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林中突袭
     咕叽。咕叽。

     叽风鸟的叫声划破寂静的清晨。偌大的森林似乎渐渐的苏醒,阳光丝丝缕缕的洒在了古木间隙,影影绰绰,别有一番静谧的感觉。

     咻,一道剑光切碎了一道光束。却是一个玉雪可爱的女童,约莫八九岁的年华,穿着一身不知什么材质的白色小袍,认真的在林中一处空旷的所在挥着一柄小剑。这女童虽然小小年纪,在这深山密林之中一遍遍习练着剑法却丝毫没有不耐,一招一式之间颇有几分章法。在距她不远处的林中,站着一个中年女子,给人的感觉是年纪不大,但是那身影之中总是有几分不知名的苍老。

     “卿儿,今日到此为止吧,该去淬骨了。”

     那中年女,看女童练了半晌,脸上露出微微一缕笑容,出声唤女童回来。

     只见女童不慌不忙的练完这一套剑法,收了剑势,似是默念了几句口诀,但见那白玉小剑倏地化作一道流光没入女童腰间消失无踪。

     “心姨,你又损耗修为给我配这九玄玉骨液”,女童轻叹一声,上前握住心姨的手。

     “卿儿,你本应该有更好的修炼资源的,心姨能给你的只有这些,”心姨顿了顿,语速越来越快,“即便这样还是委屈了你的资质,若不是柳茵茵那个贱人,你现在。。。”说到这,眉间已然染上了几分厉色。

     “卿儿现在很满意了,心姨待我并无丝毫不妥,至于,那些事,我将来自会去了结,你是卿儿最亲的人,心姨你好好保重自己才是对我最好的照顾呢。”

     龙玉卿抱住心姨的手臂,扬起宽慰的笑容,亲昵的说到。

     “罢了,”心姨一叹,嘴角牵起一分欣慰的笑,“师尊和师姐若是见到卿儿现在这般的好,也会开心的。但是,卿儿,你一定要记得害你母亲的人是金丹期的真人,在能力足够前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近几日我去坊事卖丹药的时候,很是发现几波修为不差的人在搜寻,却是不知道他们目的何在,不管是不是冲我们来的,此次你淬骨完毕后,我们就离开此地。”

     “好的,心姨。”龙玉卿弯了弯眉角,安抚的了笑。

     一大一小的身影在那密林中三转五绕经不消片刻消失了踪迹。

     她们再出现时确实在一处山洞之中,山洞有着玉石的床椅,没有过多的摆设,但是有个两尺见方的水池,里面正柔和的散着点点光晕,颇有几分灵韵。

     龙玉卿解下衣服乖乖在池水中打起坐来,心姨不知从何处摸出来一个玉瓶,小心的像那池中滴了滴紫金的液体。只见这乳白色的池水瞬间沸腾了起来,也迅速变成了浓烈的紫色。龙玉卿就端坐在其中,眉心紧锁,双手紧紧掐着一个法印,汗水却是如雨的淋下。她的皮肤仿佛被烫伤似的,一片殷红。而实际上那处的温度却是极低,山洞顶端的水滴隐隐冻住。

     其实那滴紫金液体乃是极为珍贵的冰蛟精血,用来淬炼体制最是合适,特别是对于龙玉卿这种还在凝气期的修士而言,不仅能改善体质,使身体的强度远超一般人,在加入几味特定的药材后,还有伐毛洗髓的功效。龙玉卿乃是天品的冰灵根,在如今的修真界,可以说是极品的体质了,一般修士也就是三灵根,若是双灵根那就是中上的资质了,一般的修真家族都会重点培养,至于单灵根一旦被测明那就一定是被中级以上的宗门收为核心弟子,不出意外,这些单灵根的成就都不会低于金丹。要知道现世之中最强的修士就是元婴真君,而元婴真君一般为一些大宗门的长老,身份尊贵,并不常现世走动,所以金丹基本就是修真界顶端的存在了。

     至于冰灵根种变异灵根,更是极为稀少,没有人知道变异灵根具体是怎么来的,古往今来,关于异灵根产生原因的记载,数不胜数,但是,却没什么共同之处,有人是天生的异灵根,即在母体内就已经产生了变异,而有人则是吃了某种灵草灵根突变,但是其他人在去吃这种灵草却没有丝毫的作用,只能说天道造化,鬼斧神工。虽然异灵根数量极少但是成就一般都很是不凡,异灵根者天生可以操纵特殊的自然之力,比如说雷灵根,可以操控雷电之力,百邪不侵,对于鬼修魔修有着天生的克制;风灵根者则天生与风亲近,身法轻灵遁速好不逊于天生带有双翅的妖族,而冰灵根攻伐之力仅次剑修,防守上却又不输土灵根者,端的是强横无比。

     说起来,龙玉卿的冰灵根与她的仇人,金丹修士柳茵茵有着莫大的联系。本来以龙玉卿的资质其实也就是中上,具她母亲当时的感知应该是金水双灵根,但是,她母亲诞下她不久,玄阴真人柳茵茵便找上门来趁龙雪音产后虚弱修为跌至筑基期时直接将她重伤,她母亲龙雪音当时拼的自爆才让心姨带了龙玉卿逃出,但是龙玉卿当时还是中了柳茵茵的玄水毒,心姨将其师尊也就是龙玉卿外祖赐下救命的丹药一股脑的给她用了,她还是昏迷了长达半年的时间,醒来之后仍然身具寒毒,体质孱弱,所以才有了淬体这一说,等她大一点,心姨开始叫她修炼的时候,二人这才发现,龙玉卿竟然成了冰灵根,不过她经脉上受到的损伤却是十分严重,福祸相依,也算是天意弄人了。

     那次历险之后不久,就传出,她母亲龙雪音走火入魔陨落的消息,而又过了不几年,就是前几年的事情,龙玉卿的父亲,也就是修界传闻说修真世家洛家的星河剑君修为更上一层,不到两百岁已然进入了金丹中期,颇得灵空派一位真君老祖的看重,便做主将其翘楚弟子玄阴真人嫁与其为道侣云云,由于星河剑君正在修炼一门申通的关键之处,所以二人的道侣大典定在了十年后,届时玄阴真人也可踏入金丹中期,世人只道这两位真人端的是一对神仙眷侣,却无人再提起她的母亲龙雪音了。这些消息也是心姨去坊市出售丹药的时候打听到的,更详细的消息也是没有。

     心姨其实对于当年的事情始末并不清楚,因为她修炼的天赋非常的有限,在当时修为也只有筑基后期,但是在练丹上颇有天赋,所以她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钻研丹道希望借此突破,能把龙玉卿救下来,也是因为她当时冲击金丹失败,去找龙玉卿的母亲也就是她的师姐散心的,无奈遇到师姐遭此一劫,拼命将龙玉卿带出。师姐遭此横祸,本应去寻元婴师尊的庇护,但是她元婴期的师尊五柳散人,也就是龙玉卿的外公。在两年前外出去抢夺一份机缘,从此杳无音信,修界更是传闻五柳散人已经陨落于那次造化争夺。紧接着五柳散人麾下散修遭到洛氏家族和灵空派明里暗里的打压,本就人心浮动的情况下,五柳盟荡然无存。

     无奈之下,心姨带着龙玉卿,隐姓埋名,四处漂泊,一边躲避灵空派的众人,一边为龙玉卿调养身体。可是她们的资源极其缺乏,虽然有元婴期的师尊,但是所赐下的东西早已消耗的差不多了,心姨的年纪也已有快两百的了,对于筑基期修士来说,已经算是老年期了,她一生没有道侣最亲近的只有师父和师姐,所以救出龙玉卿后,便把她当做自己的亲生骨肉抚养,但是因为出逃时受了不小的暗伤其实金丹基本已经无望。

     而此时,在散修聚集的苍耳十万大山的那处简陋洞府中,龙玉卿正在努力的炼化体内最后一点阴毒,受益于冰灵根,对于那些玄水阴力龙玉卿可以吸收一些,虽然过程及其痛苦,但是,却对她的修为有着不小的好处。但是,可能是由于这是她体内最后残留的一部分寒毒,龙玉卿颇为吃力,加上龙血在外的冲刷,她的脸色已然涨的通红,眉头也紧紧地拧了起来,显然很不好受。但她仍在咬牙坚持,大道三千,逆流而上,龙玉卿,从来不会对自己放松,所以愣是坚持下来。而那池水中,随着龙玉卿的手势变化,竟然渐渐的传出了水流冲刷的声音,而那紫金的液体的翻腾更为激烈了,室内的温度明显的降了不少,已经到了口呼成雾的程度。

     “最后一次了,此次淬骨之后,卿儿经脉里的寒毒便可尽去。虽然,她的经脉依旧很是脆弱,但是总归是有不少的起色了。而且受益于这些年炼化寒毒的投入,卿儿的肉身已经达到练气九层的强度了。经脉之事只能日后再寻解决之法了。只是。。。轩辕决只够修炼到凝气期,打下的基础虽然扎实,却并无甚玄妙的道法和长处,确实不能再修炼了,而合适卿儿的冰系功法却还没有着落。”心姨看着承受着巨大痛苦的龙玉卿心疼不已,同时默默在为她的以后打算,“总归不能埋没了卿儿”。

     就在此时,心姨身上一块儿玉牌发出了刺眼的光芒,心姨脸色一变。细细感悟了几息,脸色变得愈发难看了。转身看了眼正在淬身紧要关头的龙玉卿一眼,迅速的在龙玉卿附近布下阵盘,一道急不可见的波纹闪过,龙玉卿就此消失在了洞府中。布置好这些,心姨小心的离开洞府,在洞府外又捏了几个十分复杂的手势,做完这些,她的脸色已经是有些苍白了。但是她没有停下,一拍储物袋,一柄水蓝色的长剑出鞘,载着她像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一刻钟后,心姨靠近了一座看似非常隐蔽的洞府,只见有几个身穿金炮的修士在这洞府附近摸摸索索,似是布置着什么。只见那些修士头束金冠,法衣精良,有几个人衣袍上还有着“洛”字标记,如果说之前心姨还算冷静的话,但在看到了那些金色衣服的修士之后,此刻她的手已经攥得发白了,似是有浓烈的恨意涌出,但她迅速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小心的隐藏了踪迹,仔细的确认了敌情后悄悄的退的更远。

     心姨的修为从那次受伤后跌落了不少,这些年有没有好好休养反而操劳炼丹炼药,修为已经由原来的筑基大圆满跌落到现在的有筑基七层了,这个实力在散修里还不错,但是对于世家子弟和一些大门派的弟子来说实在是不够看,而这些金炮修士,足足有十三人,修为最低的也有筑基初期,最高的已然是筑基九层了,心姨敢靠近打探其实是修习有一门及其高深的敛息术。依靠此术,可以瞒过高于自己一个大境界的对手的神识。

     心姨将敛息术催动到了极致,如一片暗影远远隐在一片树荫之中。只见那些金袍修士在那洞府外埋伏了三天,而后便似是耐心耗尽只留下了四人在此处留守,其余人则纷纷御剑而起,向远处遁去。心姨悄悄又等了两天,见这些修士没有其他的动作,悄悄回返。

     回到那片树荫,心姨将禁制解开一条缝隙,飞身闪入,禁制便已经恢复原样,只见古树参天,却是这万里大山中再常见不过的景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