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锒铛入狱
    不等白府的管家前来开门,李公甫已经命人破门而入了!

     身为衙门捕头,李公甫有五个正规捕快和五个临时捕快,正好凑了个足球队。

     可是他要面对的嫌疑犯可是蛇妖啊,李公甫为了安全起见,又从钱塘县的兵部借调了二十五个官兵。

     一行三十六人进门之后,李公甫二话不说,先令二十五个官兵将屋里的一干嫌疑人等,全部团团围住,纵是插翅也难飞。

     只不过他们中,除了许仙之外,其他的都不是人。白素贞和小青是蛇妖,管家和四个仆人是鬼。

     他们七人可以随意消失逃脱,然而,白素贞却不愿暴露身份,其他六位也只好奉陪了。

     李公甫又命令十个捕快搜查白府,查找有关失窃库银的一切证据。只可惜,把整个白府翻了过来,却还是不见库银的踪影。

     李公甫心想,真是奇了怪了,怎么会没有呢!按照白蛇传的剧本,这县衙失窃的库银就应该是被小青偷走的,就应该被藏匿在白府里的呀!不然会去了哪里呢?

     “头,现在怎么办,找不到赃物,这些嫌疑人怎么处置?”一个小捕快问道。

     李公甫一时气愤,回道:“这还用问,全部抓回去审讯!”

     “可是头,其中有个叫许仙的,我记得他好像是你的小舅子不是?”

     “是又咋滴!难道老子还怕他不成!”

     “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可以把许仙放了,只抓其余七个。”

     “你这是在教我假公济私对不对?不像话!全部抓回去,一个也不能少。查封白府,查清楚这白府是什么来头!”

     李公甫明知是什么也查不出来的,这白府原本就是子虚乌有,但他还是想让属下去查一查,到时候就算找不到库银的赃物,也还有个擅自侵占他人领地的罪名。

     于是,李公甫让人用封条把白府的大门给封住了,又把人全部带回了县衙,关进了大牢里,等候审讯发落。

     李公甫心里乐滋滋的,没想到事情这么轻巧就办好了,原本还以为要和白蛇青蛇大战三百回合呢!没想到这两个蛇妖这么没胆量,竟然乖乖就范,一个不少的进了大牢。

     至于许仙,李公甫并不是没有想过不帮,只是还不到时候。这么早帮他,这小子哪里会懂得感恩图报。先让他在大牢里吃点苦头再说吧!李公甫这样想着,谁知回到家里,许娇容已经快把家里闹翻天了。

     “李捕头!你还好意思回来呀!你怎么不跟汉文一起呆在大牢里呢!我家汉文到底犯了什么罪,你要把自己的亲小舅子关进大牢里。真是厉害了呀!大义灭亲是不是!你干脆把老娘也一起关进去,那样不是显得更威风!”

     李公甫刚刚迈进家门半步,许娇容的狮子般的吼叫声就劈头盖脸地袭来了。李公甫生怕吵到住在西屋的老两口,连忙用手堵住了许娇容的嘴,安抚道:

     “你小声点,都这么晚了,把我爹和娘引来可就不好了!”

     谁知,许娇容硬是痛下尖牙利嘴,把李公甫的手给咬了一下,说道:

     “我今天偏要让公公婆婆们知道,我究竟是嫁给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他们又是生了一个什么样的儿子。你要是想堵我的嘴,那就只能我也关进大牢里去,我倒也感谢你,让我可以陪着我那可怜的弟弟,同甘共苦!”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就没有和你们同甘共苦吗!你以为我会把许仙一直关着?我可是还指望着他科举高中,收复山河呢!我不就想让他吃点苦头,认真看清楚自己认识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

     “什么东西?总比你这个不是东西的强!汉文不过是去还伞,还是经过我的同意了,就算白府的人犯下了滔天大罪,你怎么就把汉文也一起抓了呢!他就是去还了一下伞而已,你这个没良心的!”

     “滔天大罪!可没有这么简单!你要是知道了真相,感谢我还来不及呢!不过呢,我是不会告诉你真相的,免得把你给吓死!”

     李公甫当然不会把蛇妖的事情告诉许娇容,否则这会儿还不更加闹翻了天,要让许仙远离白府的那些东西,要他李公甫赶紧把许仙从牢房弄回家里来。

     “李捕头!我可最后跟你说一遍,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我今晚就死给你看!”许娇容似乎真来劲了。

     果然,东屋这边的争吵声传到了西屋,李公甫的父母闻声过来了。老两口也许久没有吵架了,这会儿听着亲切,放佛回到了他们年轻的时候,当时也是这么经常拌嘴,可有意思了。

     不过老两口还是得假装是来劝架的,否则一定会被当作看热闹的给轰走开。许娇容见公公婆婆终于来了,瞬间化刚为柔,哭泣了起来。于是李公甫的父亲李迒说道:

     “公甫呀!你怎么又欺负娇容呢!娇容在家里此后我们老两口多不容易呀!你不好好疼爱她,也不能欺负人家呀!刚才我听见你们说什么牢房,是谁被抓进牢房了呀?”

     许娇容见机哭诉道:“爹呀!你可得为我们姐弟俩做主呀!许仙从小孤苦伶仃,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抚养大的,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可是李公甫他却亲手把许仙给抓进了牢房里,这让我还怎么活呀!”

     李迒听了脸色大变,问道:“公甫,真有此事?你给我好好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啦!你们都不要太担心了。只不过是衙门里失窃的库银可能和白府的人有嫌疑,谁让许仙不听我的劝,总要去和白府的什么小姐扯上关系。我不过趁机让他吃点苦头,吸取一下教训罢了。”

     “可别胡闹过了,公甫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和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闹着玩呢!赶紧把事情查清楚,让许仙回到家里来。要是那白府的人当真和失窃的库银有关,许仙也是读书明理之人,难道他会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

     “爹,你不知道,许仙这小子简直鬼迷心窍了!哎呀!反正你们放心了,明天县太爷审讯了这个案子,就会有眉目了。到时候,我尽量让许仙早点回到家里来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