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疯狂豌豆
    段寒知现在正是需要晶核来提成异能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很饿,但是他知道那并不是想要吃东西的饥饿,而是异能刚刚觉醒,身体里能量空空如也,这个时候只觉得浑身不舒坦。

     “嗯,等我一下。”段寒知听到顾孝羽的话,点头应着走过去和段亦儒说了几句话,顾孝羽隐约的听见他提起自己的名字,同一时间见段亦儒朝着自己看过来,不由得抿抿唇撇开了脸。

     段寒知和顾孝羽两人把自己全身包裹起来,往外走去,因为是在四楼,楼下还有一家人家,同样是复式小公寓,这个时候两人也没坐电梯,生怕什么时候电就停了,反正楼梯真正走也只有那么两层罢了,刚关了门走出来顾孝羽就一副欲言又止的看向段寒知。

     “我说你是植物异能,之前我昏迷的时候,你已经和叔叔漏了些底,我们以后要结伴去京中的,路上总是要露出点什么的,空间异能的话……在有这种异能爆出来之前,我们还是依着计划瞒着我叔叔他们,往后你尽量少和我叔叔打交道,他那个人和别人说话弯弯绕绕一辈子了,只怕他有心你三两句底就被他套出去了。”段寒知似乎是感受到了顾孝羽的情绪,连头都没侧一下,便拉着顾孝羽的手,轻笑了一声说话的音调堪称柔声细语了。

     “我知道了。”顾孝羽抬起另一只手抓了下头发,笑着应了一声。

     “那我拿出向日葵和豌豆射手都没事么?以后让人看见了都没问题?我这个可能不是植物异能……”顾孝羽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又转过头一副为难的样子。

     他这个当然不是真正的植物异能,真正的植物异能他上一世还真没见到过几个,到最后遍地荒芜,没有绿色的时候他这样的普通人更是难以见到植物异能者一面,只是在末世最初的时候,见到过一个植物异能者,也就是木系异能者从身上变出一条藤鞭出来,看起来很威风,但实际上木系异能者在遍地荒芜之前算是最鸡肋的了。

     水系异能者还能每天产出一些水和别人兑换,一些末世佣兵队伍出行任务的时候团队里大概都会有一个水系异能者,毕竟水是人类不可或缺的,不过在后来木系异能者已经珍贵到比之国宝大熊猫了。

     “变异植物异能。”段寒知听到顾孝羽的话,笑了一下,笑容里似乎有些欣慰顾孝羽能琢磨到这一层,其实他有时候也很矛盾,看到顾孝羽不同于别人的地方,有了这样的异能也算是一个防身的本事了,尤其是向日葵那股霸道凶残的劲头,再看他提起豌豆射手神秘兮兮又带着点小得意的样子,豌豆射手要比向日葵厉害的多,他希望顾孝羽在这样的末世能有一分保命的本事,但是又希望顾孝羽能一直活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顾孝羽被段寒知复杂的神色看的颇为不自在,不由得转移视线,走下最后一层楼梯,这个小公寓设计的很特别,他们的出口和楼下的那个复试公寓的出口并不是一个地方,不过相隔也只是几米,但即使这样也是很方便的,顾孝羽看着眼前的大门,不在和段寒知对视,他总觉得段寒知看着他的眼神里别有深意,这样的目光上一世他看过太多次了,但一直到最后他死亡的时候,他也没能明白过来究竟包含了什么含义,索性现在也就眼不见为净了。

     “记得你是变异植物异能,不是木系异能者。”段寒知见顾孝羽躲避自己的视线,眼神一黯,敛去了眼底的深思,顾孝羽听到段寒知的话,有些疑惑的回头去看他,不明白他话中的含义。

     “如果我没猜错,我应该是雷系加火系异能,你这个……虽然我没见过木系异能者,但我也看出来了并不是真正的木系,既然我现在能看出来,以后别人看见了也一定能看出来,索性就弄一个特殊的变异植物异能出来。”段寒知见顾孝羽不明白自己话里的含义也不嫌烦的给他解释了一遍,顾孝羽听着段寒知的话,神色有些古怪。

     “怎么了?”段寒知见他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对劲,便问了一句,以为他心里还有疑惑,不过顾孝羽心里确实有疑惑,却不是对他和自己解答的植物异能的说法。

     “你怎么知道什么是雷系,什么事火系的?”顾孝羽刚才也是怕段寒知听出什么,特意把木系异能换成了植物异能,他并不想让段寒知知道自己重生的事情,不想让他知道他死过一次,自己也死过一次,可是他没想到他能在这个时候从段寒知嘴里听到什么雷系,火系和木系异能这些词语。

     段寒知会知道这些也应该是再过半个月时间,在各个地方出现的异能者越来越多,研究院给出了一个确切的称呼之后才说这些的。

     “嗯?我就是知道啊,醒了就这样了,这些以后总能弄明白的,以后陌生人搭话你尽量少开口,我们出去吧。”段寒知不放心的叮嘱了顾孝羽一句,他认识了顾孝羽三年太知道他的性格了,顾孝羽属于那种没什么心眼,但是偶尔也会有些小机灵的人,时不时的有些自己的小心眼,但是他那点心眼真要是放在心思重的人眼里根本就什么都不是,段寒知生怕顾孝羽不小心把自己的底给泄露了。

     顾孝羽尴尬的摸了摸鼻尖点点头跟着段寒知的身后一起往外走,其实段寒知想的一点都没错,顾孝羽那种没心没肺的傻劲,上一世已经使他干出很多蠢事了,不过上一世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也没什么老底可泄露的,上一世被顾孝羽坑的最惨的就是他段寒知自己。

     两人刚推开门迎面就是一个张牙舞爪过来的丧尸,之前张一哲他们过来车子直接开到了门口,下车之前在门口也是扫荡了一回,只是没想到这才刚离开十来分钟,丧尸又聚集了过来,应该是他们楼下的这一家人比较多,又或者是丧尸对活人气息的敏感度比他们想象的都要高。

     段寒知刚好挡在顾孝羽身前,好在他早有准备,抬手就是一棍子过去,丧尸脖子扭曲到一种高难度动作的姿态倒在了地上,张开的嘴都没闭上,血红的舌头伸的老长在嘴巴外面,顾孝羽恶心的转过头放出豌豆射手,小家伙感受到了丧尸的气息异常的兴奋,向日葵也是很兴奋不过它这个时候并没有主动要求出来,只是传来一种波动让顾孝羽察觉,顾孝羽觉得它们的兴奋可能只是针对丧尸的脑晶核。

     豌豆射手一出来,绿色的豆子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炮筒子似的不断的冲着张牙舞爪冲过来的丧尸开炮,段寒知从一开始的应付不过来,到现在停手站在顾孝羽身旁,看着他肩膀上那神奇的豌豆射手不断的发出乒乓球大小的豌豆,偌大的豌豆发射出去噼里啪啦的把丧尸炸的四分五裂,只见顾孝羽走过的身后战场,都是一堆断手断脚最多的就是不成样子的头颅,脑浆和血液混合,样子看起来实在是不能更恶心了。

     顾孝羽现在有种身不由己的感觉,豌豆射手定在他的肩膀上,不停的发射,那股子兴奋劲自己根本阻止不了,好在豌豆发射没有机枪的后座力,不然以这种的连击程度,他现在没经过锻炼的身体,肩膀非得废掉不可。

     不过好在豌豆射手没有不受顾孝羽控制到丧心病狂的地步,它似乎自己具有一个计数功能,在系统提示刚好是完成了五十个丧尸晶核的数量,要他收取的时候,豌豆射手就一下子停了火,安静的立在他的肩头,两片小叶子左右蹭着他的耳朵,惹得他忍不住往旁边躲了躲脑袋,头刚好装在了段寒知肩膀上。

     “我去收晶核,你警戒。”从刚开始打的那几个丧尸到现在段寒知就没再出过手了,他见识到了顾孝羽嘴里所说的豌豆射手很喜欢打丧尸的说法了,见到豌豆射手终于停了手才往前靠近顾孝羽一步,结果刚好被顾孝羽撞到肩膀,看顾孝羽一脸隐忍的看着地上脑浆中被打出来的晶核,便知道他有些受不住这样恶心的场景,虽然他也想顾孝羽适应现在这个末世,但他一看到他表情的时候就有些不忍,只能心里默念下一次吧,下一次再说,然后弯下身带着塑胶手套任命的去捡晶核。

     “好啊。”顾孝羽乐的段寒知捡晶核,实际上他觉得自己有些矫情,遇到段寒知之前和段寒知死亡之后,这些事他几乎天天做,那个时候没人去管你恶心不恶心,你手慢一步可能你的劳动成果就是别人的了,尤其是他一个普通人,在末世生存艰难,吃饭都是有一顿没一顿的哪里顾得上恶心不恶心的,只是现在有段寒知在他又感受到了那种当你不想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总是有一个人宠着你让你不用去做。

     顾孝羽看着段寒知弯腰起身,然后周而复始的重复着这一个动作的时候,眼眶泛红,心头酸涩的要命,就是这种纵容让顾孝羽在段寒知死去的那两年里活的既痛苦又快乐,因为曾经有这样一个人宠过他,爱过他,所以他知足,快乐,但也因为在这个人从自己的生命里消失了,他才幡然醒悟,所以他痛苦,还好他重生了,还好他这一次做了一个对的决定,和段寒知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