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闪婚
    白素贞和小青定睛一看,才意识到大事不妙,小青急中生智,立即略施法术,把骷髅头都变成了石鼓。

     化险为夷之后,白素贞对许仙说道:

     “许相公,莫非你眼花了,哪有什么骷髅头啊?”

     “在那儿呀!”许仙仍然紧闭双眼。

     “在哪里啊,怎么我都找不到。”小青装傻充愣道。

     “就在那啊,那。”

     “没有啊!”

     许仙这才睁开双眼,认真一看,咦,竟然真的不见了,说道:“莫非,我真是眼睛看花啦,石鼓看成骷髅头,唉,我真该死。”

     “你啊,最好下次看清楚,才可以大惊小怪,亏你还是个大男人,胆子这么小。”小青趁机数落了许仙一番。

     见许仙不好意思,白素贞连忙转换话题,问道:“许相公,这花园的景致怎么样?”

     许仙羞涩道:“自然是好啊,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我是个穷小子,住不上这么好的房子。”

     小青听了,凑过来笑道:“娶了我们家小姐,你不就可以住上这样的房子了?”

     “真的可以吗?真的可以吗?”许仙瞪大了眼睛。

     白素贞撇过头,一脸羞涩。小青哈哈大笑,笑得前俯后仰,合不拢嘴。

     于是当下,果断决定,瞒天过海,立即成婚!

     “白福,你们兄弟五人一起上街购买一些喜庆的蜡烛和灯笼来,我们要好好地布置一下新婚礼堂。这是十两银元,拿好了!”

     小青在安排任务的时候,恰好被许仙认出,那十两银元并不是一般的银元,貌似正是他姐夫日夜追查的库银。许仙立即上前确认道:

     “青姑娘,请等一下。这银元似乎有点问题,可以给我看一看吗?”

     小青原本没有在意,顺手把银元递了过去,等她意识到问题所在,正想把银元收回去时,许仙已经抢先夺了去。

     许仙把银元拿在手里左看看右看看,终于在银元的底部找到了县衙的官印,不禁大声惊呼:

     “你们瞧!这是官印,是钱塘县衙里的库银。”

     “你,你怎么知道?”小青问道。

     “实不相瞒,我的姐夫就是钱塘县衙的捕头,前些日子他一直在追查县衙丢失的库银。”

     “你的意思是说,这银元是钱塘县衙丢失的库银,而我就是头库银的贼咯?”小青脸色不悦,不客气地说道。

     许仙急忙好言解释道:“青姑娘,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问问,你这银元是从哪个钱庄换来的,还有多少,闹不好这可能是赃物,得赶紧还回去才是!”

     小青这才转怒为笑,悄悄让白福出门,把从县衙偷来的所有库银换成了碎银珠宝。

     洞房洞房花烛遇知己,今宵一刻值千金,值千金。

     红烛之下,白素贞说道:“自从父母因病过世以后,我就立志要改回习医,要当大夫。你呢,官人,听说你在读书,是想做官吗?”

     “我自己也不知道想做什么,读书的话都是姐夫让我读的,我自己也喜欢读书罢了,至于为了什么读书,我还真没有好好想过。”

     “官人,为什么你不想做官,难道你准备要放弃仕途吗?”

     许仙:“这个小姐有所不知。”

     白素贞:“官人,你又忘记了,怎么还叫我小姐呢!”

     许仙:“是,娘子,这个你有所你知,做官不管好坏都会有人骂,做不得的。”

     白素贞:“哦,只有坏官才有人骂,如果是好官,哪会有挨骂的道理呢!”

     许仙:“坏官有好人骂,好官有坏人骂,这个年头坏人多,好官不好做,因此我也不想做官了,只想到大夫,济世活人,免得挨骂。要不将来我要考不上,就和娘子一起做个大夫吧!”

     白素贞:“哦,做个大夫,就不会挨骂了吗。”

     许仙:“济人活命,怎么会挨骂呢。”

     白素贞:“那万一你医不好人,人死了,不也挨骂了。”

     许仙:“死人可不会骂人。”

     白素贞:“但是死人的家属会骂呀,万一人家说是庸医杀人,告到官府那里,那说不定还要做牢呢,那怎么办呢?”

     许仙:“这个,我倒没有想过,如此说来,就是连大夫也不能当了,这如何是好呢,唉,不瞒娘子说,我平生什么都不爱。就是乐于为医药治世,如今连此路都不通了,那,我岂不是成了废物了吗?“

     白素贞:“官人,官人先不必着急,要是你真的立志为医,救人活命的话,说不定还能助我一臂之力呢。”

     许仙:“难道娘子深通奇黄之术。”

     白素贞:“略知一二。”

     白素贞:“官人官人不必忧在心,听为妻对你说分明。幼年幼年也曾学医道,为求经南海拜观音。净瓶水,养我慈悲性呀!慈悲性,紫竹林,常存菩萨心呀菩萨心。救世人,良医胜良相;存厚道,今人比古人呀比古人。”

     许仙:“夫唱夫唱妇随度一生,好梦如今成了真。娘子娘子他也会医道,南海拜过观世音。”

     许仙:“娘子,你看红烛过半夜已深沉,啊,我们早点安歇吧!”

     第二天一早,小青便来敲门,唤醒了两位春梦绵绵的新婚夫妇。

     小青:“你看你那副呆相,看了一夜还看不够啊!”

     许仙:“当然不够咯,我已经跟娘子说好了,我们要生生世世在一起,永远做对恩爱夫妻。”

     小青:“姐姐,你们真是这样说的吗,好了,真的是女大十八变,上了花轿,我看我们姐姐做了新娘子以后,连神仙都不想做了哦。”

     白素贞:“青儿。”

     许仙:“来,娘子,让我看清楚,好极了,好看极了。”

     三人正玩闹得开心,许仙早已经忘记了自己又再一次夜不归宿了。

     谁知,一阵野蛮地敲门声,一伙衙门的捕快在李公甫的带领下冲进了白府。

     原来李公甫见许仙去还伞,快到深夜了还不见踪影,心想白素贞一定是想和许仙生米煮成熟饭,想到丢失的库银一定被藏在白府。

     于是召集了衙门的人马,以查办库银的名头来白府拿人。

     李公甫晚来一步。搜查库银,已换成碎银,街市里出现库银,库银找回。

     小青总算逃过一劫,幸亏许仙的及时提醒。小青指示管家白福,大摇大摆地前去开门,反正家里已经没有了赃物,尽管让官兵来搜查就是了。