧碰到来给他检查身体的保健医生。这个保健医生之前跟过顾老爷子一段时间,寒暄了一段时间,不小心就把席少锋的病情给透露出来了——肝癌,早期。

     赵岐山跟在席少锋后头:“这次你们可把D师打得够惨。”

     刘向东朗声道:“演习就是旨在检验广大指战员和官兵的作战能力,不发挥出来,怎么叫检验?”

     “那不按照演习计划走是谁的主意?”

     刘向东一噎,这主意首先是一团长提出来的,但也是经过他这个当师长的批准的。怎么也脱不了干系,一团长的原话:“不想把演习当成演戏,剧本都给你设定好了,还打个什么仗!”

     “这也好啊,给D师提个醒,要注意灵活机动。”顾淮越说。

     赵岐山登时就横了他一眼,席司令却是笑了,回过头看看这个手下唯一的儒将:“你这小子,还是那样,平时闷头不语,算计人可厉害得很。”

     顾淮越淡笑,没说话。

     高政委远远地向席少锋和赵岐山行了一个军礼。席少锋冲他点了点头,视线却是落在他身边一个小人的身上。只见这小家伙头戴一顶贝雷帽,两只眼睛明灿灿地盯着他也不怕生,就这么直接看着,充满了好奇。“这小娃是谁家的?”他直觉着很眼熟,在哪里见过一般。

     高政委笑了笑,想开口介绍,可是一瞥见孩子他爸还杵在那儿就改口了:“可不是我家的。”

     席少锋扭头看看刘向东:“你的?”

     刘师长笑着摇摇头:“我可没这荣幸。”

     席少锋视线最后落在顾淮越身上,脸上有些不可置信,偏巧那人还淡定地点了点头,来了句:“我的。”

     席司令顿时就笑了,俯下身,捏捏小朋友的脸蛋:“别说,看出点像来了。”

     顾珈铭看着面前这个老爷爷,同样有麦有星,怎么看着比自家的爷爷就和蔼多了呢,尤其是他还拍拍自己的脸蛋问:“小家伙,跟谁一起来的?”

     小家伙一翻眼皮,瞅瞅这个席老爷爷又瞄瞄自己的老爸,一个表情和蔼亲切,一个没有表情。不得已,退后一步,把藏在高政委身后的某人给揪了出来——严真。

     一身迷彩服和一顶宽大的帽子将她的脸遮去了一半,可严真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拢了拢头发,向席司令微鞠了个躬:“是我带他来的。”

     话一出口,就立马说明了她的性别——是女的。

     席少锋一震,摘下大檐帽,看向严真,又看看顾淮越:“这是,你媳妇?”

     顾淮越瞧了严真一眼,点了点头:“珈铭缠得紧,严真就带他过来了。”

     严真有些紧张地看着席少锋和赵岐山,手不自觉地握紧了小家伙的爪子,握得小家伙的眉毛都皱了起来,但硬是没敢喊疼。因为面前这群人的表情都好奇怪,看起来,就首长老爸还算正常。

     席少锋凝视着严真,片刻,出人意料地说了三个字:“好,好,好!”

     严真被他这三声底气十足的好字吓了一跳,眼皮子跳了一下,就看见席少锋向她伸出手来:“你好。”

     严真赶紧握住他的右手,厚厚的茧,硌得手疼。眼看着席少锋和赵岐山向屋里走去,严真轻呼出一口气。

     顾淮越落在了最后面,跟严真说:“席司令是我的老首长,不用紧张。”

     严真看着他,点了点头。顾淮越俯身整了整珈铭的衣服,对严真说:“现在暂且还送不了你们,如果愿意的话你们可以在这边走一走,我安排了个列兵陪你们。”说着招呼昨晚站夜岗的列兵小张过来。

     “你陪你嫂子在这里转转。”

     “是!”小张敬了一个礼,露出一个腼腆的笑。

     严真也徐徐一笑,目送着顾淮越离开,才收回视线说:“走吧。”

     十一月末的草原温差非常大,一早一晚总是要捂得厚厚的。严真看着小张一身单薄的迷彩就忍不住感叹了,经过训练的确实不一样,身体素质压根儿就不是一级别的。也别看小张是一年兵,这走路都像在踢正步。严真笑了,一边看着小家伙不让他乱跑,一边问小张:“小张,你这样走不觉得别扭吗?”

     小张不解地看着她,严真笑意更盛,嘱咐他:“放轻松,放轻松。”她慢慢地跟在他身后,四周环视这辽阔的草原。这算是一个意外的假期,在C市已经习惯了忙碌的生活,到了这样茫茫无边的草原,心里竟轻松下来。

     “小张,草原下雪的时候是什么样呢?”她忽然好奇。

     小张习惯性地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是新兵,还没见过草原的雪。”

     “期待吗?”

     小张点了点头,多说了几句:“我老家在南方一个不常下雪的地方,这是我头一次来北方,所以想看看这里的雪。听班长说这里的雪下起来就几天几夜不停,一下雪我们就辛苦了。因为我们全靠团里每星期送补给,下雪了团里的车就不好过来了。”

     原来如此,她注视着面前这个还未褪去年少稚嫩痕迹的新兵:“小张,想家吗?”

     “说不想是假的。”小张低下头,可没过多久又抬了起来,表情透着坚定,“可我也不后悔来这里。”

     严真笑了笑,继续向前走去。她忽然有些好奇,顾参谋长当新兵时是什么样子的呢?在海拔四千米的高原之上,他的生活会是怎样呢?会不会也想家——

     打住,打住打住!她想多了!严真捂住脸,让自己赶快收回了思绪。

     又在草原上转了一会儿,严真和小朋友打道回府。

     回到驻训场时,正逢顾淮越换好衣服走出来。那身笔挺的制服让严真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席司令走了?”

     “刚走。”席司令此行比较匆忙,而且D师那边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也难怪赵岐山赵少将走之前对他们说了这样一句话:“你们可给添了一项重要的思想工作。”顾淮越回过神,对上小家伙一双明亮亮的眼睛:“顾珈铭同学,吃饱了也睡饱了?”

     小朋友拽了拽严真的手,小脑袋撇到了一边,没搭理他。顾淮越哼一声,用手中的腰带敲了敲小家伙的脑袋,力度不大,可是顾珈铭小朋友还是团了一张包子脸出来,怒目瞪了他一眼。

     刘向东见状忙走过来,拍了拍顾淮越的肩膀:“差不多了行了啊,可别大训,指不定这小家伙得哭鼻子。”

     顾淮越可没好气儿,这小崽子没别的特点,就是脸皮厚,俯下身,替他正了正戴歪的帽子:“训皮实了都,我倒想看他哭一回。”说完,指头立马被抓住咬了一下。松开后,顾珈铭小朋友笑得得意洋洋,看得在场的三位大人顿时忍俊不禁。

     吃过早饭高政委要去一趟霍致远所在的一团,演习虽然结束了,可还有许多工作得他们这帮师里的领导来安排。几个人忙得不可开交,可就算这样顾淮越还是抽出了时间亲自开车送他们去机场。

     一路上,顾珈铭小朋友都是蔫蔫的。严真坐在前排,透过后视镜看到小家伙耷拉着脑袋,提不起兴趣的模样,有些心疼。他也许是累了,昨天为了见爸爸,把劲头都透支了。

     “珈铭,冷不冷?”严真柔声问他。

     “不冷。”小家伙低头摆弄着他那把折损的旧枪,语气闷闷地回答。

     收回视线时,恰巧碰上后视镜里顾淮越的视线。只见他淡笑了下,摇了摇头。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离别。只是严真忽然有些想问他,看到他们,或者是看到顾珈铭的那一刻,有没有一点喜悦的感觉?恐怕更多的是惊吧,她苦笑。

     抵达W市的市中心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顾珈铭小朋友小睡一觉醒了过来,第一个感觉就是饿,肚子的咕咕叫声应景响起。小朋友难得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一双眼睛在看到近在咫尺的肯德基爷爷时顿时亮了起来。

     “爸爸,我要吃这个!”

     “不行。”顾淮越果断否定,将车子停在了一家风味酒店前。打开车门,看见小家伙撅着的嘴巴就势弹了下他的小脑袋瓜:“垃圾食品,成何体统。”

     顾珈铭瞬间怒目相视了。

     严真为了安抚了小家伙的怒意,点了几道他平时爱吃的菜。她胃口不是很好,只是因为待会儿要坐飞机,稍稍吃了一点。顾淮越停好车子跟严真打了个招呼就向对面的商场走去,说是去买些东西。小朋友是真的饿了,一边吃炸香鸡一边吮手指头,还不忘问:“爸爸呢?”

     严真揉揉他的脑袋:“你爸爸说出去一趟,等下就回来。”

     果然,刚吃完饭,顾淮越就回来了,一身军绿常服,分外扎眼。

     “吃饱没,顾珈铭同学?”

     顾珈铭揉揉肚子,瞪了此刻分外讨厌的爸爸一眼。顾淮越摸摸他的小脑瓜,嘴角微微翘起着。严真明白,在这离别的时候,他也不忍再教训这个爱捣乱的小崽子了,她看着他:“你不吃点东西吗?”

     顾淮越摇摇头:“走吧。”

     顾淮越把车停在了机场外面,领好了登机牌,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袋子向等在候机大厅的严真和顾珈铭走来。他将机票交给严真,然后俯下身,表情严肃地看着顾珈铭。

     正在喝饮料的小朋友顿时打了一个冷战,向严真靠了靠。严真有些不明所以,可是从顾淮越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他此刻应该处于柔和的模式,不会找小朋友什么碴。他眼中的笑意很明显:“顾珈铭同学,下次可不准这样提前不打招呼地跑来了。”

     “想给你个惊喜呗。”小家伙撅嘴。

     顾淮越沉默几秒,哼了一声:“是有喜,但更多的是惊。”

     顾珈铭小朋友又耷拉下脑袋,眼前就忽然出现了一份意外的惊喜——是一把崭新的玩具枪,跟之前那把一模一样!顿时,两只眼睛就笑得眯起来了。

     顾淮越微勾唇角,早在小家伙在车后座折腾那把破杆子枪的时候他就看见了,那是他买给他的生日礼物,被小朋友弄坏了还跟人家打了一架。这些他都知道,他也知道,这些事情都是严真帮他粉饰了太平。

     他抬头看了严真一眼,她正柔和地笑着,脸颊边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爸爸,你为什么送我礼物?”小朋友一边组装枪一边问。

     顾淮越接过来,三下五除二给他装好了,递给他的时候说:“生日礼物。”

     “咦?”小朋友抬头,瞬间想起来了,捂起了嘴巴。

     严真看了眼对峙着的父子,笑了笑,捏了捏珈铭的脸说:“顾珈铭小朋友,喜欢这份礼物吗?”

     小朋友刷地一下,脸红了。

     “回去之后要乖乖地听话,要是又闯祸了,关你禁闭。”

     “知道啦。”小朋友这次答得很乖,笑眯眯的样子很讨喜。

     顾淮越轻笑出声,与严真视线相遇时,眼角有来不及遮掩倾泻而出的柔和光芒。严真一怔,亦是缓缓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