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广寒宫禁
     其实,龙玉卿虽然进入了广寒宫内,但是大多数的建筑她都无法进入。因为整座广寒宫好像已经被尘封。到处都是禁制。禁制其实和凡人所说的阵法类似,不过包含更广。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阵法大多需要依托于一些特定的器物施展,就是通常所说的阵器,最常见的就是阵旗阵盘之类。而禁制则可以不需依靠任何外物,只由施术者的灵力即可完成。阵法其实是禁制的一个分支,不过阵法由于精研于某些特定的领域,大多威力更为巨大,特性更为优良。可以说二者各有所长。

     现在广泛存在于广寒宫的禁制大部分是没有攻击性的,但是,这些禁制,使得龙玉卿可以探索的区域大大缩小。不过也有意想不到的好处,那就是隔离。龙玉卿发现那些夜叉怪有着穿梭的本领,应该是某种空间上的法门。拜它们的这项法门所赐,龙玉卿精神时刻紧绷,生怕自己身后下一刻就出现一只怪物。之前她被搞的疲惫不已。直到她发现有被禁制包围起来的区域夜叉怪无法涉足,她才得以好好的休息。

     由于夜叉怪的存在龙玉卿行进的效率降低了很多,龙玉卿躲躲藏藏,一路上沿着禁制慢慢的像紫丹阁靠近。又是两日的时间,她才走了路程的一半。其实也不怪龙玉卿磨蹭,由于禁制的存在很多时候,她不得不绕很远的路才能回到正确的路上。更何况还有神出鬼没的夜叉怪。一开始,她也是焦躁不已,不知道那条路可以走,有些明明很正常的路,走着走着就把鼻子撞红了。不过时间长了,她就慢慢的冷静下来了。她现在根本就不缺时间。因为她早就决定了至少在这里呆上三个月时间,否则她都不放心。毕竟修士大都耐心很好,更何况那个筑基修士此次明显是吃了大亏,她总觉得那人不会善罢甘休。她虽然也想将之大卸八块,但是现在却绝对不是冲动的时候。其次,她现在经脉比寒毒还没祛除那会儿还要差,每天运功根本没法超过三个周天。不然不仅仅是剧痛的问题,她的经脉有可能后因为承受不住而真正来个寸寸断裂。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那才真真是回天乏术。所以龙玉卿现在每天有大把的时间。

     索性顺着禁制走到哪里就算哪里,而且由于这个原因她探索的范围宽广了许多。而且也捡到了不少的储物袋。龙玉卿到现在也不明白广寒宫覆灭的直接原因是什么。因为就她见到的东西来推测,修士的尸骨都是完好的,除去夜叉的破坏,从广寒宫现存的大量禁制来看,其本身也没怎么被破坏。就拿她捡到的储物袋来说,几乎全是完好无损的,里面的物品也十分的正常,丹药,法器,材料等等。还有一点就是,龙玉卿已经进入广寒宫不少日子,除了夜叉怪,各类魑魅魍魉以外,她并没发现那个她推测中的能在短时间内摧毁整个广寒宫的存在。

     既来之,则安之。龙玉卿放松心情,不知不觉被四周分布的密集禁制所以吸引。其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被禁制莫名其妙的弹开的次数已经减少很多了,而且那些比较危险的禁制,她也渐渐的能都大体感觉到。龙玉卿只是觉得禁制在她眼中已经不是那么无迹可寻了,她的眼睛已经能够渐渐的捕捉到一些蛛丝马迹,比如说前面路口处的那颗碧油油的小草,一看就十分的可疑。要知道广寒宫整个所处的环境是一片冰天雪地,虽然也有一些奇花异草被呵护在灵植园中,但是这里只不过是一片冷僻的宫殿群,漫天的冰雪中又怎么会独独长出这一颗小草呢?

     龙玉卿小心翼翼的靠近那颗绿油油的小草,然后发现,在小草舒展的叶片下面有一道金光在细细流淌。鬼使神差的龙玉卿用一丝灵力截断了那道金光。同时仿佛有什么碎裂掉了。气流冲击在她的脸上,扬起了她的发丝。龙玉卿心底泛起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她兴味大增,完全不急着去寻找紫丹阁了。她认真的观察这周围的细节,时不时的摸摸这块石头,或者是擦擦那片瓦,有的时候又会露出一丝奇异的微笑。然后在这片区域,时不时的形成小范围的微风。那是禁制被破除时产生的气流。总之如果有人在这里,一定会觉得龙玉卿得了失心疯。

     不过龙玉卿自己对于她现在奇异的形容完全不在意。此时她第一次感觉到,有那么一种东西探索它,追求它,迷恋它本身就是一种幸福。除了复仇和修炼,龙玉卿感觉自己第一次能够全新全意的投入到一件事情中去。这件事情就是破禁,不停的破禁。通过禁制她觉得能够和千年前的施术者交流,她十分崇拜那个布下如此之多禁制的前辈。因为在不断的破解禁制的过程中,她学到了很多。其实龙玉卿真的十分幸运,因为她在禁制的上的天赋能够在这种山穷水尽的时候被发现,这无疑是给她艰难的仙路上增添了一抹亮色。

     禁制在她的眼中已经不仅仅是一种手段,而是一种道。一花一树,一沙一石,这些再平常不过的小东西平凡的出现在我们的世界中,它们构成了我们生活的世界,那么它们的存在是否本身就蕴含着一定的道理呢。就像一片叶子落入水中,那是因为它从枝头坠落。叶子离开枝头,最终会落在地上,飞入水中,却不会停留在空中,这就是一种道理,这天地间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如果不让它落向低处,那么就需要其他的力量和道理来破坏这种规则。那就是禁制。

     龙玉卿发现,她现在已经能够很轻易的发现一些简单的禁制的反常之处,然后破坏掉那丝关键的禁锢之力。但是她留意到了新的力量,那就是规则之力。不过她觉得对于那些基本的规律她只能简单的理解,对于其中蕴含的深意却是宛如雾里看花一般,捉摸不透。

     龙玉卿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离紫丹阁越来越远,在她行进的路线上出现了第一片禁制的空白区域。她不断追寻着新奇的禁制,她的禁制修为在以一种奇异的方式迅速增长。而她的路线在偏离了紫丹阁后正向着另一个方向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